俄罗斯旅游中文网 > 自助游攻略 > 游记 > 圣彼得堡雨中慢步

圣彼得堡雨中慢步

2013-08-19 17:50:20 | 回复(2) | 浏览(4488)
途经城市:圣彼得堡
途经景点:

  回彼得堡月余,请注意我在这里居然用了一个字。

  回彼得堡月余,心情像生在时间的夹缝中,模糊了悲喜。看缤纷王国,童话消失了,只觉巴洛克的色彩着实瑰丽。

  一直非常欣赏爱恨分明的亚历山大二世、19世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康士坦丁大公。此番回来得知,他们俩人一个倒在血泊中死去、一个堙没于历史变得卑微无名。而他们深爱的女人,一个搂着苍白冰冷的身体在深宫中嚎啕大哭,另一个站在古堡的阴影中模糊了相貌。

  市中心看见一座雕像,卷曲的头发、有点胡须,长风衣。这人身上满载帝俄荣耀,巨大基座令他高高在上,全民七十度仰角。包括自以为血统纯正高傲的法国意大利人心甘情愿匍匐在一位混血的东欧人脚下。见到他的所有人面色疯狂如痴如醉,一心想象那笔下的衣香鬓影军官贵族、好像回到了他们宿命中的前世,任这位无冕之王带领他们一睹19世纪的芳华,他所给与的他们全部接受却容不得他爱到至死方休的那人。如今你若随便对城中任意一人提起普希金的妻子彼得堡第一美人娜塔莉亚,甚至是老太太都会切齿道她是个凶手。大众的爱恨吝啬而又坚决。这个光辉的人只能独一无二了?

  这屋里曾住过叶赛宁,如今里边生活着再寻常不过的普通市民,两个妇人交谈的声音从门廊浮雕上方的窗口传出,古人新言,听得真切,那感觉难以言喻。印象里的叶赛宁是个还没长大的男孩子,从宁静祥和的乡下来到彼得堡,不识人事,身上未托农家男孩的淳朴稚气。满身的才情让他入身名流,与公爵夫人谈过恋爱、跟邓肯聊过一段时间,据说他的最爱还是个普通女子。不管怎样这个不到三十岁殒命的年轻人,生命像一首小步舞曲,短暂轻快匆匆落幕却不容置疑。

  从城中出发开车向北两小时会到达一个地方名为皮那迪,上世纪早期因签署苏芬协议曾是芬兰属地。细雨中,车辆行驶在密密云杉林。高大笔直的云杉就像身在这林中的画家本人一样,身材高大艺术造诣不俗却质朴纯真。他颠覆了艺术家在我心中糟糕透顶的概念,这是一位值得尊敬的伟大的艺术家。赤脚伫立于生养他的泥土,一个脊梁坚实的巨人,双眼透过云端注视整个时代。他的出现定义了艺术在人们心中的价值,一个伟大艺术家是指引时代的灵魂舵手,时代可以颠覆、皇权可以倾颓,艺术却是远远高于这些却又甘心躬身的服务全人类,为灵魂拓荒。当我拿着电影学院证件来到门口,负责售票的老婆婆给了一张免费门票笑的一丝不苟的说道:哦,我亲爱的,你是我们的人,欢迎来到列宾故居。这话突然让我心上生出一种想去承受之感、眼中却感觉实在无力承受。

  休闲,看芭蕾是再好不过的去处。之所以没有用欣赏之类的词语,是因为这里芭蕾实在是平常不过的休闲方式。秀气典雅的城中不包括电影院各种古典歌剧院、芭蕾舞剧院、古典音乐厅加起来134座。低价位让古典音乐艺术全民普及。柴可夫斯基,当地人每每念出这个名字故意将第一个音节拉长、第二个音节提升到一个亮度,整个音节响亮亮脱口而出时就像咬到了生扇贝的肉质一样鲜美。华丽、优雅、品味、高贵,又一位光耀后世的帝国人物。19世纪《天鹅湖》首演正是在当地的米哈伊尔大公府邸。当公主变成天鹅的故事走进世界人民心中,从此以后,天鹅的形象在全世界范围内有了新的定义——最完美的女子。

  雨中慢步。现在正是圣城雨季,若逢着一场雨,请千万不要撑伞,戴着帽子漫步是允许的。一生中多少个一年四季,其实没有多少个。多少场雨,其实屈指可数。而每一场,在这样的古都里,都别致富有韵味。在雨中慢步,让城市的气息浇筑在你身上,托尔斯泰、契科夫、屠格涅夫、果戈理、希施金、列维坦、拉赫玛尼诺夫、肖斯坦科维奇、乌兰诺娃、斯坦尼斯拉夫斯基、邦达尔丘克、吉洪诺夫……他们中的大多数出生地不在此处,却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的星轨,迎来了艺术生命的光辉时刻。圣城的雨,这曾今浇灌过繁星般独一无二的、真性情的、光辉的、纯真的、伟大的充满艺术的人物。

465 喜欢
收藏 111
分享到:
条回复网友回复
提 交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俄罗斯旅游中文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注:500字以内)
数据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