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旅游中文网 > 新闻集锦 > 俄罗斯国情 > 政治与经济 > 时政 > 俄罗斯采访手记:小梅总统印象

俄罗斯采访手记:小梅总统印象

2010-11-17  

  小梅总统,俄罗斯许多当地人和外国人都这么称呼梅德韦杰夫

  专访俄罗斯总统,是到目前为止,这次聚焦俄罗斯采访中,进行最顺利的一次采访。说顺利,是因为没有遇到俄罗斯式的反复推诿、繁文缛节,总统府一开始就很快同意了,中间只要求我们去克里姆林宫总统府的新闻处洽谈了一次采访细节接下来便敲定了采访日期。

  在介绍小梅总统之前我先介绍一下总统的工作团队这个团队(我指的是总统府的新闻处)首先给我留下了很不错的印象,无论是在克里姆林宫,还是在总统官邸、叶卡捷琳堡的上合组织峰会,他们给我的印象是:非常有朝气,工作效率高,而且敢于做决定,这跟我们见到的大多数俄罗斯人不同。总统府的新闻处大约有十几个人,大多是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这个团队如此年轻让我非常吃惊,这也许跟梅德韦杰夫总统自己很年轻有极大关系。首先认识的是新闻处的副处长名叫阿里克谢,是一位很英俊的俄罗斯青年,大约三十岁左右,他的助手是一位大学毕业刚参加工作不到两年的俄罗斯女孩。我们采访总统的地点、内容、方式,他俩当场就拍板了,可见总统对他手下年轻人的授权和信任的程度。由于我们通过采访总统跟这个年轻团队建立了互信关系,后来我们在叶卡捷琳堡上合组织峰会期间,遇到了不少采访困难,一些核心地点的直播和采访无法进入时,我们就给这些年轻人打电话,常常会有奇迹发生,他们只要打一个电话,所有安全部门统统给我们放行。后来发现,俄罗斯不是一个重视论资排辈的国家,在许多部门里,常常发现当头的是年轻人,干活的是老员工,只要你是优秀的。起码在我接触的一些部门是这种情况。

  说远了,还是说小梅总统吧。

  采访是在总统的郊区别墅,也叫高尔克总统官邸进行的。我们在总统府新闻处工作人员的陪同下,一起从克里姆林宫出发,开车大概半个小时,穿过了大片大片的森林,到了高尔克9号总统官邸。进入时接受了十分严格的安全检查,降了常规的金属探测之外,还要将每台摄像机开机拍摄一下,每包香烟都要打开烟盒看一看,腰带也要解下来,女士的化妆盒也要打开……

  总统的官邸房子是一幢被森林环抱的独立房子,看上去并无特别之处。进门后在休息室等候了一会儿,新闻官跟我们再次确认了一下采访流程,包括采访时间、赠送礼品、合影等等细节。让我们稍感意外的是,在即将开始采访时,采访时间从预定的45分钟压缩到了30分钟,他们说是在我们之前,总统的一场会晤时间延长了,所以我们的采访时间必须压缩,这没有商量的余地。好在总统府配备了非常好的同声传译系统,从俄罗斯外交部请来了全俄最好的汉语翻译,采访实行同传,这样可以节约出许多翻译占用的时间。

  我们走进了总统接受采访的大办公室,非常大,有半个篮球场那么大。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被里面的情景吓了一跳。在我们进入之前,总统办公室里已经摆上了四台摄像机、两台照像机,加上摄影师、灯光师、音响师、翻译、总统身边的工作人员,里面足足站着有二三十人。我们非常纳闷,今天到底是谁采访总统?后来总统的新闻官向我们解释:这是惯例。俄罗斯总统接受外国记者专访,必须有俄罗斯国家电视台、总统府摄影师同时拍摄,一方面俄罗斯电视台要播发新闻,一方面总统府要留存资料。这个也没有商量的余地。

  这种场面令人敬畏啊,不知是不是前苏联留下的传统。这倒好了,我们连灯光、同传线路不必考虑了,人家全都已经替我们架设好了。

  当各种设备架满房间后,我又纳闷了,摄影设备将靠墙的两把椅子,结结实实地围成了一个半圆,主持人张羽一个人被围在半圆之中,那么总统先生怎么走进去呢?如何穿过这一堆摄影设备?正想着,个头不高的小梅总统已经从里间悄然走了出来,用实际行动解开了我的疑团:身为总统,他居然东拐西绕,从一排摄像机后面钻了进来!这就是小梅总统留给我的第一印象。

  不过我对总统府安排采访的这种方式至今持保留态度,毕竟是中国记者专访总统嘛,怎么搞得喧宾夺主,召来这么多人和设备,好像我们是配角,是来凑热闹似的。这有点不太客气了吧,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大国沙文主义的遗传?不过小梅总统从摄像机堆里钻进来的一幕,又显得好像他们对自己的总统也不太客气,这让我心里多么找回一点平衡。

  在俄罗斯当记者,看来可以很牛。

  对小梅总统的专访,在内容上人家基本没有限制。事先总统府新闻处曾经要过采访提纲,我们一下子列出了26个问题!从中俄关系到金融危机、反腐、个人爱好等等都有,他们很无奈地说,你们能不能少一些问题,你们只要30分钟采访时间。我说,我们会控制好采访时间的,26个问题并不会都问,这些只是可能要问的问题。新闻官一耸肩,意思是:那就随你们的便吧,问吧。俄罗斯人这种做事方式有时显得很可爱,不拘泥细节,大大咧咧的。当然,也看得出,总统和身边人的互信关系,他们显然对总统的受访能力很放心。

  小梅总统果然口才相当,对答如流,即使有个别他不喜欢的话题,也面带笑容从容回答。比如他最不喜欢别人拿他跟普京总理比较,但全世界人民都坚持要拿他跟普京比较,比较两人的政绩、能力、魅力等等,因为小梅的前任实在太强悍了。好在小梅总统不负众望,这位46岁的总统支持率一直在上升。尤其在对外关系、反腐败、社会保障、民主化等问题上,深受民众好评。他跟普京开始渐显不同,他更加平民化、知识化,跟普京的硬朗作风有明显区别。俄罗斯开始喜欢有一位温文尔雅而不是铁腕人物来领导国家。

  采访过程很流畅,张羽也发挥极佳,与其说是采访不如说是聊天,俩人都很尽兴,结果30分钟很快就要用完了。总统府一位女秘书开始在背后催我们结束采访,我装着没听见,心想你们平白无故缩短了15分钟采访时间,我总可以不知不觉地延迟几分钟吧。女秘书开始越催越急,眼看快到30分钟时间了,她居然在背后用俄语大声说:结束!结束!这时我突然听见一声很响”!天哪,我们大家都一惊,原来总统办公室里居然安装了时间提示器”,到预定时间就会大声鸣叫起来!小梅总统一听到铃声,很习惯地笑着就把同传耳机摘了下来,示意采访结束了,并用中文跟张羽说了一句谢谢。张羽跟着站了起来,用现场我们自己带去的翻译,又追问了总统一个问题,总统也不烦,又站着回答起来。可能这下子把总统府的那位女秘书惹急眼了:你们超时还不算,连总统站起来也不放过,还要追问!结果,总统刚说完,她就大声用俄语对我们说,超时了,合影取消!

  翻译悄悄把她的意思告诉我们,现场气氛顿时压抑起来,我们有点郁闷,只好目送小梅总统离开。没想到,他反而走到我们跟前,笑着说:我们为什么不可以一起照像呢?我们的翻译非常机灵,马上回答:我们非常乐意与您合影!陪同我们去的中国大使馆的一秘老朱,用俄语马上对那位女秘书来了一句:你看,总统自己都想跟我们合影,你还说什么?弄得现场懂俄语的人都乐了,顿时,气氛又轻松活跃起来,刚才那点不愉快被冲消了。

  告别小梅总统,我们又坐总统官邸的专车驶出大院,然后换上我们自己的汽车,返回莫斯科。在返回的路上,我一直在回忆刚才的采访,因为梅德韦杰夫总统一直在说俄语,现场大部分时间我们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但通过他的举止、态度,依然留给我们留下很深印象:这是一位非常年轻的总统,这是一位非常尊重别人的总统,这是一位非常配合采访的总统。人们叫他小梅总统,我现在觉得这是一个爱称,这其中包含了一种亲切、亲昵的成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