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旅游中文网 > 新闻集锦 > 俄罗斯国情 > 政治与经济 > 时政 > 大公报:俄“梅普体制”能否顶住美国挑拨?

大公报:俄“梅普体制”能否顶住美国挑拨?

2010-11-17  

  中新网514电 香港《大公报》14日刊出署名文章说,美国对于俄罗斯发展中的战略干扰是行之有效的,其主要的表现形式,就是在媒体上挑起领导人之间的心结。现在梅德韦杰夫和普京在政府改革上分头出发,美国媒体进行大量臆测性和干扰性的报道,俄罗斯梅普体制是否能够应对危机和美国的骚扰,年底应会有一个基本结论出来。

  文章摘录如下:

  美国对于俄罗斯发展中的战略干扰是行之有年的,其主要的表现形式,就是在媒体上挑起领导人之间的心结。现在梅德韦杰夫和普京在政府改革上分头出发,美国媒体进行大量臆测性和干扰性的报道,俄罗斯梅普体制是否能够应对危机和美国的骚扰,年底应会有一个基本结论出来。

  当美国遇到危机后,非常奇怪,美国媒体最关心的国家竟是俄罗斯。

  美国媒体认为,俄罗斯正在面临10年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失业严重、物价上涨、居民生活水平下降。美国情报顾问公司发布的风险评估报告认为,现任总统梅德韦杰夫可能会带着遗憾离开,而普京将会重新领导俄罗斯。另外,俄罗斯联邦主体内的分裂主义将会盛行,未来出现独立意图的地区将占联邦主体的20%

  俄不找危机替罪羊

  美国始终存在一帮唱衰俄罗斯派,而且这一派的人都相当有背景,其采用的手段,和当初冷战时期的美国中央情报局诋毁克格勃的手段是一样的。梅德韦杰夫和普京整体运行的智囊团队是一套班子,那么,俄所面临最新的挑战就是:如何在不否认前任的基础上渡过难关。在苏联时期,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和戈尔巴乔夫都犯过同样的错误。美国在战略上的城府和长远可想而知。

  美国对于俄罗斯发展中的战略干扰是行之有年的,其主要的表现形式,就是在媒体上挑起领导人之间的心结。因为俄罗斯领导人和美国的最大不同就是,美国总统在任四年或八年之后,就会基本退出世界政治舞台,而俄罗斯的领导人则不会。

  俄罗斯民众长期以来都普遍认为,克格勃在美国媒体的污蔑下,都变为杀人机械的代名词,但苏联时期的领导人中安德罗波夫和俄罗斯前总统普京都出自克格勃,而且苏联和俄罗斯大量的领导人都和克格勃有直接和间接的关系。克格勃就是国家安全委员会,是一个跨部门协调的单位,是保证国家安全协调机制。其实美国的中央情报局(CIA)是和克格勃相对应的单位,但部门级别低很多,在协调力度上比克格勃薄弱,经常在组织活动中出现问题。污名化克格勃是中央情报局的主要任务之一,并且这一任务在冷战中基本得到完成。苏联克格勃的主要问题是滥权,并且对于大量的涉外和学术机构及教授进行监听等活动。

  现在俄罗斯政府内部存在一个共识就是:在危机面前,俄罗斯的发展不能够将前任所指定的战略作为替罪羊,俄罗斯官员需要在更大范围内实行精英入阁的计划。

  在这样的共识下,总统梅德韦杰夫开始邀请一些政治积极分子和36个非政府组织进入克里姆林宫。俄罗斯现在适度放开自由,而且对于官员实行财产申报。普京则致力于军队规模的缩减。尽管俄国家杜马安全委员会成员古德科夫对此嘲笑为:官僚会对收入申报规定一笑置之,没有人去核对。

  三个办法助经济

  俄罗斯经济形态本身就是能源型的,这一本质的形态在未来二十年间都很难彻底的改变。

  俄罗斯能源经济遇到的问题必须采用三个办法同时进行:首先是国民必须节衣缩食,过紧日子,而不是苦日子;然后缩减政府的规模和权力的范围;最后,要增加整体精英参政的规模。对于这三点,梅德韦杰夫和普京都在分头去做。

  最近,俄罗斯总理普京在一些内部会议上就指出一些问题,就是在安德罗波夫时代制定的很多苏联的战略,现在看来都基本上是正确的,但在戈尔巴乔夫时代,戈尔巴乔夫本人为了清除葛罗米柯这样前朝官员在苏联政府的影响,而刻意采用立场一向亲西方的谢瓦尔德纳泽出任外长。葛罗米柯最大的特点就在于:从来不明显地依随任何特定的政治路线或政治派别,只是经常充当一个使者和发言人。葛罗米柯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在苏联遇到困境时,要缩小战略空间;在顺境时,加快扩张的速度,但一定要符合苏联经济发展的速度。

  在公开性改革中戈尔巴乔夫和夫人赖莎常常扮演双簧,但在大原则基础上确是常常错误。举例来讲,在东欧推行民主化进程后,东欧国家接受援助的国家从苏联一家增加为许多西方国家,而且西方国家的援助多为现金,使得东欧国家的领导人和精英都非常满意,生活暇意,而且对于民主化进行了不切实际的宣传,使得东欧国家甚至包括苏联人都认为,只要推行民主化,冷战就会消失,大家的生活犹如进入天堂。包括后来俄罗斯总统叶利钦都天真地认为,远离苏联的朋友之后,美国和俄罗斯就会成为自然的盟友了。

  改革上分头出发

  苏联时期对外援助的特点,是在地进行基础设施的援助,因为苏联专家认为这样可以保持苏联在该国的长期影响。但谢瓦尔德纳泽重新调整了当时苏联的外交政策后,由对抗西方的传统路线改为寻求合作与和解,同时减少了对国外反政府武装的援助。这样苏联放弃了自己援助的特点,而且在不熟悉的现金援助里和美国抗衡。

  现在梅德韦杰夫和普京在政府改革上分头出发,美国媒体进行大量臆测性和干扰性的报道,俄罗斯梅普体制是否能够应对危机和美国的骚扰,还需要观察,到年底应该会有一个基本结论出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