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旅游中文网 > 新闻集锦 > 俄罗斯国情 > 政治与经济 > 社会 > 普京强俄梦渐凉(上) 精英痛思“发展道路”

普京强俄梦渐凉(上) 精英痛思“发展道路”

2016-02-19  来源:凤凰网 作者:冯玉军 2016年2月15日

  编者按:《普京强俄梦渐凉》共分三期刊出,分别以“俄罗斯究竟怎么了”、“俄罗斯为什么会这样”以及“俄罗斯应该怎么办”的划分进行梳理。本期部分便是对俄罗斯究竟怎么了,进行深入剖析。

  “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俄罗斯”,普京的这句话不知令多少人喝彩。至少在两年前,普京执政14年,人们仍有理由看好他。然而没想到,国际油价的下跌突如其来,且如此彻底,这对普京雄心的打击难以言喻。

  俄罗斯已经挺了近两年,境遇却每况愈下。国内的精英们似乎已经按捺不住,开始集体反思发展道路。油价暴跌是原因之一,但另一方面,“俄罗斯事实上已经输掉了在技术革命中的竞争,成为无力追求物质财富和发展的‘下行国家’。”

  16年来没铺哪怕1公里的现代化高速铁路

  进入2016年,俄罗斯经济形势犹如“厄尔尼诺”现象下的极寒天气一样令人打战。尽管普京总统在不同场所依然在为民众撑腰打气,表示“经济危机已经见底,俄罗斯很快将重回增长轨道”,但现实的经济统计数据和科学预测表明,俄罗斯经济陷入了持续性的深度衰退。更为严重的是,这种衰退不是周期性而是结构性的,凸现出俄罗斯经济结构中的深层次弊病在苏联解体之后的20多年间并未得到有效的治理。

  经济衰退的同时,俄罗斯的国际环境也因乌克兰危机而迅速恶化,俄西关系跌入冷战结束以来的“冰点”,俄在“后苏联空间”的影响力悄然下降。

  普京认为:俄公司和银行困难时期保证了企业稳定。

  对形势客观、准确的判断是采取正确决策的首要前提。对于当前形势,俄罗斯国内有着不同看法。在2015年总统国情咨文和与与民众电视连线中,普京总统多次强调,“经济形势确实很复杂,但是并不危急。现在我们已经看到积极态势”。 1月26日,普京在听取经济部长乌柳卡耶夫汇报工作时仍然表示,俄罗斯预算赤字低于预期,银行储备充足,债务水平低,这为今年改善经济形势创造了有利条件。

  然而,俄罗斯联邦统计局2016年1月25日公布的经济数据显示,2015年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GDP)较上年萎缩3.7%,受油价下跌和西方制裁影响,俄消费需求和投资双双下滑,零售额下降10%,资本投资萎缩8.4%,工业生产减少3.4%,居民实际收入下降4%。俄罗斯2015年失业人数达426万,同比增加7.4%。俄罗斯财政部近日公布的数据也显示,2015年俄罗斯财政赤字为1.95万亿卢布(约合250亿美元),占当年俄GDP的2.6%。

  与普京总统看似乐观的情绪不同,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对形势的看法似乎更为冷静。不久前,梅德韦杰夫第7届盖达尔论坛上表示,“2015年是俄罗斯近十年来经历的最艰难时期,受油价暴跌、西方制裁以及世界经济全面调整等因素影响,俄经济不得不同时面临多重严峻挑战:经济增长乏力,能源领域之外的出口收入明显不足,商业和投资活力降低,居民收入减少”,他强调“面对油价持续走低的趋势,俄必须学习低油价现实下的生存之道。”

  近日,普京表示俄愿与西方寻求妥协 但只能在国际法基础上。

  俄罗斯宏观经济分析与短期预测研究所,以乌拉尔石油价格为基准,对2016年-2018年俄罗斯经济发展的预测分为三种场景。最佳场景是:如果油价在这三年分别达到每桶37、55和60美元,则三年的GDP增长率将分别是-1.8%、0.5%和2.4%;一般场景是:如果油价在这三年分别达到每桶35、45和50美元,则三年的GDP增长率将分别是-2.5%、-0.3%和1.9%;最差场景是:如果油价在这三年分别达到每桶25、30和35美元,则三年的GDP增长率将分别是-3.9%、-2.2%和1%。

  可以看到,即使是按照一般场景,俄罗斯经济在未来两年也将保持连续衰退。

  俄罗斯著名经济学家、后工业化社会研究中心主任伊纳泽姆采夫不仅把目光放在了当下,还对普京执政16年以来的俄罗斯发展历程进行了总结。他认为,“普京的政策导致了石油泡沫催生的‘虚幻繁荣’,俄罗斯除了石油,一切都乏善可陈”:

  在经济发展领域,2016年初以美元计算的GDP与 2006年时旗鼓相当。平均工资若换成美元,则已倒退至2005年10月的水平;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16年来没有铺设哪怕1公里的现代化高速铁路。2014-2015年,每年兴修公路1200公里,相当于2000年时的四分之一。20世纪90年代便开工的莫斯科到圣彼得堡的公路至今仍未建成。16年来,俄罗斯所有港口的吞吐量增长仅相当于上海港的一半,2014年通过北方海上航道运输的物资仅有13万吨,比1999年的46万吨还少。天然气覆盖率在1年内只提升了0.1%,达到65.4%,按这种速度,只有到22世纪初俄罗斯才能实现完全的天然气化。

  在经济结构领域,国民经济的能源依赖不降反升,石油、石油产品及天然气在出口中所占比例1999年为39.7%,2014年则升至69.5%。俄罗斯没有实施任何工业改革,普京时代的俄罗斯是工业生产增长落后于GDP增速的唯一新兴市场国家;在社会领域,免费医疗几乎消失、教育水平严重滑坡、贪污腐败仍然盛行,大规模削减社会保障支出的日子似乎已并不遥远;在对外关系领域,“16年来俄罗斯经历了两场战争,后苏联地区的邻国对俄罗斯唯恐避之不及,与主要经济伙伴的关系也遭到破坏。”

  战略雄心缺乏实力支撑,存在损害风险

  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行长、前经济部长格列夫,将俄罗斯的发展放在世界新能源和新技术革命突飞猛进的大背景下加以审视,他认为,随着化石能源时代行将结束,人类正加速迎接新时代的到来,能够及时适应新能源和新工业革命的国家将成为胜利者,而无法适应时代变化并及时调整经济、社会体系和所有制机制的国家将遭遇失败。更为重要的是,这两类国家之间的差距将越拉越大。他在第7届盖达尔论坛上强调,“俄罗斯事实上已经输掉了在技术革命中的竞争,成为无力追求物质财富和发展的‘下行国家’(down-shifter)。”

  据报道,俄罗斯拟在叙利亚作战中启用最新战机苏-35S。

  莫斯科卡内基中心主任特列宁,对俄罗斯的国际地位进行了深入思考。他认为,尽管俄罗斯在地缘政治和军事领域的实力仍然处于世界前三位,但在经济和其他领域却远远落后,俄罗斯采取的军事外交行动常常远高于自身实力。一方面,战略雄心缺乏实力支撑,存在受到损害的风险;另一方面,实际潜力远比现有实力高,但却无法实现。“为使实力与潜力相符并在世界上占据应有地位,俄罗斯需要拥有关注全民族利益并具有全球思维的精英。如果没有这样的精英,不巩固政权的合法性,俄罗斯对世界的作用和意义将继续下降。”

标签:普京  俄罗斯  莫斯科  圣彼得堡  列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