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旅游中文网 > 新闻集锦 > 俄罗斯国情 > 政治与经济 > 社会 > 面对空前危机与挑战 俄罗斯会如何走下去

面对空前危机与挑战 俄罗斯会如何走下去

2016-02-19  来源:凤凰网 作者:冯玉军


  编者按:《普京强俄梦渐凉》共分三期刊出,分别以“俄罗斯究竟怎么了”、“俄罗斯为什么会这样”以及“俄罗斯应该怎么办”的划分进行梳理。本章对第三期、也是最受关注的一部分——俄罗斯应该怎么办,进行深入剖析。

  面对空前的危机与挑战,俄罗斯精英也在思考如何走出当前的困境。梅德韦杰夫清醒意识到了俄罗斯的症结所在,但关键的问题在于,如何将战略认知转化为政策手段、如何让政策手段切实得以贯彻实行?

  俄罗斯精英得出的结论并不叫人乐观,甚至悲观:它不会崩溃,也不会发生激烈变革,就虚弱地保持在原地。

  俄罗斯向西看250年没变,也不想变

  2015年9月24日,俄罗斯总理梅德维杰夫在《俄罗斯报》发表《新现实:俄罗斯与全球挑战》一文,系统剖析了俄罗斯面临的结构性危机、阐述了对当今世界局势的看法,并提出了未来发展的战略方向和结构性改革的主要任务。

  梅德韦杰夫认识到,全球经济图景正在迅速改变:能源领域“那些过去听起来十分新鲜、广告宣传般的局部因素正在改变着世界经济体系,改变全球政治平衡。

  他意识到,液化气的大规模运输使各大洲孤立的市场连成整体。页岩气的开采正在使能源进口国变成能源出口国。几百家中型创新企业对全球能源市场(包括多国经济)的影响几乎可以与大型能源集团相匹敌。昂贵的大型能源基础设施建设和投资回收周期长,投资回收期内,市场需求可能发生重大变化,能源价格可能大幅波动,所在国政策也可能加速调整。

  梅德韦杰夫与普京。

  其次,技术创新出现新的趋势,数字技术实现物质世界全覆盖,新工业化使新涌现的工业技术和行业更依赖高品质研发和方便消费群体,新技术转换的方向则更多从民用转向军用,而非以往的从军用转向民用。第三,社会领域的创新决定人力资本的质量和国家竞争力,全球范围内的人才竞争成为国家战略决策的关键要素,人才竞争将日趋激烈。梅德韦杰夫提出,为了应对上述变化,必须“全面解放经济(“经济自由化”或“搞活经济”),实现现代社会的去官僚化。”

  梅德韦杰夫提出,改善企业经营环境、转变增长模式以提高劳动生产率是当前的首要任务。为此要集中精力做好宏观经济、结构政策、人力资本、国家治理四个方面的工作。首先,要确保宏观经济稳定,将低通胀率和财政平衡作为国家持续发展的主要保障,从长期发展的角度制定更清晰的财政支出规划,优先投资人力资本,包括医疗、教育、科技,甚至基础设施。其次,要切实推进结构改革。制定有利于增长和改革的金融机制,要做好石油价格长期走低甚至极低的准备,要更加重视国内融资,既要发挥国家投资的作用,也要重视吸引私人资本,同时也不能忽视吸引外资,要将吸引境外投资主要用于促进技术转型。要推进进口替代,但要汲取上世纪部分拉美国家,在进口替代的指导下对国外投资者关闭国内市场的教训。进口替代不是用价格更高质量更差的国产货代替进口货,也并不适用于整个国民经济。理想的进口替代应当使本国产品在国内外市场具有同等竞争力。

  梅德韦杰夫特别关注到了改革中的“非经济因素”。他认为,要保持经济发展,“就必须显著改进政府服务水平,增强国家治理能力”:首先要保障人身财产安全。政府要坚定地保护私有权,限制行政司法机关对企业经营积极性的恣意妄为,健全法律体系,提高司法体系效率。其次要推进国家治理能力建设。改进政府机构作风,建立健全决策机制,提高战略规划能力,使用先进管理技术,加强人才培养。

  今日,中俄签订7架卡-32A11VS多用途直升机的供货合同。

  梅德维杰夫似乎看到了俄罗斯“去全球化”的危险,因此强调“俄罗斯的发展是全球发展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没有俄罗斯就没有全球发展议程。但是,俄罗斯无法单独制定全球发展日程,也不能只管本国的发展和公平而无罔顾全球日程。” 他特别重申,“俄罗斯在经济、政治和情感上都不会离开欧洲大陆。自叶卡捷琳娜二世在《新法典起草委员会训令》中提出‘俄罗斯是欧洲大国’已过了近250年,世界在两个半世纪内发生了沧桑巨变,但是这一判断现在和将来都是真理”。

  “任何人也休想切断我们和多样的欧洲文明的天然联系。未来,俄欧关系可能会调整,但是开展合作,发展伙伴关系,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建立统一经济空间的战略方向坚定不移!”

  与此同时,梅德韦杰夫也表示“俄罗斯的地理位置和地缘环境不仅能够,也要求我们更加积极地开展‘东线’合作。不仅要和中国、越南、韩国和亚太各国密切合作,也要和分布在世界各大洲的上合组织和金砖国家成员国深化合作。把俄罗斯的这种合作意愿解读为‘转向’是错误的。”

  它不会崩溃,兜兜转转然后继续停滞下去

  可以认为,梅德韦杰夫较清醒地看到了俄罗斯发展面临的诸多挑战,也提出了克服困难、走出困境的一些思路。但关键的问题在于,如何才能将战略认知转化为政策手段、如何让政策手段切实得以贯彻实行。

  2月16日,俄国防部通报,俄军一周内空袭叙利亚境内1593处恐怖组织目标。

  任何改革都是对既有利益分配格局的重塑,俄罗斯既有体制的约束性能让改革走到哪一步,是决定俄罗斯未来走向的关键。因此,对于俄罗斯既有体制的认识,就成为了理解未来俄罗斯改革前途和发展前景的核心环节。

  伊纳泽姆采夫将俄罗斯当前的制度定性为“新封建主义”,他认为,“目前俄罗斯的垂直权力体系提供了一种简单的权钱/钱权交易机制。在等级体系的每一级,某种程度的贿赂和扈从门派不仅是可以容忍的,而且是换取无条件忠诚和赢得上司信任的手段。该体制建立在公民的经济自由的基础上,但对这些自由谨慎的政治限制为最大的受益者带来庞大财富。对自由的限制存在各种等级和限制,所以这是一种比过去等级更多的封建制度,但是起作用的原理是一样的:弱者为‘上面’纳贡,强者为‘下面’提供保护。” 由于“俄国制度没有经济自由是无法存在的,因此不可能出现第二个苏联。但是该体制对政治自由深感恐惧。”

  “因此俄国也不可能很快像西欧或者北美的任何一个国家。它不会崩溃,也不会发生激烈变革,还会是老样子。”

  在这种制度之下,“一方面,国家权力的使用成为一种垄断企业,主要由这个体制的创立者及其朋友和同事控制,被最尽责而又最无能的新来者忠实地执行。‘逆淘汰体系’使精英内部的竞争减弱,管理质量进一步恶化,仅剩下的有效管理将陷入崩溃;另一方面,庞大的社会群体不是反对而是竭力要进入到体制中去(这与苏联的最后几年正好相反),这就像参加庞氏骗局,人人都希望自己不是处于底层,无论如何要比留在体制外更好些。伴随着国家机构的‘商业化’,政府去专业化过程也日渐严重。”

  在这种情况下,伊纳泽姆采夫2011年就断定,尽管梅德韦杰夫看到了问题所在,但“他既不能说服官僚体系内部的人也无法说服大众相信他看出来的威胁是真实的和危险的。没有了他们的支持,他一无所有,什么也做不成。”因此,伊纳泽姆采夫断定,“梅德韦杰夫认为该体制不能长久维持稳定是错误的,虽然他觉得该体制不能繁荣是正确的。俄国不是独裁体制而是相对自由的国家,当今政权更多通过共识而不是压迫来统治,不大可能出现对该政权的严肃威胁,一个基本维持现状的制度适合俄国国民的愿望。”

  无独有偶,古里耶夫在对当前的俄罗斯社会进入深入剖析剖析之后,也得出了一个悲观的结论:“很难预测俄罗斯人何时将开始注意到自己国家经济问题的真正成因。在此之前,孤立很有可能将会继续,而俄罗斯将继续断绝国际贸易和投资。这在短期内可能会对经济造成灾难性影响,但也可能不会。苏联是一个极为封闭的经济体,但它坚持了接近80年。然而,真正的成本是长期的:俄罗斯将失去增长机会,然后继续停滞下去。”

  普京强俄梦渐凉(上):精英痛思发展道路

  普京强俄梦渐凉(中):俄罗斯卧舔四大伤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