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民族

2011-07-11  

  社会主义道路的选择与放弃

  1848年爆发的欧洲大革命,使俄国看到了资本主义的腐朽与没落。为了推翻封建专制政体,又能避免资本主义的灾难降临到俄国,列宁选择了社会主义。他将马克思主义与俄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领导了震惊世界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从而终止了俄国资本主义的脚步,开始了社会主义的进程。二十世纪末期西方文化再次向俄罗斯发起冲击,尤其是苏联解体、俄联邦独立后,以叶利钦为首的俄罗斯自由派坚决抛弃苏联式的社会主义,义无返顾地走上了西方式的资本主义道路。然而十几年过去了,俄罗斯国家并没有西化,相反却一次又一次地陷入危机。普京上台后,不能说他将叶利钦全盘西化改为东方化,但至少在他的政策中加入了东方因素。经历了改革、失败、再改革的俄罗斯社会逐渐从西化的恶梦中清醒过来。为了强国富民,俄罗斯百姓甚至不惜牺牲民主、自由,要求铁碗整顿秩序。因此普京首先从恢复宪法秩序、整顿联邦体制入手,实行了兼有东西方色彩的新政。随着时间的推移,普京的新政已初见成效。东西方的文明通过普京的新政,又一次达到了融合。

  精神的双重性

  俄罗斯民族是一个天性自由、不能也不愿意在自己的土地上建立秩序的民族,由于东方文化的强行介入,使它建立了一个高度集权的封建专制国家。由于这个制度的残酷剥削与压迫和集体主义精神,俄罗斯人普遍表现出温顺、驯服的性格特征。但是,俄罗斯人又缺乏理性,经常感情用事,极易走极端。决斗便是这种性格特征的产物。19世纪以来有相当一批俄罗斯作家都是由于一时激动,走上了极端的道路——决斗。普希金死于决斗,莱蒙托夫、赫尔岑、屠格涅夫、托尔斯泰等都曾参与决斗或走到了决斗的边缘。叶利钦时代的激进改革政策更是俄罗斯人走极端的写照。70年前俄罗斯人曾对社会主义投入了无限的热情,而70年后又对其全盘否定。摧毁一切、彻底决裂、脱胎换骨的激进主义表现使俄罗斯国家再度陷入危机,使人民生活水平急剧下降。曾有学者认为,俄罗斯人没有耐心的力量,使俄罗斯不能经历酝酿过程,不能享受缓慢和自然的文化带来的益处。

  宗教民族

  俄罗斯民族是一个宗教民族。宗教在其社会生活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自从东正教被定为国教后,俄罗斯国家便开始了一个东正教化的漫长过程。东正教思想逐渐渗透到俄罗斯的政治、经济、文化、乃至家庭、个人生活之中。东正教不仅与俄罗斯国家融为一体,而且与俄罗斯精神融为一体。东正教主张博爱、宽恕和忍耐;因宗教思想的影响和上文中提到的专制制度的压迫,俄罗斯人很温顺、很善良。对一切都感谢不以暴力抗恶。但因缺乏理性,经常陷入病态的献身狂热之中。或表现出英勇豪迈,或表现出凶狠、残酷。东正教宣扬主张苦行主义的自我牺牲和人人得救的群体意识,因而俄罗斯人具有自我牺牲精神和集体主义精神,表现为国家至上,为了国家可以牺牲个人利益,乃至生命。东正教还主张普济众生和救世精神,因此俄罗斯人便产生一种超民族主义精神。他们认为,东正教是基督教的正教,继罗马和拜占庭之后莫斯科是东正教唯一的保卫者,即第三罗马,因而形成了俄罗斯民族特殊的历史使命感和救世主义理念。为俄罗斯大规模向外扩张奠定了思想基础。15世纪末,俄罗斯民族彻底从蒙古人的统治中解放出来,建立了一个以莫斯科为中心的中央集权国家。自此便开始了长达4个世纪的侵略扩张,把一个位于东欧一隅仅有200多平方公里的小国扩张成为地球上领土面积最庞大的国家。

  俄罗斯民族在经过了自身漫长而艰难地发展,与外来文化的渗透、融合、对立、冲突和宗教思想的侵润与灌输中形成独具特色的民族文化精神。即对立面的融合——“专制主义、国家至上和无政府主义、自由放纵、残忍、倾向暴力和善良、人道、柔顺;信守宗教仪式和追求真理;个人主义、强烈的个人意识和无个性的集体主义;民族主义、自吹自擂和普济主义、全人类性;谦逊恭顺和放肆无理;奴隶主义和造反行动等等。当我们了解了俄罗斯的历史与现实,就不难了解俄罗斯精神的两面性”;当我们认识了俄罗斯精神的两面性,俄罗斯人给予世人的一切困惑和震惊就迎刃而解了。

标签:普京  俄罗斯  莫斯科  列宁  俄联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