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旅游中文网 > 新闻集锦 > 俄罗斯国情 > 历史与宗教 > 历史 > 列宁最后一位有血缘关系后代的抗争

列宁最后一位有血缘关系后代的抗争

2011-05-05  来源:环球时报

列宁最后一位有血缘关系后代的抗争
大连老教师陈中庆(右二)拜见列宁侄女奥莉加·乌里扬诺娃(右一)。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2011325,一位89岁高龄的老太太在莫斯科悄然离世。她就是奥莉加·德米特里耶夫娜·乌里扬诺娃,列宁的亲侄女,也是革命伟人最后一位有着血缘关系的后代。有关她去世的消息,是乌里扬诺夫斯克州州长最早对外公布的,这个州是列宁的故乡。据说现任州长上任后,经常来探望奥莉加,给她寂寞的晚年带来一点难得的温暖。

  高墙里的红色后人

  在俄罗斯,很多人称自己与乌里扬诺夫(列宁本姓)家族有血缘关系,但按正史说法,列宁家族人丁并不旺。列宁本人无后,他哥哥早年因为参与刺杀沙皇被处死,家族血脉传承全靠弟弟德米特里。奥莉加就是德米特里的女儿。

  奥莉加出生于192234,那时列宁已打下江山,全家都是党的人。然而,奥莉加并没得到多少伯父的关爱,因为1924年,列宁就去世了,两人几乎没有在一起待过。不过,伯父的革命影响还是让奥莉加受益匪浅。

  奥莉加从莫斯科大学化学系毕业后,留校成为莫斯科大学的一名教师。由于列宁亲侄女这一特殊身份,在那个红旗漫卷的年代,讲述列宁同志的故事才是她最重要的使命。通过演讲、报告会,奥莉加成了列宁主义思想的重要宣传员,荣获了苏联政府颁发的大批奖章。此外,因为撰写了大量关于列宁及其家族的文章,她还加入了全苏记者联盟。

  奥莉加后来嫁给了阿列克谢·尼古拉耶维奇·马尔采夫,两人育有一女。苏联时代,奥莉加身上始终笼罩着光环。苏联解体后,慢慢地,她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在大学平静地教书。她的日子过得一直还算不错,生前住在莫斯科市中心一栋大楼里。宽敞的寓所大院有围墙和里外两道电子门保护,此外,还有隐藏在暗处的监视器观察着周围的情况。这里当年是苏共领导人和政府官员们的居住地,有部长大楼之称。如今,除了遗老遗少,还有些人能够住进这栋曾象征权力和地位的大楼,那就是掏得起每平方米上万美元售价的富豪们。

  在奥莉加的家中,有她专门的一间办公室,写字台上摆着她的电话和手机,当天的《真理报》和《俄罗斯报》是她必读的报刊。在俄罗斯,人们都知道她是列宁最后的家里人,也是列宁那张著名的第一号党证的保管人。现在,俄罗斯有不少人出于种种原因,自称是列宁的亲戚。对此,奥莉加曾说:很多人都跑出来说自己也姓乌里扬诺夫,说跟我们家有着怎样怎样的亲戚关系。也许有,但是其中一些关系太过偏远了。我认为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情。我听说过,在德国有个跟列宁离得非常非常远的亲戚健在,不过,他似乎并不准备与我们相认。说实话,我更不愿意去认识他,我还有更多的正经事要做。

  任何时候都坚信列宁主义

  比起认亲戚,奥莉加的正经事似乎是认主义。《消息报》记者曾在她生前访问过她,为人们留下了对奥莉加的最后记忆。记者问她:您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会不认同列宁的思想?”奥莉加反问道:你说的是什么话,决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我信仰列宁主义,并不是因为列宁是我的亲伯父。

  记者还问:您还去为年轻人做演讲,讲述列宁的故事吗?”奥莉加回答说:前些年人们还邀请我给共青团员们做这样的报告。不过这些年来,学校都没有给我打过电话。那又怎么样呢?难道我给他们打电话:您好,我是列宁的亲侄女,需要我到你们学校去做报告吗?’然后他们回答我说:我们不需要。这不是让人家往我脸上吐痰吗?不,如果谁需要我,让他们来找我。

  不过,奥莉加研究列宁还是比当年积极。在她看来,现在很多人利用公开的历史材料往伯父脸上抹黑。比如,有人说列宁在处死沙皇一家中有罪,这观点让她很不自在。为了捍卫伯父的荣誉,奥莉加只能在故纸堆里钻得更深。我不会正面回应那些诽谤者,那样会被他们利用,成为他们的广告。我要依靠档案和材料写书。

  捍卫伯父,也是捍卫自己的尊严

  风烛残年的奥莉加,还要面对有关将列宁遗体迁移出莫斯科红场的争论,这让她至死牵肠挂肚。实际上,这一论调并不新鲜,只是不久前,统一俄罗斯党议员弗拉基米尔·梅金斯基又发表了一番高论,重提让列宁墓搬家,俄罗斯还有网站专门就这一问题进行民意调查,找到了不少支持者

  不过,梅金斯基这次的独到之处是打出了列宁亲属的大旗。他说:我认为,每年我们都应该提出,把列宁的遗体从红场移走。在列宁墓中,并没有什么列宁的遗体。我们的专家都知道,那里只保留了列宁身体的10%,其他的部分早已经被换掉了。实际上,重要的不是躯体,而是精神。列宁作为一个有争议的政治人物,存在于伟大的俄罗斯的心脏,这是极其荒谬的……列宁本人也没有考虑自己死后要在红场得到一块墓地。列宁的亲人,包括他的兄弟姐妹都反对这样做。他们的本意是将列宁埋葬在圣彼得堡他母亲坟墓的旁边……这样的错误,应该尽早结束。

  身为列宁的亲人,奥莉加听到这些说法很生气。她曾反驳说:据我所知,家里人并没有讨论过将列宁埋葬在奶奶身边。有关列宁遗嘱(指列宁关于自己墓地的遗嘱),以及他家人意见的说法,都是造谣。奥莉加坚决反对迁移列宁的墓地。即便是从宗教的角度看,红场上的列宁墓也是合乎东正教传统的。列宁的石棺在地面以下,符合传统。而实际上,在16世纪,克里姆林宫宫墙外就有墓地存在。奥莉加还引用俄罗斯法律中有关丧葬的条文指出,如果没有逝者关于将自己埋葬在哪里的遗嘱,而家属又不同意迁移陵墓,逝者仍将继续安葬在目前的地点。

  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奥莉加始终在为伯父能否继续安睡在红场墓地抗争。现在,她走了,但围绕列宁墓是否迁走的争议却没有平息。当然,奥莉加终于不用再管这些烦心事,这倒也算是一种解脱。

                                                                               (俄罗斯旅游中文网新闻中心编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