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鲁晓夫的悲剧

2010-11-17  

  19911225的晚上,克里姆林宫头上的镰刀斧头五星旗徐徐落下,一个曾经不可一世的超级大国从此就在地球上消失了。

  10年来,人们对于苏联卫星上天,红旗落地的这段历史,有着千千万万种解读。可是,作为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假如你有空翻开阿列克塞·阿朱别依的《赫鲁晓夫的悲剧》,一定会让你有所领悟的。作者乃赫鲁晓夫的女婿,曾任苏联《消息报》的主编。这本书篇幅也不大,才170多页十四五万字,可里面披露的事实,却让你感慨不已,浮想联翩。

  1950年的夏天,赫鲁晓夫视察莫斯科郊区的集体农庄,仅在一个地方,就亲眼见到了12位虚弱不堪的老太太,可这个农庄的名字偏偏就叫做什么新生活。试问,这是怎样一种新生活?难道吃不饱饭,穿不暖衣,就是所谓的新生活?一边是莺歌燕舞的形势,一边是民穷财匮的现实,面对一双双渴望的眼睛,粉饰和浮夸是产生不了牛奶和面包的功效的。当公路沿线出现了肉类产量马上就要超过美国的标语时,马上就有人在这些口号旁边写上了讥讽的话语:“我不相信——别追赶。在一次集会上,有人给赫鲁晓夫传递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几个一针见血的问题。赫鲁晓夫请求写条子的人站起来,但会场上无人响应。我们也很害怕,就像递条子的人一样。谁都清楚站出来将会招致什么样的后果!有位作家写了部反映现实的作品,立刻遭到了威胁恫吓;有位记者去核查一封读者来信,结果路上便遭到了不幸;更有甚者,有些官员居然不明不白地遭到了暗杀。面对高压和恐怖,如果你还不想早早地去见马克思,要么嘴里说些天花乱坠的誓言、保证、粉饰太平、夸大其辞”;要么干脆沉默下来避过风头。这就正如美国埋葬肯尼迪总统时,参议员曼斯菲尔德说一句话:“我们每个人的一部分在这个时刻都死了。人们讲真话的功能和需要在这个时刻首先已经死掉了啊!

  人民的需要,是不可敷衍的。人民的意志,是不可逆行的。当政府愚弄人民的时候,人民也就在愚弄政府了。当时的苏联,每年需要玉米60006500万吨,可实际产量只有10001400万吨。于是,赫鲁晓夫要求扩大播种面积,甚至强迫种植玉米。可人民却对此提不起兴趣,或者根本不去种,或者种了也懒得去收。有一次,赫鲁晓夫的火车经过一个叫沃龙涅什的地方。有个人注意到,井然有序的土地上交替出现了一些奇怪的波浪。原来当地人得知赫鲁晓夫要途经这里时,已来不及收割玉米了。于是就把拖拉机开到田里,用钢履带将玉米碾进土里,企图不让赫鲁晓夫看到这片未收割的庄稼。这是多么痛心的事啊!当领袖和群众之间充满了欺骗与被欺骗的成分时,这个领袖也就如同坐在火山口上了。19644月,赫鲁晓夫迎来了自己的70寿辰。苏联国内也是一片欢腾,授予他金星勋章,授予他英雄称号,甚至举手示意的巨幅肖像也被抬出来了。这位煌煌苏共中央第一书记的政治生命,似乎也走到了光辉的顶点。眨眼之间就在同年10月,他就让勃列日涅夫撵下了台。更可怜的是,当他去世之后,人家还要将他作为一个普通公民埋葬,而且葬礼只能是纯家庭式的,不得举行任何正式仪式。可等到他老伴去世之际,媒体报道时,竟然用的是他老伴结婚以前的姓,提都不愿再提赫鲁晓夫这几个字了。一代伟人,竟落得如此下场,真是叫人黯然神伤。难道说,这仅仅是赫鲁晓夫一个人的悲剧吗?不,这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悲剧啊!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今天我们回过头来仔细品味这段历史,苏联解体似乎并不能完全怪罪于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失败。那巨大的隐患,其实早在斯大林、赫鲁晓夫时代就已经存在了。可怕的是,谁也没有痛下决心,改弦易辙,反而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越陷越深,最终酿成了亡党亡国的悲惨结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