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旅游中文网 > 新闻集锦 > 俄罗斯国情 > 历史与宗教 > 历史 > 俄国叶卡特琳娜二世的“口红癖”

俄国叶卡特琳娜二世的“口红癖”

2010-11-17  

  叶卡特琳娜二世的口红爱好从来不曾间断,甚至引起了沙皇陛下的不满。可是谁也没法阻止这种狂热的爱好。——俄罗斯历史学家阿斯汉诺克《叶卡特琳娜大帝的生活秘闻》。

  在历代俄国沙皇中,能被贯以大帝称号的只有彼得大帝和叶卡特琳娜二世了。这样一个专权而能干的女人,为什么会有口红癣这还得从她不美满的婚姻讲起。

  叶卡特琳娜是德国多恩堡公国的一个公主,出生于1729年。当她15岁时,俄国的叶利扎维塔女皇决定让自己14岁的外甥彼得(即后来的彼得三世)成为沙皇继承人,1742年将他召至彼得堡。而未来的俄国皇后,女皇则选了这个出身于这个外甥远支亲属的索菲亚·奥古斯特(即叶卡特琳娜)

  就这样,一个本来默默无闻的德意志小公国的公主,有幸得以成为大俄罗斯帝国的皇后。

  叶利扎维塔女皇为这对年轻的皇家夫妇改起了俄罗斯名字,让他们改信东正教,并于17458月结婚。这时,彼得17岁,叶卡特琳娜16岁。此后,在俄罗斯沙皇皇族们的血统中融入了德意志血统,而其本身的俄罗斯血统却变得相对稀薄了。因此,在彼得二世之后,人们也将沙皇家族的统治称国罗曼诺夫·荷尔斯泰因·哥道普王朝。

  在婚后长达9年时间里,叶卡特琳娜不仅没有像女皇所期待的那样怀孕生子,而且还保持着童贞之身。其中原因,是彼得患有性生理缺陷的毛病。据当时报道说:大公不能传种接代。在东方各民族中本来搞一次包皮环割手术就可以解决问题。而他却认为无可救药了。彼得没有勇气去做手术,同时又为自己不能履行作为丈夫的职责和义务而感到耻辱。这种心理使他想尽办法来奚落、责骂自己的妻子,并故意向她炫耀吹嘘子虚乌有的、自己同别的女人的种种风流韵事,以求得心理的平衡而当急不可耐、盼望他们早日生子的叶利扎维塔女皇将他们软禁在两个房间内,不准他们外出游乐活动时,彼得宁愿在婚床上摆弄他的木偶兵,玩孩子们的打仗游戏,也不愿去碰一碰他美丽妩媚的妻子。大夫人回忆道:我清楚地看出,如果我和他分离的话,他是不会惋惜的。鉴于他对我的态度,我对他几乎漠不关心,但我对俄国皇位却不是漠不关心的。为了皇位,她一方面不得不委曲求全,忍受女皇无端的责骂和丈夫的冷遇,力图维持实际早已名存实亡的婚姻关系另一方面,她的内心常常感受到难以排遣的孤独无助、寂寞凄凉。为了摆脱内心的痛苦,她开始如饥似渴地读书,希望从书的世界中寻求精神的慰藉和吸收有用的教益。她阅读了大量法国、德国作家的各种作品,对她未来的事业大有稗益。

  但是,叶卡特琳娜毕竟还是一个具有七情六欲、充满青春活力的娇艳女人。她同样渴慕得到男性的爱抚和赞美,向往卿卿我我、耳鬓厮磨的热烈情爱。她仅仅由于受到叶利扎维塔女皇的严格监视而缺乏机会。终于,在大公宫廷的内侍谢尔盖· 萨尔蒂柯夫大胆、不懈的追求下,她的一颗芳心被深深打动,成了爱情的俘虏。不久,叶卡特琳娜便怀了孕。她的情夫为掩人耳目,经女皇同意之后,在一次晚宴上将彼得大公灌得酩酊大醉后,请医生给他施行了包皮环割手术,恢复了他行使夫妻之道的能力。而女皇在了解到彼得在传宗接代方面难以有所作为后,便暗地里也鼓励和纵容叶卡特琳娜寻找情人。当她得知叶卡特琳娜怀孕的消息后,不由心花怒放。 1754年,叶卡特琳娜生下一子,他就是未来的沙皇保罗一世。事已至此,彼得明知保罗并非己出,却也只得打落牙齿肚里吞,承认了与他的父子关系。

  叶卡特琳娜完成为大公传宗接代的职责后,她的地位不仅没有加强,反而发发可危。她的丈夫日益与她疏远,整日在外寻花问柳,饮酒作乐,他还真心爱上了一位叫沃伦佐娃的粗俗女人,并打算将来与她结婚,因为与她在一起,不会使大公有自惭形秽之感。此外,叶利扎维塔女皇不仅将保罗从叶卡特琳娜身边夺去抚养,还把她的情夫谢尔盖打发到国外任职。很快,一场灾祸发生了,它差一点毁灭了叶卡特琳娜的前途。

  1757年,与法国、奥地利结盟反对英国、普鲁士的俄国,向普鲁士发动了进攻,但元帅阿普拉西初战告捷后,却突然下令退却。愤怒的女皇将他软禁起来,并追查是否受人指使才敢如此大逆不道。结果发现了叶卡特琳娜写给元帅的几封问候信,于是女皇怀疑元帅的所作所为完全出于她的授意,便对她进行了一次审讯式的公开对质。叶卡特琳娜施展自己全部才智,用眼泪、恳求、情感和无懈可击的辩解,终于打消了女皇的怀疑,重新赢得她的信任,避免遭受被驱逐出国或更重的惩罚。从此,她韬光养晦,轻易不涉猎政治问题,但暗中却在悄悄培植自己的势力,把那些不满彼得的人团结在自己的周围。

  与政治上的暂时失意相比,叶卡特琳娜在情场上却收获甚丰。初尝禁果的甜蜜,使她感到:我的不幸在于,如果没有爱情,哪怕一小时我也受不了。她很快便与小其两岁的波兰贵族斯塔尼斯劳斯·奥古斯特·波尼亚托夫斯基双双坠人爱河,不久又为彼得增添了一位令他感到难堪的女儿。仿佛为了补偿她9年的损失,叶卡特琳娜开始放纵情欲,变得玩世不恭、寡廉鲜耻。她的口红癖也是这个时候形成的,原来,叶卡特琳娜在度过漫长的独居时光后,容色已没有年轻时那样光彩夺目,需要每天把大量的时间用在化妆上。而她也意识到,口红的运用对自己的魅力影响甚大。

  由于叶卡特琳娜发现爱情可以成为通向政治成功之路的一个很有用的阶梯,她开始试图引诱每一个她需要拉拢的男人。为了迎合不同男人的审美口味,同时显示出自己高贵而神秘的气质,叶卡特琳娜总是不停地变换妆法,试图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游刃有余的千面皇后。她拥有专门的化妆品库房,其中口红竟占了库房的一半地方。为了使自己看起来更性感更迷人,她总是不断地试用新的口红,甚至不惜重价派人去欧洲求购。渐渐地,她开始以收集口红为乐,这种兴趣一直伴随她经历了34年的称帝时期,她收集的口红也不计其数。在她的宠臣中,甚至有人是靠钻研久已失传的远古口红术而发迹的,如果说叶卡特琳娜先前对口红的喜爱眷恋还只是因为要靠容貌去培植亲信的话,她后来对口红无休止的追求,就成为一种纯粹的恋物情结了。当叶利扎维塔女皇过世后,彼得三世即位。他的倒行逆施引来了全国的一片反感。相反,叶卡特琳娜皇后却以行动证明自己维护俄国人的利益,赢得了人们的一致好评。

  与此同时,彼得也正与自己的情妇沃伦佐娃及其家族策划早日除掉被他视为眼中钉的妻子,以便立情妇为正式皇后。他差一点下令要将叶卡特琳娜投入舒吕塞尔堡要塞幽闭起来。当时法国驻俄代办贝朗热看到:以彼得三世的凶残乖戾,很可能会下手杀妻。1762年6月27,叶卡特琳娜的一个同谋帕塞克上尉因酒后失言被捕,而沙皇在出行丹麦前,却传旨将于6月29回彼得霍夫行宫庆贺他的命名日,要皇后在那儿迎接。其中是否隐藏不可告人的阴谋,令人难以预测。在这千钧一发之机,叶卡特琳娜在情夫格里戈利和几个兄弟及一批禁卫军军官的策划下,控制了几支禁卫军团。6月28日晨,叶卡特琳娜被情夫派人接回首都圣彼得堡,在一所禁卫军兵营里,宣布她为全俄罗斯唯一的、绝对的女皇。怯弱的彼得被迫在叶卡特琳娜口授的一份逊位书上签了名,宣布“朕将永生永世放弃统治俄罗斯帝国。政变仅一周后,他便在囚禁他的罗普霞别墅里的一次醉酒斗殴中,死于女皇情夫的弟弟阿· 奥尔洛夫手下,结束了短暂的一生。

  从一位德国小公主到地地道道的俄国女沙皇,叶卡特琳娜终于实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愿望,开始了她长达34年的专制统治生涯。

  不能不说,叶卡特琳娜的口红癖在她的政治生涯中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呢。

  口红,伴随着女人的历史。它点缀着女人们的生活,丰富着女人们的文化,甚至可以改变女人们的命运。

标签:俄罗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