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旅游中文网 > 新闻集锦 > 俄罗斯国情 > 教育与文化 > 人物 > 普希金 俄罗斯民族精神的象征

普希金 俄罗斯民族精神的象征

2013-09-22  

  普希金像

  链接 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10卷集《普希金全集》,是全面译介普希金艺术成就的作品全集,不仅包括普希金所创作的抒情诗、长诗、诗剧、诗体长篇小说、诗体童话、中短篇小说、传记等全部文学作品,还包括他的全部批评著作、全部书信、杂记,甚至包括他的全部书画作品。从而展现了普希金作为文学家、思想家、艺术家的全貌。

  浪漫主义的抒情诗和叙事诗的创作中,十分注意书面语与口头语的完美结合,广泛吸取民间语言的精华,使文学接近民族的生活和周围的现实,不仅为俄罗斯文学语言的最终形成作出了独特的贡献,而且在俄罗斯文学并非处于优势的前提下,充分发挥民族语言的长处,解决了文学的民族性问题,使得19世纪的俄罗斯文学走向了世界文学的前列。

 

  一

       普希金是俄罗斯的民族诗人,同时也是一位对世界文学有着广泛而浓厚的兴趣并且具有深刻的世界意识的作家。这是他取得成功并且被世界各国所尊崇的一个重要因素。他从古希腊罗马文学、法国古典文学、英国浪漫主义等各种文学思潮中汲取营养,服务于自己的创作,在各个创作领域都取得了辉煌的成就。

  在抒情诗创作方面,他注意汲取英国拜伦等诗人的艺术精华,扩大题材范围,并且打破了古老的诗歌体裁的约束,使得诗歌语言日益与口头语接近。他从社会政治、人生体验、风景抒情等多个方面介入,创作了多首风格独特、清新优美、哲理深邃的抒情诗作,为后世留下了丰厚的文化遗产。在普希金身上,俄罗斯民族精神与时代精神得到了充分的展现。他的政治抒情诗传达了当时进步人士的思想情感和社会历史特征,更表达了人民大众对民主和自由的渴望,诗句豪迈,富有激情和乐观主义信念,对俄罗斯的民族解放运动起到了激励作用。普希金也是一位个性化很强的诗人,他善于抒写自我,他的以人生感悟和爱情为题材的诗,构思精巧、思想深邃、风格清新,受到了普遍的欢迎。他的自然主题的诗篇,充分吸收自古希腊哲学以来的对自然的感悟,对大自然中的一切物体都有着极其敏锐的感受力,对自然意象的歌颂,不只是为了诗情画意的渲染或展现自己的艺术才华,而是借外部自然意象来表现内心世界的感受,或通过自然意象来反映人类社会的理想情怀。总之,在抒情诗创作中,他强调“情感-思想-审美”三者之间的和谐,追求在思想中包含丰富的情感,情感中具有高尚的审美。

  在小说创作领域,普希金同样为俄罗斯文学的发展提供了典范。他的诗体长篇小说《叶甫盖尼·奥涅金》在俄国文学史上首次塑造了“多余的人”这一系列形象,直接影响了莱蒙托夫、屠格涅夫、冈察洛夫等作家的创作。这部历时8年的作品广泛、深刻地展示了19世纪20年代俄罗斯社会生活的画卷,同时通过奥涅金悲剧命运的描写,表达了当时俄罗斯先进的、觉醒的贵族青年在探索过程中的思想上的苦闷和迷惘以及找不到出路的悲剧。他创作的《上尉的女儿》等中短篇小说,情节优美,结构明晰,语言质朴、风格简洁,以质朴的美学原则为特色,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展现了19世纪20年代俄罗斯广阔的社会生活场景,洋溢着浓郁的人道主义精神,并且富有重要的艺术价值。中篇小说《上尉的女儿》将真实的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与虚构的故事情节和男女主人公巧妙地交织起来,显得既真实可信又曲折动人。作品通过在特定的历史条件和特定的自然环境下的彼此交往和彼此关怀,反映和刻画了人情之美和人性之美,成为这部小说感人肺腑的一个重要因素。短篇小说《驿站长》描写了十四等文官驿站长维林的悲惨遭遇,充满了深切的同情和人道主义关怀,描写了一个处于社会底层的小人物的遭遇,从而开创了俄国文学史上描写“小人物”形象之先河,直接影响了其后的果戈理、陀思妥耶夫斯基、契诃夫等著名作家的创作。

  作为书画家的普希金,他的作品同样有着很高的艺术才赋和独特的品质。普希金所画的不仅有肖像画,也有风景画。俄国学者将他的画分为“人像画”“自画插图及扉页画”“风景画及室内陈设画”等八个部分。他尤其擅长肖像画。无论是他的自画像,还是拜伦、雷里耶夫、恰达耶夫的画像,或是沃隆佐娃、凯恩等女性的画像,寥寥数笔,就能勾画出人物典型的特征,而且极为传神,惟妙惟肖,栩栩如生。而且,有些画还透露了他文学创作构思的轨迹,或是他人物形象独特的视觉展现。而那些描绘得形态丰富的自画像,更是蕴涵着他创作心理的变化发展和思绪起伏,展现了他创作过程中复杂丰富的内心世界。普希金不仅在美术本身,而且在文学作品中体现了画家的技巧以及画家的视野。他的文学作品中,常常有着惊人的风景描绘,但这种描绘,绝不只是作为诗情画意的点缀,而是与情节的展开和思想的推进融为一体。

  可见,作为俄罗斯民族作家,普希金在各个文学领域为俄罗斯文学树立了典范,他的创作影响了许多俄罗斯作家。他的诗歌风格不仅影响了同时代的莱蒙托夫、丘特切夫等众多诗人,而且他的散文体作品也深深影响了托尔斯泰等小说家。托尔斯泰早期重要作品《哥萨克》无疑在精神以及叙事方面受到了《茨冈》的启发。托尔斯泰的史诗性著作《战争与和平》也同样受到了《上尉的女儿》的结构艺术的影响,即由普通的家庭故事发展成描绘恢弘的时代历史悲剧。托尔斯泰评价普希金说:“美的感情被他发展到登峰造极的地步,这一点是谁也难以企及的。”

 

  二

  普希金不仅是俄罗斯文学和民族精神的象征,也是中国读者喜爱的作家。他的中篇小说《上尉的女儿》是我国翻译介绍的第一部俄国文学作品(最早的中译本出版于1903年,书名为《俄国情史》),普希金的作品译介到中国之后,感染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读者。对普希金作品的研究同样取得了辉煌的成就,成为我国外国文学界普遍关注的一个重要研究领域。自20世纪初普希金的作品开始介绍到我国,在110多年后的今天,我国终于翻译出版了真正意义上的《普希金全集》。可以说,这套全集积聚了数十位著名翻译家的心血,是共同智慧的结晶。

  在俄罗斯,“普希金学”是一门重要的学术研究,普希金精神被视为俄罗斯民族精神的象征。普希金生前尽管没有到过中国,没有在中国辽阔的大地留下足迹,但是,普希金的译介与中国的思想解放和民族文化建设同步发展,普希金的作品及其艺术精神在中国留下了深深的痕印,其经典作品经过一代又一代翻译家和学者的努力,已经成为中国可资借鉴的文化资产。这套10卷集《普希金全集》便是这一文化资产的具体体现,是普希金精神之旅的重要驿站。(本文作者为浙江大学世界文学与比较文学研究所所长、教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