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旅游中文网 > 新闻集锦 > 俄罗斯国情 > 教育与文化 > 文化 > 文学紧密联系的三种性格

文学紧密联系的三种性格

2012-03-02  

  一、尚武精神

  俄罗斯的战争文学非常发达。其实,俄罗斯历史就是一部战争史,从9世纪的一个小公国,通过1000年的扩张而成为世界上版图最大的国家。在俄罗斯的境内,到处都是战争的纪念碑。战争成为俄罗斯社会生活的一个重要方面。与土耳其在100年的时间里,发生6次大的战争。彼得一世在位期间,平均每7个月就有一场战争。叶卡迪林娜女皇在位期间,对欧洲发动了6次战争,占领了波兰和克里米亚半岛。

  俄罗斯的战争史诗有其特殊之处,就是俄罗斯的战争史诗带有一种悲剧的色彩,而并非象通常的史诗那样去歌颂。蒙古统治时期文化比较落后,但是仅有的几部作品都是描写战争的,例如《邓河彼岸之战》。

  18世纪,俄罗斯兴起的古典文学也是以歌颂战争为主题。19世纪的普希金写俄土战争是一种凌驾于上的态度来写的,战争的场面如同小孩子的打架,没有任何个人的色彩加在双方的身上。在俄罗斯,古典主义之后是浪漫主义。俄罗斯的高加索地区是浪漫主义的理想之地。崇山峻岭而且充满了神秘的情调。所以普希金就写了很多以高加索为背景的作品,如《高加索的俘虏》。战争文学和浪漫主义在这里交汇。从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开始对人的性格进行一种百科全书全书式的体现。在《战争与和平》中写战争不是唯一的目的,而是通过战争来描写社会生活,将人放到战争中去,在战场上凸现人物的性格。

  20世纪,俄罗斯的战争依然不断,战争文学依然风光。据统计,在卫国战争以后很长的一段时期内,平均每年大约有500部有关卫国战争题材的文学作品问世,构成了俄罗斯战争文学的高潮。一般认为20世纪俄罗斯的战争文学出现了三个浪潮,第一浪潮就是在卫国战争刚开始的一段时期,主要是歌颂性质的,歌颂爱国主义和英雄气质,还有领袖的伟大领导,这时候文学真正成为一种武器。托尔斯泰在他的作品讲到,在现实生活中,人的身上裹了一层层的外衣,只有当战争发生后,就象太阳晒破你的皮肤一样,剥去你外衣,让你露出的本质。第二个浪潮是在斯大林死后,战争作品开始凸现战争中悲哀和阴暗的东西,被称为“战壕真实派”,代表作是《一个人的遭遇》。第三个浪潮就是将英雄主义和悲剧结合起来写,代表作就是《这里黎明静悄悄》。我们发现在俄罗斯文学的战争文学中人物,既有一种崇高的英雄主义精神,又带有他自身的缺点。文学作品,既描述战争胜利的喜悦,又让战争中人带有一种悲剧色彩。

  二、宗教情怀,也被称为尼塞亚精神

  在俄罗斯还处于公国时期的时候,当时统治者希望可以从意识形态上统一各个部落。最初希望通过一个自然神来统一各部落,而在当时各个部落都有自己的自然神,所以用自然神无法统一。于是,公国的统治者就从拜占庭(现在的君士坦丁堡)引进了基督教,此时基督教成为统一的工具。第二个就是“第三罗马”学说,就是罗马教廷在分裂成东西教廷以后,天主教逐渐在欧洲占据了领先地位。于是基督教就转移到了土耳其的拜占庭。但是,在土耳其的拜占庭又不能为伊斯兰教所容纳。于是就从拜占庭转移到莫斯科。在俄罗斯的宗教发展史上有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就是,在1834年的时候,当时的国民教育大臣卧瓦洛夫提出了“三位一体” 的政治思想,即东正教,专制制度和人民性是整个国家意识形态的基础。我们看到在这个三个因素中,东正教是排在第一位,甚至超过了专制制度。还有一个现象可以看到宗教在俄罗斯的深远影响。在俄罗斯的统治者最初称“大公”,在依万雷帝的时候,改称“沙皇”。沙皇在俄语中是“凯撒”的意思。

  其实在俄罗斯“三位一体”政教合一的政治制度一直延续到“十月革命”。在苏联时期,唯物主义的无神论成为国家的意识形态的基础,俄罗斯的宗教开始衰落,莫斯科的教堂数量大量地减少。但在苏联解体以后,宗教的思潮又开始复苏。其实俄罗斯的书面文字就是教会发展起来的,书面文字出现就是传教的需要。19 世纪有三个作家和宗教的联系比较紧密,果戈里和妥斯托耶夫斯基,其中妥斯托耶夫斯基有一个非常著名的观点就是“美可以拯救世界”,而这里的“美”实质上是艺术和宗教的结合。第三个是托尔斯泰,托尔斯泰是被教会开除出教的。但实质上从他的作品中提出的“心灵辩证法”,我们可以看到托尔斯泰在创造他自己的宗教。即使在苏联时代,无神论占据主导地位,宗教衰落的时候,我们依然可以从文学作品找到宗教的影子。如《母亲》中的巴威尔身上,我们看到实质上是殉道者的形象。在俄罗斯的文学作品,我们可以看到它其中的宗教感。人物既彷徨又虔诚,这样两种情感的结合产生了《多余人》的形象。这种人的情绪的分裂,处于进退之间,或许也是俄罗斯富有情绪化的民族性格的原因。这种富有情绪化的民族性格,或许对于俄罗斯这个国家是一个不幸,但是对于俄罗斯的文学来说,或许又是大幸。

  三、艺术气质,也就是审美乌托邦的问题

  我们可以接触一些去过俄罗斯的人,当我们去询问他们对俄罗斯的印象时候,会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答案。如果是商人或者政府官员,他们认为俄罗斯很差劲,不行。当时去询问知识分子或者艺术家,他们会认为俄罗斯很了不起,是个很有艺术气质的民族。

  从历史上,俄罗斯的文学作品是非常“入世”的。18世纪的叶卡迪琳娜时代,“文学是一种时尚”。19世纪的时候,“美就是生活”。到后来的“白银时代”依然非常的“入世”。象征主义不是一种纯粹的艺术游戏,其目的是要改变人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用一个词来概括就是“审美的乌托邦”。对俄罗斯人来说,现实是一个世界,艺术再造一个世界。俄罗斯对生活艺术化,而俄罗斯的作家,艺术生活化。俄罗斯一直强调文学作品的教育功能。“文学是生活的教科书”。俄罗斯的文学很沉重,有道德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