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严重超载的一年

2012-01-10  

  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在年末出现了4年来最激烈的争吵。罪魁祸首是美国早就制定的在欧俄洲部署反导系统的计划。莫斯科整整花了一年的时间试图与华盛顿和北约就建立共同反导系统达成一致,甚至建议将欧洲单独划分出来,由自己来承担防御其中一个方向的导弹来袭的任务。这个建议遭到拒绝。于是克里姆林宫要求美国签一个有法律约束力的文件,白纸黑字地向俄罗斯保证欧洲反导系统不针对俄核潜力。

  得知美国人不会签订有关反导的任何协议,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发表了愤怒的讲话,指出美国背信弃义,华盛顿和北约阴谋让俄罗斯的核潜力失去作用,从而威胁俄安全其次表明将采取反击措施,包括在俄罗斯的西部和南部部署现代化的攻击系统,可以火力摧毁反导系统的欧洲组成部分,同时装备弹道导弹全面对付反导系统。最后,梅德韦杰夫还威胁退出新的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它往往被看作是俄美关系重启的唯一重要成果。

  问题不在于俄罗斯能否吓退西方,而在于梅德韦杰夫的做法实际上是在宣布重启已经结束。那个曾令梅德韦杰夫和奥巴马都自豪的俄美关系重启在今年戛然而止了。双方又开始相互指责,如同小布什执政 时期。在国家杜马选举之后,俄罗斯重新指责西方支持俄反对派。普京指控美国国务卿希拉里.顿教唆俄罗斯的反对派。在明年3月总统大选前,俄罗斯政府的反西方情绪只会增长。

  俄罗斯重建联盟

  今年年底,俄罗斯当局改变了对后苏联空间一体化的态度。现在可以明确地说,俄罗斯对像独联体这样的组织不感兴趣了。俄罗斯也无法使独联体变得比辩论俱乐部更好,一些成员国关系不好,例如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一些成员国甚至处于战争状态,如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因此这些年来,克里姆林宫一直忙于其他的一体化项目,包括建立关税同盟和改革集体安全条约组织。这里指提高该组织的有效性,同时完善法律基础,以便在保卫成员国的宪法制度时可动用集安组织的部队。这一点在爆发“阿拉伯之春”后变得特别紧迫。

  莫斯科和普京个人决定集中精力做到的主要一点是:建立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白俄罗斯的欧亚经济联盟。普京多次谈到这个组织,从中可以判断,他打算在即将执政的6年里致力于建立和加强这个联盟。第一阶 段已经完成,11月俄罗斯、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总统宣布,已成立的关税同盟正在转向一体化的下一个阶段——建立统一的经济区,到2015年统一经济区将丝毫不逊于欧盟,这就是最终目标。俄罗斯当局一再说,联盟是平等的,并对后苏联地区的其他国家开放,只要它们有这样的愿望。

  中东北非动荡

  对于北非和中东来说,2011年是最动荡不安的一年。年初未必有谁会想到,从突尼斯开始的反政府示威和通过社交网络组织起来的抗议浪潮几乎席卷了整个阿拉伯世界,赶走了4位执政时间加起来长达130 年的统治者。突尼斯总统本?阿里在人民起义的压力下被迫逃到沙特阿拉伯。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宣布辞职,被收押遭审判,有可能被判死刑。也门总统萨利赫在宫邸差点被炸死,他一直不肯交权,11月被迫在海合会制定的调解协议上签字,将权力交给副总统哈迪,同意提前举行总统大选。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的下场最惨。 10 月末在反对派武装和北约空军对其家乡的进攻中,卡扎菲被捕并被枪杀。

  阿尔及利亚、约旦、摩洛哥、阿曼和这一地区不 断发生大规模反政府抗议活动的其他国家,统治者保住了政权,但都不得不满足反对派提出的部分政治和社会经济要求。让步和进行改革的许诺没能帮助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专家们不排除事态会按利比亚模式发展,该国的内战可能会更血腥,支持他的是人数众多的阿拉维派穆斯林,占总人口的 15%,此外基督徒(占l0%)也支持他。如果与阿萨德对立的激进逊尼派掌权,那么阿拉维派和基督教徒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年底,“阿拉伯之春”逐渐变成了“阿拉伯之冬”。埃及议会第一阶段选举中,获胜的不仅有温和的伊斯兰教派穆斯林兄弟会,还有十分激进的萨拉菲派,令人震惊。在利比亚,推翻卡扎菲也没有带来和平。专家们担心,2012年这一地区将会出现新的浪潮、起义和革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