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中国和独特的新影片

2013-09-19  

  “2013年中国电影节”于9月4日到13日之间在俄罗斯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两地举行,两城市民有机会观赏2012年至2013年间摄制的中国大陆和香港最引人注目的影片。俄罗斯观众接受俄新社采访并讲述观影后对中国独特的新影片和现代中国的感受。

  俄中之间的桥梁

  “2013年中国电影节”的举办,意在回应今年5月27日到6月5日之间在中国各大城市举办的“2013年俄罗斯电影周”。当时展映的是俄罗斯导演们近年拍摄的最受欢迎的作品:《妈妈们》《圣诞树》《石头》《间谍》《5个新娘》《生死足球赛》《生死球迷》《圣诞树》《石头》《我会守着你》《寻宝者》。

  俄罗斯电影曾经取得过辉煌的成就,如今中国人决定再现辉煌。中国人不仅把最卖座的电影带到俄罗斯展映,还同时把中国电影主创人员也请到俄罗斯,其中包括在俄罗斯超级受欢迎的《十面埋伏》一片中饰演角色的章子怡、在中国和美国好莱坞都非常有名的导演陈可辛,以及依旧是“俄罗斯人民英雄”的成龙。

  俄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瓦连京·戈洛瓦切夫说:俄罗斯中国电影节和中国俄罗斯电影节从2006年开始轮流在两国互办。俄罗斯各城市居民(莫斯科、圣彼得堡、诺夫哥罗德、伏尔加格勒等)有机会在2007年、2009年、2011年和2013年观赏到中国最出色的电影。当然,这些文化性会晤有过,但极为罕见。最近几年来,俄罗斯每年都会举办中国电影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3月访俄期间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达成重要共识,俄中两国将每年互办一次电影节,从而将双方的电影文化交流提升到了新的层次和水平。所以这是一条好消息。

  电影节主办方表示,希望电影展映活动促进文化交流,加深俄中两国人民的友谊和相互理解。

  “展映的这些影片能够让俄罗斯观众更好的了解中国的当代生活,预见中国的未来,更深刻的理解什么是‘中国梦’。”俄文化部副部长伊夫利耶夫在开幕式上讲话时说。

  中国中宣部副部长、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局长蔡赴朝致辞时说:“伊夫利耶夫部长刚才说电影是‘窗口’,而我认为它还是桥梁和纽带。电影节活动能够增进两国人民之间的了解和友谊。”

  电影节的忠实观众瓦连京娜·阿斯莫洛娃说,今年电影节的组织工作较前几届差:在信息支持和电影翻译方面都是这样。

  但值得指出的是,电影节主办方和参与方原则上不追求任何商业利益,电影节期间每天均可免费观影。最具轰动性的电影《中国合伙人》的导演陈可辛表示,此次携《中国合伙人》赴俄属于纯粹的文化交流,对于影片在俄罗斯的票房“完全没有想法”。

  中国新电影

  在莫斯科,电影节的开幕片是享誉中外的电影导演陈可辛(Peter Chan)执导的《中国合伙人》。陈可辛是一位优秀、富有魅力但又谦虚的艺术大师,他提醒观众,遗憾的是,在自己的电影作品中,“没有广受欢迎的中国电影中的传统元素,如功夫和腾云驾雾等”,希望公众不要失望。

  确实,陈可辛没有理由为此担忧:《中国合伙人》的接受度要好于如何一部中国功夫动作片。观众对《中国合伙人》这部电影的接受度这么高,完全可以理解。这部电影讲述的是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复杂病态的现代化进程、从共产主义转向改革开放,以及转向经济发展。此一时期,俄罗斯发生了类似的变化和同样的危机。也像中国人一样,那个时期的俄罗斯人做着美国梦,同时为自己“照葫芦画瓢”和比西方落后的感觉而煎熬。俄罗斯和中国戏剧性地遭到了欧洲和美国的轻视。所以,这部电影的历史开端可以被移植到俄罗斯的现实之中。

  戈洛瓦切夫说,“这是一个特殊的体裁,代表了我所非常亲近的那一代人的观点:我跟陈可辛导演是一代人。因此导演表达自己观点、感情的方法,以及回忆那些年代和那种生活的方法对我来说也十分亲切。那种生活我本人记忆犹新”。

  当然,电影节也并没有绕过陈可辛所提到的那些功夫动作片。今年为俄罗斯观众也准备了一系列的惊喜。

  首先,俄罗斯几代影迷心中的英雄、永远年轻的成龙出演既大胆又富有创造力的新片《十二生肖》。(顺便说一下,成龙在拍摄该片时被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一书中。)成龙很久前就是俄罗斯观众心目中的人民英雄,他的任何作品都获得山呼万岁的荣耀。

  俄高等经济大学世界政治系学生谢尔盖说:“非常喜欢这部影片,就像喜欢成龙出演的所有电影一样。尽管年龄大了,但他还是那么年轻。尽管招数已经习以为常,情节并非原创,但演员的超凡能力和他鼓舞人心的举止还是能够掩盖影片所有的荒诞,总是值得一看的。”

  第二,王家卫在他执导的电影《一代宗师》中以存在主义戏剧的体裁介绍了传奇功夫大师叶问的生平事迹。需要承认的是,俄罗斯观众对这部电影评价不一。了解中国功夫的人批评这部影片对叶问大师的生平有大量虚构情节。普通观众因“含糊不清”而批评影片:隐晦曲折的对白、错综复杂的情节没有按时间顺序直接叙述,这更加大了电影的接受难度。

  第三,观众们认为,最鲜明的功夫电影、本届中国电影节的亮点是魔幻片《画皮-2》,影片中有大量特技。这在中国是一种较新的体裁。

  中国电影节的忠实观众瓦连京娜·阿斯莫洛娃强调,“我更感兴趣的是讲述中国偏远地区和中国生活的电影,比如:《索道医生》。这类电影是极大的民族学资源,讲述民族心理”。莫斯科国立罗蒙诺索夫大学亚非系中文教师玛丽亚认为影片“开头具有某些哲学意味和人类共同的哲学定律:友谊、爱情和良心”。

  莫斯科人还有幸看到另外几部讲述青春时代和初恋的浪漫轻喜剧。

  瓦连京娜·阿斯莫洛娃在谈到《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时说:“这部电影非常真挚,充满清新的味道。我有种感觉,这部电影不是由职业演员出演的,而你看到的是问题多多的青年人的生活片断。非常棒!”

  俄罗斯国立人文大学大三学生季阿娜在谈到《失恋33天》时说:“这是‘我被男友抛弃了,接下来如何生活’的典型情节、‘一切都很糟糕,但我能挺过去’的典型剧情发展模式和‘我有了新男友,我很幸福’的典型结局。但影片在这个简单的模式中还有自己独特的魅力,那就是我是笑着看完这部影片的,因为女主人公非常可爱和有趣,甚至有点想同情她。”

  冯小刚执导的史诗般的电影《1942》,以及要求不那么严格,但依旧令人感动的电影《飞越疯人院》这两部电影中讲述的是真正的生命悲剧、家庭和国家多余人的问题、孤独的悲哀。

  电影《萧红》也可以被归入这一行列中。这部影片讲述的是“民国四大才女之一萧红”的悲剧命运。

  莫斯科国立大学物理教师纳塔利娅认为:“可以感觉到借鉴了欧洲电影,但仍然是一部非常新鲜的电影。尽管从题材上讲是一部有关爱情的情节剧,但看起来十分不寻常,很新奇,毫不逊色于欧美同类情节剧。”

  新中国

  不论观众如何评价具体电影作品,但他们同意一点,即:中国电影已经不是人们从前所知的电影了,而是蜕变为新电影。新电影中西方的极大影响显而易见,这绝没有消除其独特性。

  戈洛瓦切夫说:“无疑,新时代对中国当代电影工作者所钟情的情节、主人公、内容、形式、体裁都有影响。宣传和意识形态快速成为历史。传统功夫电影的特色迅速改变。但最出色的时代旗帜是讲述生活在快速社会变迁条件下中国人的现实生活、问题和夙愿的‘日常电影’。”

  绝不是每次放映都获得成功。一些电影上映时,大厅迅速变空,另一些电影上映时大厅内却座无虚席。一些影片获得掌声,另一些影片没有。俄罗斯观众有时难以坐下来把电影看完,不是因为审美差异。这里的原因更为深刻:俄罗斯紧随西方,把真挚、善良和信任列入了“黑名单”,取而代之的是讽刺和挖苦话。似乎,中国还没有发生这些变化,中国导演们在公开谈论诸如爱情、尊重、友谊、理解和无私等永恒价值观时不感到难为情。也就是说,一个现代化的新中国仍像过去一样守护着传统价值观。

  虽然我们在吐出这些词语时惯于讥笑,但它们仍在许多俄罗斯人的心中引起共鸣,而中国电影和艺术在俄罗斯获得恒久成功的秘密正在于此。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