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旅游中文网 > 新闻集锦 > 行业动态 > 与俄罗斯名人墓的亲密接触

与俄罗斯名人墓的亲密接触

2011-04-18
内容摘要:从俄罗斯旅游回来,难以忘怀的不仅是她优美的风光和建筑,更有与众多俄罗斯文化艺术大师的亲密接触,因为俄罗斯有一个传统,名人墓园多有独具创意的艺术雕塑,将一个原本该是寂静无声和凄凉的逝者世界,变成展示生命美好和艺术魅力的露天博物馆,形成一种独特的墓园文化。

  从俄罗斯旅游回来,难以忘怀的不仅是她优美的风光和建筑,更有与众多俄罗斯文化艺术大师的亲密接触,因为俄罗斯有一个传统,名人墓园多有独具创意的艺术雕塑,将一个原本该是寂静无声和凄凉的逝者世界,变成展示生命美好和艺术魅力的露天博物馆,形成一种独特的墓园文化。

  陀思妥耶夫斯基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墓在亚历山大.涅夫斯基修道院后面的季赫温墓地。

  陀氏的墓非常好找,进大门右转便能看到。墓碑上面是一个十字架,下面则是一个荆棘花环,在十字架和花环下的陀思妥耶夫斯基,沉思的眼神透露出生前的阴郁和倔强。他的墓前摆放着几束鲜花,寄托着人们对他的崇敬。

  柴科夫斯基

  柴科夫斯基的墓也在季赫温墓地,位置比陀思妥耶夫斯基墓再往里一些。

  柴氏的胸像前后围绕着两个天使,温柔地陪伴与抚慰他的灵魂,在这处灵魂平息地,原本蕴藏着他内心忧伤与狂乱的《悲怆》,也宛如一首安魂曲。两天之后,我在克里姆林宫里欣赏了芭蕾舞剧《胡桃夹子》,那优美动人的旋律就是他留给人们的永恒礼物。

  叶赛宁

  叶赛宁的墓位于莫斯科瓦干科沃墓地,为旅游者少闻。这个墓地相对于圣彼得堡的季赫温墓地和莫斯科新圣女公墓来说,要平民化一些,艺术性和观赏性也差距不少,但是这里至少有两个人难以被人们忘怀,其中之一就是叶赛宁。整个墓地很大,但有热情的俄罗斯人指点,我们没费太大事就找到了他的墓。

  也许是因为刚刚过完5.9胜利日(这是俄罗斯人最重视的节日之一),他的墓前堆满了鲜花,是我见到的名人墓前最多的。时隔81年之后,人们仍用鲜花表达着他们对这位英年早逝的天才诗人的喜爱之情。

  瓦西里耶夫

  在莫斯科的新圣女公墓,我意外地发现了著名作家鲍里斯·瓦西里耶夫的墓。04年中国正在筹拍他享誉世界的作品《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电视连续剧版)521日,他80岁生日的当天,普京总统还向这位俄苏战争文学的代表人物发去了贺电。没想到两年之后,我就站在了他的墓前。

  瓦西里耶夫是我最喜爱的俄国作家之一,我还清楚地记得十几岁时一个人在深夜观看电影《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的情形,当时的电视是12寸的黑白,难以完全展现这部作品的魅力,但即使这样,我仍然深深地被她所打动,也第一次知道了瓦西里耶夫的名字。后来不久,从《苏联文学》杂志上读到了他的小说《后来发生了战争》,还曾经和同学热烈地讨论过他的作品。

  还算一层缘份的是,和老公相识后,在他的收藏里找到了这本久违的《苏联文学》,知道《后来发生了战争》的中文译者就是老公的文学翻译老师陈锌。

  奥斯特洛夫斯基

  作家、战士奥斯特洛夫斯基这个名字与保尔· 柯察金一起,在人们的记忆里从不能抹去,因为他为革命英勇奋斗和与病魔顽强斗争的事迹激励了一代又一代人,因为《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曾经使无数身陷绝境的人重新燃起对生活的希望。

  在莫斯科的新圣女公墓,他的墓也体现出战士的本色,军帽和马刀永远陪伴着这位不朽的战士。

  索契市中心的奥斯特洛夫斯基大型雕像。19361222日,他在这个城市逝世,年仅32岁。他生命的最后几年都是在这里渡过的,也是在这里写出了他一生中的重要著作。

  果戈理

  被誉为俄国散文之父果戈理墓也在莫斯科的新圣女公墓,虽然他短暂的一生几乎都是在穷困中度过的。

  果戈理是19世纪伟大的俄罗斯作家中最有魅力的,同时又是最难捉摸的作家之一,他的作品贯串着一种独特的讽刺幽默风格。作为19世纪俄国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的杰出代表和奠基人,《钦差大臣》、《死魂灵》是他不朽的作品,不过我印象最深的却是他的短篇小说《外套》。

  爱森斯坦

  大约在十年前,我看过一本《爱森斯坦传》,了解了这个蒙太奇之父的生平。1925年,一部《战舰波将金号》让这个刚满27岁的青年人扬名世界,也让他在世界电影发展史描下重重一笔。

  在莫斯科的新圣女公墓,构建电影蒙太奇理论大厦的电影大师充满智慧的头颅就镌刻在黑色的大理石上。

  乌兰诺娃

  乌兰诺娃是中国人最熟悉的俄罗斯芭蕾舞演员,她曾多次访华,与中国渊源甚深。1998年夏我到莫斯科时,她刚刚离世。在新圣母公墓很显著的地方(据说是俄罗斯总理和莫斯科市长为她选择的长眠之地),她的新坟堆满了鲜花,鲜花丛中摆放着她美丽的照片。这次来,她的塑像早已立好,一个翩然曼妙的身姿永远在大理石的舞台上起舞,重现她生前的风采。

  赖莎

  苏联第一位总统,也是最后一位总统戈尔巴乔夫的妻子赖莎·戈尔巴乔娃也安葬在莫斯科新圣女公墓。她的墓是一尊优雅美丽的雕像,不仅一如她生前的典雅和高贵,更将她的美丽定格在青春岁月。

  站在她的墓前,不免为之心动,与第一夫人的辉煌与荣耀相比,我更感动于她与她的米沙(戈尔巴乔夫名字爱称)真实感人的爱情故事。

  赫鲁晓夫

  来莫斯科新圣女公墓的所有人必看的墓恐怕就是赫鲁晓夫墓了。一方面是因为墓主作为政治家的极高知名度,另一方面也因为他的墓碑独具特色。

  在四块灰色花岗石拼组成的墓基上,黑白两色的花岗石交叉地组合在一起,赫鲁晓夫的头像置于黑白框架之中。黑白两色象征着赫鲁晓夫毁誉参半、功过交织的一生。

  有趣的是,墓碑的设计者是赫鲁晓夫大权在握时臭骂过的抽象派雕塑家涅伊兹维斯内,而请此人设计赫鲁晓夫的墓碑,又正是赫鲁晓夫自己的遗愿。

  前苏联外长葛罗米柯

  与赫鲁晓夫墓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是与他同在一个公墓的前苏联外长葛罗米柯墓。他的墓碑上部雕刻着他的头部浮雕像,葛罗米柯的面部被刻成阴阳两副面孔,阳的部分是正雕像,脸型凸出来,阴的一面凹进去,与连在一起的正雕像形成强烈的对比。据说这座雕像表现了葛罗米柯两面人的性格,因为他在前苏联政界混迹达半个多世纪,绝大多数的时间从事外交工作,在不同的政治时期都能保住他的地位,在斯大林、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安得罗波夫时期都得到了重用。(下图为侧面)

  列别德

  将军出身的政治明星。1996年春与叶利钦同时竞选总统,第一轮得票17%,居叶利钦和俄共领导人久加诺夫之后,排第三。叶利钦为拉拢他,任命他为俄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当时人们认为他将成为叶利钦的接班人。不久后他被叶利钦解职,从1998年起担任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区行政长官,相当于被发配边疆2002年因飞机失事不幸遇难,葬在莫斯科新圣女公墓。

  末代沙皇

  彼得保罗教堂位于圣彼得堡彼得要塞,埋葬着从彼得大帝到亚历山大三世的历代沙皇。987月,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及其家族也安葬在这里。

  尼古拉二世(1868-1918)1917年十月革命后退位,随后遭到拘禁,后来被流放到西伯利亚的叶卡捷琳堡,1918年被处决。虽然时至今日,俄罗斯联邦并没有为末代沙皇及其家族成员平反,但前苏联解体后,末代沙皇及其家人的尸骨终于被鉴别并区分出来,并重新安葬在彼得保罗教堂内一角。

  沙皇墓,每个沙皇的墓都这样大,即使是叱咤风云、奠定了俄罗斯大国地位的彼得大帝,死后也不过只占教堂的一角而已,比起中国皇帝的陵墓来,真是天壤之别。当然教堂内是富丽堂皇。

  王明

  王明不应该算俄罗斯名人,但他的墓却在莫斯科新圣女公墓,所以也列进来吧。墓并不好找,墓的特色也不鲜明,但对这个在中共党史中经常出现的名字,还是想到他的墓前看一看。

  站在他的墓前心情很复杂,按说历史久远,但不知为什么,我看到他就想起在书中读到的那些被无情剥夺了的鲜活生命。不过叶落不能归根,也是挺凄凉的一件事。

  王明夫人与女儿王芳墓,在王明墓的斜对面。

  图波列夫

  苏联图式飞机的创始人安德烈·尼古拉耶维奇·图波列夫墓特别好找,也很有特色。而且更让人称奇的是子承父业的阿列克赛·图波列夫同他的父亲一起也葬在莫斯科新圣女公墓。

  图波列夫是苏联第一流的飞机设计师,苏联的轰炸机和民用飞机都是由他领导设计和生产的,并且都用他名字的缩语ANT命名。二战中苏联重要的主战机型图—2双发动机轰炸机,以后的图—4、图—16、图—95等轰炸机和图—104、图—114民用运输机和远程客机都是他的手笔。图波列夫去世后,他的儿子在70-80年代领导设计出新一代变后掠翼的中程轰炸机图—26和远程战略轰炸机图—160

  夏里亚宾

  流亡法国的世界级男低音歌唱家费多尔·夏里亚宾(1873-1938)的遗骨,在时隔46年之后,终于从巴黎迁回到莫斯科新圣女公墓。这位伟大的歌手、俄罗斯民族的骄傲,在生前面对国内激进分子的诬蔑和毁谤、面对苏联政府剥夺他俄罗斯人民演员荣誉的耻辱时,据说曾悲愤地说我连骨头也不能留在这个国家。然而,他为祖国做出的卓越贡献却让人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他的灵魂还是安息在祖国的大地上。

  维索斯基

  弗拉基米尔·维索斯基(1938-1980)是二十多年前全苏联的偶像,直到苏联行将解体时,这位苏联最伟大的歌手才被全面解禁,之前他的作品只能靠地下盗版流传。

  如果没有亲眼看到,我很难相信与叶赛宁同在莫斯科瓦干科沃墓地的维索斯基会受欢迎到什么程度。公墓的对面有一个书亭,里面售卖的全是维索斯基的作品集,各种版本摆满了整个橱窗,录音机里不停地播放着他的演唱录音。在他堆满鲜花的墓前,一位俄罗斯老人大概看我们是外国人,有些惊奇地问我:你知道维索斯基?”我点点头。老人紧跟着追问一句:你欣赏过他的作品么?”“当然。听到这样的回答,老人欣慰地笑了。

  维索斯基是谁?就是那个用他的诗和歌曲帮助我们活下去的人。这是维索斯基纪念网站上的第一句话,也是对一个诗人、一个歌手的最高赞誉。

  卓娅

  在莫斯科新圣女公墓里,苏联女英雄卓娅年轻的身躯就这样栩栩如生地展现在我的面前,据说雕像的表情和姿势,就是年仅18岁的她被德军绞死时的真实情景。据说当年斯大林得知卓娅牺牲的消息后极为震怒,下令今后拒绝受降绞死卓娅的德国步兵团。

  卓娅的墓地对面,就是她的弟弟舒拉和她们的母亲科斯莫杰米扬斯卡娅的墓地。

  邦达尔丘克

  莫斯科新圣女公墓里的大导演、编剧、演员谢尔盖·邦达尔丘克墓,我不能忘记他的名字,因为喜欢他导演并参加演出的苏联电影《战争与和平》和他导演的《一个人的遭遇》。

  尼库林

  尼库林的墓紧挨着乌兰诺娃的墓,却是迥然不同的两种风格。作为苏联时期的著名喜剧演员、马戏团小丑、马戏团团长,他的墓仿佛再现了他生前的生活,甚至连他最喜爱的狗也在他的身边陪伴着他。

分享到:
网友讨论
提 交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俄罗斯旅游中文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注:500字以内)
数据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