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旅游中文网 > 新闻集锦 > 行业动态 > [俄罗斯之旅](三)赤塔印象

[俄罗斯之旅](三)赤塔印象

2013-09-20 来源:红网论坛 作者:梅花巷人
内容摘要:赤塔是座县级城市,环境特别美,宛如一幅油画。城市中央有一标志性建筑——人民广场。广场中心屹立着伟大导师弗拉基米尔·列宁挥手前进的雕像。广场用水磨石铺成,切割成大小一致整齐的方块,平坦而光滑。广场很宽,但无任何体育设施,空空荡荡,我猜想大约是节日里人民集会的地方。

  赤塔印象

  这是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与中国满洲里毗邻的一座边城,中文的音译叫“赤塔”,顾名思义应该是赤色的宝塔,这宝塔在哪里?因为行色匆忙,就没有去考证它。

  赤塔是座县级城市,环境特别美,宛如一幅油画。城市中央有一标志性建筑——人民广场。广场中心屹立着伟大导师弗拉基米尔·列宁挥手前进的雕像。广场用水磨石铺成,切割成大小一致整齐的方块,平坦而光滑。广场很宽,但无任何体育设施,空空荡荡,我猜想大约是节日里人民集会的地方。

  几条主要大街,整齐排列着欧式风格建造物,由几何直线构成丛叠圆顶状,恰象孩子们堆砌的积木。这种欧式建筑色调鲜明,错落跌岩,庄重明快,蕴藏着一定的力度。这些建造物既保持了中世纪文化的古朴又融入了现代西方印象派的思维特征,从美学角度看,简直象停泊在海上一排排舰艇般气魄而壮观,充分体现出俄罗斯民族文化素养和丰富想象力。

  县城大街上十分幽静。虽然时入初冬,白桦树在阳光下映衬出一片金黄。车辆和行人不甚多,街道两旁没有摆摊,商家的门前只挂着一块方形招牌,小巧精制。生意都是在屋里做,一切显得平和幽静,不象中国城市那种零乱和繁华,听不到那种永无休止的充耳喧噪。

  在街与街交岔的道口,一般都开辟有街心园林。园林有雕塑、绿树、花草和供人小憩的条凳。绿树间传出悠扬的鸟啼,花丛中有蜂飞蝶舞。另一种街心园林设计便是音乐喷泉,坐观水花四射,静听音乐娓娓。无论那种风格都体现出环境保护意识,生活本身就是一种享受。

  在赤塔街上行走,俄罗斯人用友好的目光打量着黄皮肤的中国人,礼貌地打个招呼擦肩而过,或亲热地喊上一声“得鲁克!”据翻译介绍,几年以前这些红头发的北极熊还趾高气扬,只瞧得起美国人和日本人。不屑一顾中国人、蒙古人和朝鲜人。但近两年来情况大变,对中国人特别敬重起来。我听了十分激动,这要感谢我的祖国,国家强盛就会不受之于人,就会让那些趋炎附势的人刮目相看,我们在国外也可以扬眉吐气。

  在赤塔短暂停留期间,我遇上了麻烦,这些麻烦虽然是小事一桩,但它却使我终生难忘。

  在街上行走你就别想抽烟,不是规定街上不准抽烟,倒是你抽不完一支烟。因为你一抽烟就有人伸手向你乞讨,哪怕就是刁在嘴边的那一支。香烟在空前贫困的俄罗斯商店里存量不多,牌号多为美国希尔顿和万宝路,英国的剑牌或“555”,买的人很少,大部分囊中羞涩。俄罗斯人酒和烟不分家,仿佛这个地跨东西两半球的民族有狂饮猛抽的不良嗜好,它与我们国家北方民族的爱好比较相似。我不能不想起一些历史渊源,我们的元大帝成吉思汗曾经用武力征服过它,一直打到了莫斯科城下,穷兵赎武铸就的辉煌如昙花一现最后暗然失色。然而,烟和酒的气质也熏陶了俄罗斯民族的刚强与坚毅,孕育了一个大民族不可战胜的民族心理,直到二次世界大战希特勒妄图灭亡这个烟酒不分家的俄罗斯民族时,却遭到了玉碎宫倾的厄运。

  烟是和气草,当我把一包“北京牌”香烟送给我眼前的一位老烟民时,他出乎意料地激动万分,双手把我紧紧搂抱。我愕然,下意思地警惕他是否会乘机掏我的衣袋。我的疑惑眼光马上让他明白了什么,他随即掰开自己陈旧不堪的军大衣,我看见他内衣挂满了勋章,从这些众多的荣誉完全可以推测,这是一位对他的祖国在战争和建设中流过血汗的英雄。然而,这位前苏维埃英雄心怀却如此坦然,与他的祖国和人民一道正默然地忍受饥饿和动荡的痛苦熬煎。

  在一家宾馆门前,一位俄罗斯少妇用乞求的目光注视着我,她提着一个大口袋,用俄语怯生生地对我说些什么。我只懂得一些简单的俄语单词,理解不透她的意思。她急了,用纤纤手指扯我的衣角,我马上警觉起来。因为在国内常听人说俄罗斯妓女卖淫的事,一般都很便宜,警察不问,安全系数保证。但我知道我们国家的外事纪律,这次被派往俄罗斯访问,我们每个人的行为都代表着中国的形象和尊严。

  我坚决地摇头,那少妇无奈只好转了话题,扯开挎包的拉链,挎包里装着四只睡意惺松的丝毛小狗。这些小精灵当然不会知道它的主人和国家都在饥饿中挣扎,只是一味地相互嬉戏。我知道这是一椿好买卖,俄罗斯丝毛狗在北京很走俏,一下飞机就有人抢着买,一只能嫌几千元,暴利真令人心动。可是又如何携带呢?俄方海关查的很严,那绝对是通不过的。能带回中国的肯定是一些倒爷都向俄罗斯海关人员做了“手脚”,才能顺利过关的。我再一次摇摇头。那少妇感到好失望,最后只好用手势告诉我,她家中还有老人和孩子,他们正被饥饿困扰着。我看见她深陷的蓝眼窝泛出了泪光,无奈从衣袋里掏出1000卢布送给她转身就走。她惊喜又茫然地望着我的背景,捏着钱的双手在微微颤抖,说了一句我能听懂的话:“……一个中国人…… 。”

  两天后我们离开了赤塔,走向更遥远的地方。当火车拖着我们一行人穿越一望无际的白桦林时,我坐在车窗边静静地遐想:这就是俄罗斯边城赤塔么?那挥手向前的列宁像,那木积般参差的欧式建筑,那宁静的花木扶苏的街道,那前苏维埃英雄和凄凉的少妇 ……一切都显得如此不和协,又如此地相对稳定,我心中突地引起一丝眷恋,赤塔,你尽然如此苍凉美丽……。

分享到:
网友讨论
提 交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俄罗斯旅游中文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注:500字以内)
数据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