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旅游中文网 > 新闻集锦 > 焦点关注 > 反普京游行“比雪消失得还快”

反普京游行“比雪消失得还快”

2012-03-12 来源: 环球时报
内容摘要:“反普京游行的衰减速度比莫斯科的雪化得还快。”加拿大《渥太华公民报》这样形容10日俄罗斯第五次抗议大选的和平示威。

  普京获胜35,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外,印有普京肖像的旗帜迎风飘扬。法新社\新华社

  反普京游行的衰减速度比莫斯科的雪化得还快。加拿大《渥太华公民报》这样形容10日俄罗斯第五次抗议大选的和平示威。当天,为反对派领导人站台的人群只有1万人,和最高峰时的10万人相去甚远,而且反对派内部就是否继续抗议已经分歧严重。美国之音感叹说,游行当日万事俱备,唯独少了精神,就好像被普京获胜的事实给扎破的皮球一样泄了气。《波士顿环球报》称,莫斯科之冬已经过去,俄罗斯的民主运动似乎却站在了十字路口。西方媒体开始怀疑,反普京大合唱能不能走下去,而对俄选举公正性质疑最深的奥巴马政府给普京打去姗姗来迟的祝贺电话,更让他们觉得失掉主心骨。德国俄罗斯问题专家卢迪戈尔11日对《环球时报》表示,反普京也是一种选举游戏,选举结束,游戏也该结束了。11日,俄政府向反对派示好,释放了前一天刚刚逮捕的抗议者。

  抗议像被戳破的气球泄了气

  “10日下午,莫斯科市中心的抗议普京示威活动似乎在正常进行:防暴警察封锁住每一个通往抗议地点的入口,警用直升机在上空盘旋,示威群众高喊没有普京的俄罗斯,还有白色的气球和丝带。但这次活动显然缺乏人数和激情。《洛杉矶时报》对反普京游行的描述带着几分落寞。美国之音也无奈地称,俄罗斯的反对派可以说万事俱备:明媚的阳光、公共示威许可证、莫斯科市中心娱乐区的有利地点,然而他们缺少参加活动的示威民众。虽然1万多人来到了集会地点,但这个数字不到大选前最后一次民主示威活动规模的1/5。法国电视二台的报道称,10日圣彼得堡的示威场面更冷清,参加者才200多人,而且没有横幅,没有口号,大家只是默默地站着。

  由于本月14日俄罗斯将正式公布大选结果,西方舆论都把此次示威活动看作俄实验性街头抗议会否继续的关键。但震动俄罗斯的奇迹没有出现。法国电视一台称,这还是第一次出现实际参加者远低于申请数量的情况,而这种稀稀拉拉的场景,令反对派组织者动员百万人上街抗议普京的豪言壮语变成十足的虚张声势。加拿大《渥太华公民报》称,俄罗斯抗议普京当选的活动比俄罗斯首都街头的春雪化得还快。反对派也许已最终明白,在57梅普组合正式车王易位前,很难再组织起与阿拉伯之春相似的戏剧化场面和浩大声势。英国《独立报》说,考虑到普京以64%得票率明显优势获胜,反对派的领袖们不得不承认普京胜选。《星期日泰晤士报》认为,这么少的人不认同选举结果,很难继续保持对普京的压力。该报称,普京将对反对者分而治之,节奏虽慢,但不会手软。

  日本《周刊新闻》11日评论称,反普京的游行越来越式微,是因为得不到民众支持,现在规模显得更像是节日派对。俄罗斯在这场动荡中最终走向了平静,民众也看到所有倡导反普京游行的那些人不是为把俄罗斯建设得更好,而是为了拉低总统的得票率,想让俄罗斯发生颜色革命。日本时事通讯社称,民众看清了形势,不愿意再被利用。德国《商报》说,俄罗斯反对派寄希望得到西方,特别是美国的支持。但随着奥巴马给普京打了祝贺电话,反普京运动也将随之彻底失败。

  实际上,相对于人数的减少,更让西方担心的是反对派的斗志和内部越来越明显的分裂趋势。人们对参加这样的集会已感到厌倦。一名女抗议者告诉BBC人们看不到结果,于是开始怀疑。最初我们曾相信过,现在渐渐偃旗息鼓。俄罗斯《消息报》11日题为示威活动分裂的文章称,俄罗斯历史学家斯瓦尼泽表示,“(抗议示威人群)不能总是在集会时来唱唱歌就回家。这不够。他们有团结的一面,但其意识形态有天壤之别。唯一统一的是反对普京。法国电视一台称,就算反对派组织者真能找来一百万人上街聚在一起,可他们之间又有多少共同语言,又能谈出什么来?

  《洛杉矶时报》称,最受欢迎的两位领导人——“团结运动党领导人纳姆特索夫和民权博客作家阿里克谢· 纳瓦林,并没有向稀稀拉拉的人群讲演。纳瓦林只是站在离讲坛不远的人群里,而纳姆特索夫已不知去向。法国《回声报》称,此次示威后也破天荒地没指定下次示威时间。俄新网说,集会组织者之一雷日科夫称,游行浪潮或许会演变为搭建帐篷营地的抗议方式。而反对党亚博卢党主席米特罗欣则坚决不同意这种安营扎寨的方式,称这是挑衅行为。

  反对派的莫斯科之冬似乎已行将结束。美国《波士顿环球报》11日说,随着抗议活动处于十字路口,有些参与者开始讨论加入在选举中名列第三的亿万富翁普罗霍罗夫发誓筹建的新党。俄罗斯《商业咨询日报》称,如果反对派领导人不制订积极的政治计划,他们不可避免地将被人们抛弃。

  不过,俄罗斯独立政治评论员迪米特里·奥列什金对英国广播公司表示,游行人数下降其实很正常,必须考虑别的行动方式,包括政党重组,以便从抗议浪潮转向制度化。俄罗斯反对派领袖之一亚夫林斯基称,普京花15年的时间打造了俄罗斯现有体制,反对派并不是三五年就可将它推倒,路还很长。另一名反对派领导人亚辛将抗争视为马拉松赛,称有时要快跑但有时也要慢下来

  奥巴马的祝贺姗姗来迟

  作为俄罗斯总统大选的最强烈批评者,美国对选举结果一直没有正面回应,这给反对普京的力量很大底气。不过,9日美国的态度出现180度大转弯。美俄两国官方都证实,美国总统奥巴马9日在空军一号上致电普京,祝贺普京赢得大选胜利。俄新社称,这是自34俄罗斯大选以来奥巴马与普京的首次对话。

  英国《每日邮报》分析说,奥巴马给普京打电话反映出美国政府在对俄态度上的无奈,美国即便有众多的不满,也无法与俄罗斯撕破脸。不过美国对外界始终强调两国关系并不打算走得更近,正如白宫另一位发言人乔什·厄尼斯特所说奥巴马总统只是简单地打了一个电话,并不是像外界所说的那样,有什么恭贺之意

  选举后的5天很长,也很短。奥地利《标准报》11日以奥巴马迟来的祝贺为题称,俄罗斯和美国的冰河时代关系随着奥巴马的祝贺渐渐解冻,但两国关系还有待提高。德国《明星周刊》说,奥巴马表示祝贺,这是他现实外交的延续。在国际社会大多对普京表示祝贺时,奥巴马在很多国际问题上需要普京支持,不仅有叙利亚和伊朗,也有阿富汗等问题,还有裁军条约等。法新社称,奥巴马的祝贺揭开了这两人关系的序幕,而他们的关系有可能决定已经重启的美俄关系的命运。

  美国《野兽日报》称,奥巴马的做法的确引起人们怀疑他有意怠慢其俄罗斯同行。包括英国首相卡梅伦在内的其他国家领导人也并未祝贺普京当选,例如,卡梅伦只是表示期待与俄罗斯领导人合作。如果57就职后才承认,这就看不出美国的诚心了。日本研究俄罗斯问题的学者相武胜彦11日告诉《环球时报》,奥巴马现在主动提前向普京祝贺,就是不想在普京正式就任总统后,对美国采取一系列的报复、清除影响等措施,因为普京拒绝出席美俄峰会已经是一个征兆。同时,这还说明俄罗斯和中国在叙利亚问题上遏制住了美国积极推进的阿拉伯之春式的革命。

  日本TBS电视台11日称,奥巴马示好在某种意义上被解读为美国利用互联网煽动颜色革命的行动失败,这也使得之前对美国插手俄罗斯内政反感的俄罗斯民众看到胜利的结果。很多俄罗斯民众也将美国的态度视为前倨后恭。俄罗斯民众内心很自豪,不管之前美国的无礼态度,还是现在的友好态度,俄罗斯都没有变

  莫斯科从来不相信眼泪

  莫斯科内务总局11日向俄新社表示,警方释放了所有10日在莫斯科集会之后被捕的人。内务总局称,各警察分局在做完笔录后释放了所有被捕的抗议者,还对其中一部分人进行了说服教育。

  相武胜彦表示,反普京游行对于俄罗斯来说,既是一件坏事,也是一件好事。坏的一面是,造成俄罗斯一段时期内的混乱,对俄罗斯国家政治、外交等是一种负面干扰;还有就是动摇了政府在俄罗斯国民心目中的形象,也让民众形成一种错误认识:只要有不满就可以上街游行反政府。好的方面是,经过这次动荡,俄罗斯民众最终选择了普京。

  不过,经历了此次抗议浪潮,第三度入主克里姆林宫的普京,未来执政的道路也不会一帆风顺。法新社称,普京在其第三次总统任期所面临的经济困境或许与其前两次非常相似。但中产阶级在抗议中所展示的力量使其任务显得更为紧迫,且失败的风险日益加大。经济学家们如今都在观察街头抗议能否迫使普京推行被他所遗忘的经济改革。

  英国《经济学家》最新一期文章分析说,虽然外国政府承认普京的胜利,而普京本人也在得知当选后流泪感谢选民,并许下种种施政承诺,但莫斯科从来都不相信眼泪。和10年前相比,普京在民间的受欢迎程度已经有明显下降。俄罗斯最紧迫的问题还是经济。从苏联后期开始,俄罗斯经济成了典型的石油国家,经济结构严重依赖油气产业。普京上任之后,尽管确立了摆脱能源附庸的产业振兴计划,然而10年过去了,俄罗斯依旧依赖石油和大型制造业的发展模式。对普京来说,剩下的时间也许只有6 年,而不是原来预想的12年。干头万绪中,他必须在经济结构调整等带有根本性意义的方面给俄罗斯带来转变。( 本报驻俄罗斯、美国、英国、法国、日本、韩国记者联合报道 王会聪柳直)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分享到:
网友讨论
提 交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俄罗斯旅游中文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注:500字以内)
数据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