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旅游中文网 > 异域风情 > 饮食文化 > 伏特加 俄罗斯的上帝

伏特加 俄罗斯的上帝

2011-05-03

  俄罗斯人是相信上帝的,但是俄罗斯人并不认为在上帝创世之前天地是一片混沌,至少混沌中还有伏特加。在辽阔广袤的俄罗斯大地上,一切全源于伏特加,一切全归于伏特加。

伏特加 俄罗斯的上帝

  二十世纪初,俄军官兵能够完成艰苦的训练,惟一的支柱就是斯米尔诺夫(Smirnov)牌的伏特加。与此同时,伏特加给这个国度带来的伤害却大过了任何一次战争。在苏联占领阿富汗的十年间,共有14000名士兵死亡,但每年俄罗斯却有三万多人死于酒精中毒。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每年能喝下比俄罗斯还多的酒:平均每人每年消费15公斤白酒,其中至少一半是伏特加。

  伏特加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共同点是,二者都给无数俄罗斯家庭带来了伤痛。伏特加这个词儿一旦被人提起,就会引发出无法预料的行为。有傻笑的,有不停打响指的,有自己跟自己掐的,有闷不吭声的,什么都有可能,惟一不可能的是独醉。不管在哪一种政治制度下,俄罗斯人永远都是被伏特加劫持的人质。伏特加能决定俄罗斯人的生和死。伏特加就是俄罗斯的神。2003年,这位大神迎来了它的500岁诞辰。

  1970年代初的一天,苏联外长安德烈·葛罗米柯从郊外的扎维多沃高官官邸返回莫斯科。那天,给他开车的是苏共总书记列奥尼德·勃列日涅夫。两位领导人共处一车,葛罗米柯觉得现在正合适谈一个比较难弄的话题,于是他说道:列奥尼德·伊利伊奇,我们得管管伏特加了。人民就要全变成酒疯子了。

  勃列日涅夫没有做声。五分钟后。葛罗米柯正在暗自后悔不该提这事时,勃列日涅夫突然道:安德烈,俄罗斯人民离了这个什么也做不了。

  这个小段子是戈尔巴乔夫自己讲的,他则是听葛罗米柯亲口说的。每个俄罗斯人都知道,戈尔巴乔夫的想法与勃列日涅夫相左,戈氏成为了伏特加史上惟一一个下令禁用伏特加的领导人。戈尔巴乔夫认为,工伤事故增加、生产效率降低、人均寿命缩短、交通事故频发,这些都是伏特加惹的祸。1972年,苏联政治局讨论过这个问题,但没有做出决议。戈氏说,这个问题根本解决不了,因为国家的预算也喝醉了,因为预算里面很大比重来自于伏特加的销售收入。用借用伏特加的销售来弥补预算,这本来是斯大林的决定,但只是一个临时决定,结果到了勃列日涅夫时代,伏特加在预算中贡献的数字从1000亿卢布增加到了1700亿卢布。

伏特加 俄罗斯的上帝

  苏共党内的确不乏醉汉。勃列日涅夫一上台就喝得酩酊大醉,叶利钦甚至用炫耀自己喝醉过来勾引女人,以显示自己与平民一样。

  19855月,戈尔巴乔夫成为苏共总书记刚两个月,便颁布了《关于消除酗酒的措施》。从此,戈氏拉开了与伏特加的斗争序幕,他相信自己能够获得人们的支持,因为一个对两百家工厂所做的调查显示,工人们虽不赞成禁酒,但都支持对饮酒加以限制。然而,这场禁酒运动最终仍演变成了苏联官僚制度的另一个笑柄。

  戈尔巴乔夫关闭了伏特加酒厂,取缔了大部分酒类商店,禁止苏联驻外使馆用酒,甚至还用推土机推倒了克里米亚、格鲁吉亚、摩尔多瓦和库班河流域的葡萄园,这一切无不令酒乡俄罗斯举国嚎啕。后来,戈尔巴乔夫得外号矿泉水总书记

  随后,如戈尔巴乔夫所料,丈夫们和妻子在一起的时间多了,生育率自然提高了,人均寿命也延长了。但是,戈氏没想到的是,苏联国内出现了食糖短缺。人们抢购并且储藏食糖,是为了在家里酿酒。更令戈氏想不到的是,竟然有人开始饮用各种有毒的致醉品,比如制动液,俗称刹车油。我还记得在那时看到过的一个商店标牌,那是在伏尔加河北端的一个小镇上,标牌上写:古龙水,下午2点供应。

  也许是因为戈尔巴乔夫的家乡是非常不俄罗斯的斯塔夫罗波尔市,那里的人都习惯喝红酒,所以他不知道伏特加对人的心理能造成多大的影响。在1980年代,在这个伏特加当货币使时比卢布还要靠得住、70%的凶杀案件是因酗酒而起的国家里,伏特加的力量远远强过了戈尔巴乔夫手中的权力。

  最终,可怕的统计数字令戈尔巴乔夫放弃了他的禁酒令。尽管戈氏怀疑这些统计数字在政敌那里被故意夸大了,他仍哈哈大笑着给人讲了一个笑话:人们排起长队买伏特加,有一个人实在忍受不了了,便说:我要去克里姆林宫杀了戈尔巴乔夫。一个小时后,他回来了。仍在排着长队的人们问他:你杀他了?’他回答说:杀他?那边排的队比这儿还长!’”

分享到:
条回复网友回复
提 交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俄罗斯旅游中文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注:500字以内)
数据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