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旅游中文网 > 异域风情 > 饮食文化 > 俄罗斯的饮酒文化

俄罗斯的饮酒文化

2012-11-27

  每每回想俄罗斯人喝酒的方式都不寒而栗

  据说,500年前,俄罗斯的僧侣们第一次酿出这种液体是用来做消毒液的。不知道哪个好饮的僧侣偷喝了一口消毒水,此后500年间伏特加便一发不可收拾的成为俄罗斯的第一饮料。俄罗斯人喝伏特加的方式从来不是浅酌,而是真正的杯底朝天的痛饮。有统计显示,平均每个俄罗斯男子每两天就会干掉一瓶伏特加酒。而在俄罗斯,无论是温馨的家庭聚餐,快乐的婚礼上,还是悲伤的葬礼上,都会见到痛饮伏特加的人们。

  其实,500年伏特加仿佛就是俄罗斯历史的见证,伴随着俄罗斯人经历了东欧和亚洲君主的铁蹄、沙俄的统治、十月革命卫国战争、以及苏联解体。俄罗斯将士的骁勇善战和不畏严寒是世界闻名的度数极高、一点就着的伏特加的作用应该说功不可没。据说,二战中,苏联军队的战功奖励就是每天100克伏特加酒。

  俄罗斯作家维克托·叶罗费耶夫专门研究了伏特加的历史,他称伏特加酒为俄罗斯的上帝,认为它在某种程度上影响着俄罗斯的命运。叶罗费耶夫的观点上去有些耸人听闻,但其实伏特加这个名字在俄文中就是生命之水的意思。

  俄罗斯作家维克托·叶罗费耶夫也说过:其他国家的人们是喝酒,在俄罗斯不是喝酒,我们喝的不是伏特加,我们正在喝的是我们的灵魂和精神。

  伏特加语源于俄文的生命之水一词,当中的发音Voda,约14世纪开始成为俄罗斯传统饮用的蒸馏酒。时至今日,伏特加无疑已经成为全世界人的生命之水

  伏特加,俄罗斯的神

  俄罗斯人是相信上帝的,但是俄罗斯人并不认为在上帝创世之前天地是一片混沌,至少混沌中还有伏特加。在辽阔广袤的俄罗斯大地上,一切全源于伏特加,一切全归于伏特加。

  二十世纪初,俄军官兵能够完成艰苦的训练,惟一的支柱就是斯米尔诺夫(Smirnov)牌的伏特加。与此同时,伏特加给这个国度带来的伤害却大过了任何一次战争。在苏联占领阿富汗的十年间,共有14000名士兵死亡,但每年俄罗斯却有三万多人死于酒精中毒。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每年能喝下比俄罗斯还多的酒:平均每人每年消费15公斤白酒,其中至少一半是伏特加。

  伏特加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共同点是,二者都给无数俄罗斯家庭带来了伤痛。伏特加这个词儿一旦被人提起,就会引发出无法预料的行为。有傻笑的,有不停打响指的,有自己跟自己掐的,有闷不吭声的,什么都有可能,惟一不可能的是独醉。不管在哪一种政治制度下,俄罗斯人永远都是被伏特加劫持的人质。伏特加能决定俄罗斯人的生和死。伏特加就是俄罗斯的神。2003年,这位大神迎来了它的500岁诞辰。

  伏特加的发明过程很少见诸史籍,不过这个过程倒不见得传奇。俄罗斯人认为伏特加神圣且永恒,不会因历史而改变。

  1977年,美国的伏特加酿造公司集体起诉苏联的酒厂,指控后者意图让人们相信美国市场上的本土伏特加是不正宗的,随后引发的商业丑闻则掀起了伏特加历史的研究热潮。

  然而,真正威胁了苏联人的却不是此事。同年,同是华约成员国的波兰宣布自己才是伏特加的真正原产地,苏联无权将其生产的白酒命名为vodka。紧张的苏联官员立即动身寻找能够重证其为伏特加之乡的能人,最后这个重任落在了历史学家波赫列布金的肩上。波赫列布金不负众望,著文论称波兰人始酿伏特加晚于俄人数十年。可叹重振俄国酒威的波赫列布金两年前被杀害在莫斯科南郊的家中,据传系波兰人所为。

  根据传说,伏特加最早为十五世纪晚期克里姆林宫楚多夫(Chudov)修道院里的修道士所酿。起先,修道士们酿酒所用的酒精要从热那亚进口,后来便逐渐开始采用本地用黑麦、小麦和绵软的山泉水生产的酒精。

  这个故事的一切细节都极度充满了象征意义:跟上帝扯上了关系,修道院名也有蕴意(“Chudov”在俄语中意为奇迹”),背景还是俄国首都。遗憾的是,不少与伏特加的生世有关的文件都毁在了十七世纪中叶俄国东正教教会手里,教会后来宣布伏特加为恶魔的发明。

  千万不要小瞧俄罗斯女人的酒量

  将酒精与水混合的制酒方法沿袭自地中海文化,尤其是古希腊。古希腊人已开始用红酒与水相混合,不过这种混合物初时更可能是用来处理伤口的消毒水。不久,伏特加就告别了其医用价值,变成了瑞典人记忆里1505年远征莫斯科时见到的一种烧酒。十数年后,这种烧酒点燃了所有的俄罗斯人。到了1533年,俄罗斯将伏特加的生产放开给小酒馆业主,从此后,狂欢”——对于原本只饮蜂蜜酒的俄罗斯人来说本是酩酊大醉的代名词——现在已经成为了日常活动。

俄罗斯的饮酒文化

  好景不长。1648年,一场暴动在莫斯科的一家酒馆里爆发,随后蔓延到了其他市镇,危急的情势让当局看到了伏特加泛滥后带来的后果:全国三分之一的男人都欠着酒馆的酒钱,而农民们又因为沉溺酒肆而荒耕数年。于是,俄国政府收回并垄断了伏特加的销售权,这就意味着酿酒商的利润越来越少。从那时起,俄罗斯特产伏特加就多了一个特征——家庭酿制。

  这一垄断权曾先后六次被撤销(最近一次是被1992年的叶利钦政府撤消),同时也六次被恢复(最近一次恢复则是在1993叶利钦痛感造酒业罪案频频时),但每次反复最终都只能进一步让人们为伏特加疯狂。

  我为如此嗜酒成性的俄罗斯人民感到难过!”沙皇亚历山大三世对其财政大臣谢尔盖·维特说。1894年,维特推出了一项旨在提高伏特加质量、同时也巩固了政府垄断地位的计划,俄国化学大师门捷列夫曾经担任过这一计划的负责人。在此之前,伏特加的酿制过程非常简单:一份酒精加一份水,再调入少量其他添加剂以去其辛辣(如斯托利奇那亚牌伏特加里的添加剂是糖)

  支持饮酒的知识分子最爱提的名字也许还不是门捷列夫——尽管他发现了调制伏特加的最佳比例(即酒精比例为40%),而是俄国生理学家尼古拉·沃洛维奇,沃洛维奇的研究认为,每天饮用50克伏特加有强心活血之功。就在民间禁酒组织陆续出现于全国各地时,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了,政府再次宣布禁酒。

  一战结束后,十月革命爆发,但禁酒令仍未解除,趁着全国一片混乱之时,红军和白军都四处免费光顾伏特加酒馆,滥饮一气。波赫列布金在论文中幽默地指出,红军最终赢得了胜利,原因之一便是他们更好地守住了酒馆,并以枪刑来处罚酗酒者。二十年代中期,列宁废止了禁酒令以赢得民心。列宁下令生产里科夫加”(以当时的苏联财长阿列克谢·里科夫命名),此酒因酒精含量稍低(35%)而较伏特加更为温和。但列宁逝世后,伏特加重又返回人们的生活中,其强劲的销售额也为苏联的社会主义工业化做出了贡献。

  苏德战争打响后,苏联国防部规定,前线士兵每天每人能获得100克伏特加的配给。所以苏联的伏特加酒厂一致认为,苏联之所以能打赢纳粹,靠的就是两样:伏特加,以及喀秋莎火箭炮。

  到了90年代初,随着苏联的解体,国家控制酒类生产的时代也宣告结束,整个伏特加酿制业于是乱作一片。与此同时,俄罗斯被新俄罗斯人带上了万恶的资本主义轨道,而这帮新富当年就是靠着走私伏特加发达起来的。

  伏特加的发明过程很少见诸史籍,不过这个过程倒不见得传奇。俄罗斯人认为伏特加神圣且永恒,不会因历史而改变。

  1977年,美国的伏特加酿造公司集体起诉苏联的酒厂,指控后者意图让人们相信美国市场上的本土伏特加是不正宗的,随后引发的商业丑闻则掀起了伏特加历史的研究热潮。

  然而,真正威胁了苏联人的却不是此事。同年,同是华约成员国的波兰宣布自己才是伏特加的真正原产地,苏联无权将其生产的白酒命名为“vodka”。紧张的苏联官员立即动身寻找能够重证其为伏特加之乡的能人,最后这个重任落在了历史学家波赫列布金的肩上。波赫列布金不负众望,著文论称波兰人始酿伏特加晚于俄人数十年。可叹重振俄国酒威的波赫列布金两年前被杀害在莫斯科南郊的家中,据传系波兰人所为。

  根据传说,伏特加最早为十五世纪晚期克里姆林宫楚多夫(Chudov)修道院里的修道士所酿。起先,修道士们酿酒所用的酒精要从热那亚进口,后来便逐渐开始采用本地用黑麦、小麦和绵软的山泉水生产的酒精。

  这个故事的一切细节都极度充满了象征意义:跟上帝扯上了关系,修道院名也有蕴意(“Chudov”在俄语中意为奇迹”),背景还是俄国首都。遗憾的是,不少与伏特加的生世有关的文件都毁在了十七世纪中叶俄国东正教教会手里,教会后来宣布伏特加为恶魔的发明。

  将酒精与水混合的制酒方法沿袭自地中海文化,尤其是古希腊。古希腊人已开始用红酒与水相混合,不过这种混合物初时更可能是用来处理伤口的消毒水。不久,伏特加就告别了其医用价值,变成了瑞典人记忆里1505年远征莫斯科时见到的一种烧酒。十数年后,这种烧酒点燃了所有的俄罗斯人。到了1533年,俄罗斯将伏特加的生产放开给小酒馆业主,从此后,狂欢”——对于原本只饮蜂蜜酒的俄罗斯人来说本是酩酊大醉的代名词——现在已经成为了日常活动。

  交个俄罗斯朋友并不难,只要你有个好酒量

  19世纪中叶,“водка”(vodka)一词开始被收录于标准俄语词典中,但此时的伏特加仍被上流阶层视为没有文化——甚至是粗俗——的象征。伏特加最初的消费者就是底层民众,这只能怪当时用木精酿制的伏特加质量太次,闻起来极像机油,而粗俗的俄罗斯酒店文化也是一大原因。此外,在19世纪晚期以前,伏特加一直是散装,惟一的计量标准是“vedro”(即桶,一桶伏特加约有12公斤)

俄罗斯的饮酒文化

  伏特加与其他任何种类的白酒都不一样,因为人们从来没有为喝伏特加找到过正当的理由。法国人会赞美科涅克白兰地的芳香,苏格兰人会夸耀威士忌的口感,而伏特加,既无色,又无臭,亦无味,喝起来还很呛。俄罗斯人喝伏特加,过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一口灌下去,然后傻笑,然后骂娘,然后四处找人醒酒。所以对俄罗斯人来说,把伏特加直接注射到血管里,和喝下去没什么区别。

  虽说伏特加天生劣质,但到了后来也算是有了自己的文化。伏特加文化有自己的俄罗斯风俗(一端杯,杯莫停”),有自己的口号(伏特加是红酒的姨娘”),有自己的讲究(在俄罗斯,醉汉是和酒鬼区别对待的,因为前者每天要等到下午五点才开始饮酒),有特制的下酒菜肴(如鱼、腌黄瓜、肉冻、泡菜),当然,还少不了敬酒辞,也就是任何一个值得端起酒杯的共同话题。

  伏特加控制了相当多的俄罗斯人的意志和意识。除却家庭不幸和街头狂欢,除却幻梦与理想,伏特加带给俄罗斯人的还有无数的自杀、他杀,以及非自杀非他杀的莫名死亡(俄罗斯人闲谈时爱聊的主题包括谁谁谁酒后狂呕时把自个儿噎死了,以及谁谁谁酒醉后一脚踏出大楼的窗户)。然而,几乎所有的俄罗斯人在面对醉酒撒疯时心情都很愉快。过去几个世纪来,这种愉悦感屡屡令外国访客惊讶不已。1676年出使俄国的荷兰外交官巴尔塔萨·柯伊特写道:我们只看到了浪荡之徒的羞人举止,围观其醉态之众反令其更加放肆。

  三个世纪之后,在勃列日涅夫时代的苏联作家维涅狄克特·埃洛费耶夫的笔下,一切仍暗合着柯伊特当年的记录:俄罗斯每一个有一点点价值的人,每一个对国家有一点点用的人,都在像猪一般狂饮。

  不管戈尔巴乔夫等人能数出伏特加的多少坏处,出生于以喝酒狂放著称的西伯利亚的俄罗斯当代作家叶夫金尼·波波夫仍坚信,在这个不那么完美的国家里,正是伏特加支撑着俄罗斯人民去面对生活中的种种挫折。伏特加提供了一种真正与政治无关的私人空间,一个可以在幻想的自由中得到放松、忘却烦恼、纵情做爱的地方。文学与饮酒,这二者之间的关系从未像在俄罗斯这样紧密。不管是革命者尼古拉·涅克拉索夫,还是流亡作家亚历山大·库普林,也不管是斯大林主义者亚历山大·法捷耶夫,抑或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米哈伊尔·肖洛霍夫,无不是贪杯之人。波波夫对我说:伏特加令构思情节更加容易。

  但伏特加不仅仅能壮胆,同时也能令醉者大受自遣和自责的折磨,而这些感受恰恰是俄罗斯民族矛盾性格的特征。所以,喝醉了的俄罗斯人常常会问酒伴的一句话是:你尊重我吗?”

  2003年,一座伏特加博物馆在莫斯科落成,还举行了盛大的庆典来给五百岁的伏特加贺寿。可以说,五百年的伏特加史,就是五百年的控制与反控制史。五百年来,俄国政府一直想要控制人民对伏特加的依赖,而每一次控制都只能令人民对其依赖更深。然而,也许这么说有些奇怪——这次诞辰五百年庆典有可能成为伏特加的告别仪式。

  麻醉品专家弗拉基米尔·努日尼认为,戈尔巴乔夫的禁酒战争根本就是反科学的,而真正可能打赢这一仗的,也许是俄罗斯正在拥抱的资本主义制度。努日尼指出,新一代的俄罗斯企业家已经不饮伏特加,这些年轻人早已改喝啤酒,对他们来说保持清醒的头脑很重要。而在私营企业里,酗酒的员工则会被开除。因此,努日尼认为,只要经济发展势头好,1520年的时间就能带来极大的改观。戈尔巴乔夫也说,未来将在啤酒和红酒身上。

  伏特加有什么好,基本就是酒精兑水,烈是烈的,味道很不佳

  伏特加文明正在发生分化。莫斯科的精英们喝的不是进口酒就是高级伏特加。他们饮酒,但从不喝醉。而滴酒不沾也在慢慢地成为一种时尚,主张禁酒的总统普京就为全国树立了榜样。但在广袤的外省,这种转变仍不显著。而在农村地区,伏特加仍然具有代金价值。对那里的人来说,他们需要做出选择的不是喝红酒还是喝伏特加,而是喝劣质伏特加还是喝自酿的伏特加,而昂贵的优质伏特加只是一种可以用来显耀的奢侈品。

  简而言之,我们的伏特加大神不会轻言放弃,但是它可以被驯服,甚至被放逐到历史的迷思中去。伏特加一直在天堂与地狱之间摇摆。高尔基在自传中写到他在伏尔加河畔度过的童年时说,人们为高兴而喝,人们也为悲伤而喝。这就是俄罗斯人的性格

俄罗斯的饮酒文化

  1398年,热那亚商人把伏特加作为药物卖到俄罗斯。到15世纪,热那亚人用谷物酿酒秘方终于被识破,俄国人把热那亚人的酒称作,把自己改良后度数更高的伏特加称作好酒”“纯酒。伏特加就此成为俄国人的生命之水

  俄国史就是伏特加史

  不少历史学家认为,某种意义上俄国史就是伏特加酒史。就连十月革命的爆发,也与伏特加直接关联。一战中沙皇把持着伏特加专卖权,以此作为战争的主要财源。布尔什维克号召工人阶级不要造酒、喝酒、卖酒而起来革命。

  托洛茨基在《伏特加,教堂和电影院》一文中说,革命的首要目标是解决工人的8小时工作制和伏特加专卖权,号召工人在酒瘾上来后到电影院解除烦躁。十月革命后,苏维埃政权实行禁酒政策,列宁说:伏特加和其他流毒会把我们领回到资本主义时代。

  但没有伏特加,就没有俄罗斯。要不是伏特加,禁酒的苏联共产党政权可能延续不了70年。上世纪30年代,为加强备战,斯大林下令取消禁酒令,大量生产伏特加,以支持国家财政,为苏联挣回15%以上的财政收入。到了70年代,伏特加为国家财政贡献30%的收入。直到今天,它仍给俄国带来超过5%的国家财政收入,去年高达32亿美元。

  烈酒泡出的民族性

  伏特加同样泡出了俄罗斯的民族性:心大,胆大,魄力大,常给世界惊讶。大国沙文主义、宏大才美的心理取向、大国就是强国的政治观,从某种角度看,正是酒家气氛

  二战时苏军在首都即将遭受灭顶之灾的最后十几天,居然展开反攻,一口气把红旗插到柏林城上。冷战中苏联宇航员返回地面被确信无法生还时,赫鲁晓夫下令国家电视台直播英雄为国殉职的壮烈场面,让全体人民为他送行。科索沃战争期间,看来只有打口水战能力的叶利钦出奇制胜,让俄军成为第一支出现在科索沃的外国军队……这些震撼世界的举动,也许只有喝过伏特加酒的人才有魄力做出。 好酒的俄罗斯人喜欢扎堆,集体主义和平均主义可谓根深蒂固。因此共产主义理念无需太多的宣传,就能在民间得到响应。无论在酒桌上、农庄里,还是在政府内,一旦形成共识就要大家遵守,不允许也懒得去特不同政见

  酒喝多了,也养成俄国人迷迷糊糊随大流的习惯,俄国的法律注重保护国家而不在乎个人利益,领袖像农庄主那样置于法律之上。俄国人办事懒散,不要忙着回答,而要忙着倾听是教条。他们喜欢运用原则上可行这个模糊的术语,以倒在热情地承诺后有机会做出灵活的修正。

  伏特加是俄国和波兰的国酒,是北欧寒冷国家十分流行的烈性饮料,他的历史悠久,产生于14世纪左右,其英文名为VODKA,出自于俄罗斯的一个港口名VIATKA,含义是生命之水

  俄罗斯因气候原因,人们以嗜酒著称,所以,伏特加的需要量极大。不论在任何时期,伏特加的销量都不曾递减。前苏联时期,戈尔巴乔夫曾发动过一场规模不小的反酗酒运动,倡议减少伏特加的销量,引起了全社会的轩然大波。响应者寥寥无几,最后以失败告终。伏特加在俄罗斯已有五百多年的漫长历史,依靠它俄罗斯人才得已渡过漫长寒冬和战争时期的艰难岁月。由此可见,伏特加与俄罗斯人有着不解的缘份。

  好的伏特加用黑麦和山间清泉水酿成,比如像金环牌大使牌,不过市面上少见,大多被拿去出口外销。大路货伏特加用小麦或土豆加水酿成,味道远比上述品牌逊色得多,首先小麦、土豆比不上黑麦,其次水的质量远达不到清纯的地步。较为常见的有首都牌莫斯科牌水晶牌首都牌伏特加味道发甜,较柔和;“水晶牌温润中略带辛辣,苦中有甜。这些伏特加都属于中度酒,不高于45度。

  在喝不到祖国产的好伏特加时,俄罗斯人的眼光便瞄向进口的伏特加。特别是美国产的古典牌和瑞典产的史米诺夫牌,有伏特加之冠的美称,不仅装潢讲究,酒的味道也不错,受到俄罗斯人的一致称赞。尽管物价每日每时地飞涨,人们囊中羞涩,但进口酒伏特加销量不减。

  一口干掉是俄罗斯人的喝酒方式

  俄罗斯人喝伏特加,具有梁山好汉之气魄,再烈性的酒也是一口闷,随后紧握拳头,的一声吐出酒气。好的佐餐食品一般有薰鱼、肉、鱼子酱、火腿肉、腌黄瓜、沙拉、蘑菇等俄罗斯美食。其实喝好酒须慢功,轻斟浅酌才能品出真滋味。也许俄罗斯人的这种喝法才称得上喝出了气魄,喝出了胆略。

  伏特加的畅销也带来一系列问题,比如冒牌酒、质次的酒也涌人真酒的货架中,以次充好、滥芋充数、欺骗顾客。有的假酒外观上被伪装得天衣无缝,看似无可挑剔,实则酒精过量,有的甚至危害人的生命安全。为此,电视台不只一次曝光披露假冒伪劣品,以告诫人们谨防上当受骗。

  伏特加还导致另一个人们谈论已久的问题:酗酒。由于气候原因,冬季喝酒能补气、强身、抗寒,有诸多好处,这也是俄罗斯人喜欢饮酒的重要原因。

俄罗斯的饮酒文化

  俄罗斯伏特加最初用大麦为原料,以后逐渐改用含淀粉的马铃薯和玉米,通过重复蒸馏,精心过滤的方法,除去酒精中所含的毒素和其它异物的一种纯净的高酒精浓度的饮料。 由于在人们的印象中前苏联各联盟尤其是俄罗斯酗酒的人较多,所以人们误认为伏特加酒一定是一喝即醉的烈性酒。其实,伏特加的酒度在40度至50度之间,与白兰地、威士忌、朗姆酒、金酒差不多,只因国外习惯以40度酒度作为烈性酒的分界线,所以它被视为烈性酒。

  俄罗斯伏特加酒液透明,除酒香外,几乎没有其它香味,口味凶烈,劲大冲鼻,火一般地刺激,其名品有:波士伏特加(Bolskaya)、苏联红牌(Stolichnaya)、苏联绿牌(Mosrovskaya)、柠檬那亚(Limonnaya);斯大卡(Starka)、朱波罗夫卡(Zubrovka)、俄国卡亚(Kusskaya)、哥丽尔卡(Gorilka)。自从1917前苏联十月革命后,很多俄罗斯人流亡国外,同时也把酿造伏特加酒的工艺和秘方带出国门,所以现今世界有很多国家都生产伏特加酒。

分享到:
条回复网友回复
提 交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俄罗斯旅游中文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注:500字以内)
数据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