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世纪俄罗斯文学

2015-01-04

  回顾俄罗斯文学的历史星空,19世纪的文学创作是最为耀眼的一颗。

  俄罗斯文学研究者们把从普希金到契诃夫的这一段时期称之为一个群星璀灿的“黄金时代”,把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一段时期称之为“白银时代”。这一百多年的俄国社会正处在一个深刻变动的前夜。这一时期的俄罗斯文学具有某种超前性,犹如早就在夜空中飞翔的一只“夜莺”,但这却是一只不无痛苦的“夜莺”,它的歌声中既怀有希望,又深含苦恼。这时期的一些天才的俄罗斯作家以其特有的文学家的敏感,已经预先感觉到了即将来临的社会和精神变动的某种彻底性和复杂性。而这一时期文学家们的文学创作也反作用于这一变革的历史时代,对其产生过深刻、有力的推动作用。因此,19世纪文学被称为俄罗斯文学史上一道最亮丽的风景线。

  普希金的作品中,已出现了这一时期特有的思想者形象,如奥涅金等,他们既有良好的文化素养和优裕的生活环境,又具备思想者的怀疑和探索的精神,然而又极度紧张不安,找不到灵魂的栖所,感觉到自己的空虚无力,于是或走向冷漠、消沉,或将激情和生命的热力随意地掷于最后既伤人亦伤己的生活和爱情事件,他们是思想者,同时又是社会上的“多余人”,还可以说是日后“虚无主义者”的某种雏型。

  莱蒙托夫主要继承了普希金的这一方面,《当代英雄》中才智突出、精力过人的的主人公毕巧林,他轻视功利乃至生命本身,轻掷自己的生命,对别人的生命和爱情表现得冷酷无情,这已接近于是一种绝望之举。莱蒙托夫的诗篇中也笼罩着一种沉郁和孤独感,他自己和普希金一样在决斗中被杀。

  果戈理则继承和发展了普希金的另一面,即深切地关注和描写小人物命运的一面,由此并发展出自然写实的一派,对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早期作品产生过重要影响。果戈理自己的思想与其笔下的人物保持着某种距离,这直接表露于他晚年发表的《与友人书简选》中。

  屠格涅夫常居国外,正是他使俄罗斯文学与西欧文学有了一种更紧密的联系,开始把俄罗斯文学推向世界,他与后来的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契诃夫一样,是享誉世界的大作家。他的长篇小说直接反映时代和社会,思想者和“新人”的形象更为丰满、多样和新颖,其中既有热烈而软弱的罗亭、涅日达诺夫,又有坚定的革命家英沙罗夫,务实的科学家巴札洛夫和实业家沙罗明等。在屠格涅夫笔下,体现出一种更为鲜明的对纯美、纯艺术的追求。其中短篇小说为个人生活和爱情划出了一块空间,然而他的心底仍然是深深悲观和忧伤,这在他后期的散文之中较为突出。

  而在大致同时期的俄罗斯文学中,也开始涌现出一种具有较强烈的政治性和战斗性的潮流,主要表现在别林斯基、车尔尼雪夫斯基和杜勃罗留波夫的评论文学中。《怎么办》中的“新人”拉赫美托夫、薇拉身上直接承载着一种思想,一种新的社会理想。他们不再是犹豫不决的,而是一往无前地向着理想迈进。而同样被归为“革命民主主义者”的赫尔岑实际上与他们有很大区别,他由于命运的拨弄而长期流亡国外,更多地被视为一个政论家和政治活动家,其思想在深入观察俄罗斯与西欧的过程中达到了一个既坚持自由主义的理念、又对“现代性”进行深刻反省的层次。

  契诃夫可以说是“黄金时代”的殿军,是这一时代的最后一座高峰。他的幽默到后来越来越多地注入了一种无法排遣的忧伤,他处在一个政治上严密控制而革命的地火正在蕴酿的时期,他不怎么直接谈思想,那不是他的擅长,他与政治和宗教都保持着一定距离,他的态度是温和的,深深地不满意于平庸的生活却也并不施以猛烈的攻击和搅乱,只是在精神的深层次上表露出一种默默的等待和不安的希望。此时,一般认为是属于“白银时代”的许多作者也已活跃,但他们更多地是投入了对艺术形式的无穷探索和新颖追求,尤其表现在诗歌方面,而契诃夫以其对人的处境和命运的关注却仍可说属于上一个时代——那在形式上主要是为一个小说的时代,但至契诃夫已非长篇巨制,在他的作品中也没有了早期如普希金那样的单纯和明朗。

分享到:
条回复网友回复
提 交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俄罗斯旅游中文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注:500字以内)
数据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