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旅游中文网 > 异域风情 > 名人明星 > 普京为何要否定列宁和十月革命

普京为何要否定列宁和十月革命

2017-11-17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张盛发

  

  作为一个信奉纪律、秩序和稳定的民族主义者,普京反对任何形式的革命,所以,普京对列宁、十月革命和苏维埃政权的评价总体是消极和否定的。普京希望社会各界对十月革命进行客观、公正和全面的研究,通过十月革命100周年纪念活动实现俄罗斯社会的和谐与和解。普京对列宁和十月革命的立场和评价反映了普京的民族主义价值观、历史观和执政理念。

  在俄国十月革命100周年来临的时候,俄罗斯总统普京对列宁和十月革命的态度和立场无疑是非常令人关注的。因为它不仅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俄罗斯官方对100年前历史事件的总结和评价,同时也反映了俄罗斯部分民众对布尔什维克先辈们所走过道路的思考和看法。

  近年来,尤其是今年国内出现了不少有关这方面内容的文章,它们在介绍俄罗斯社会各界对十月革命评价的同时,也从不同角度解读了普京本人有关十月革命的态度。譬如,2017年3月17日,《环球时报》刊登了“100年后的今天,俄罗斯如何看1917年革命”的文章。该文在谈到“普京的态度”时指出:“2016年1月,普京在全俄人民阵线论坛上发表讲话时称,他仍保存着苏联共产党党员证,而且他至今喜欢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思想。”

  (普京称其仍保留着苏共党员证。左图为苏共党员证,右图为俄共现在的党员证。两者格式一致,但内页文字不同。)

  陈红在刊登于《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17年第5期)的“俄罗斯关于十月革命的不同评价”一文中写道:“普京本人一方面曾表示他仍保存着苏联共产党党员证,而且至今喜欢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思想;另一方面曾指出,1917年俄内部政权发生剧烈晃动最终使得国家从内部崩溃。”

  吴恩远在“普京与十月革命100周年”(2017年6月20日)一文中介绍了“普京以评价十月革命上的二元对立思想促成社会和谐”:“1、承认十月革命的世界历史意义,对革命过程中一些行为提出批评。”“2、承认共产党所建立的苏维埃政权对俄罗斯历史发展的贡献;同时批评CP是‘极权体制’。”

  (2016年,普京在一个月之内曾先后两次公开抨击列宁)

  众所周知,普京具有浓厚的历史情愫和较高的历史素养。在他长达17年的总统—总理—总统的执政生涯中,对历史尤其是苏联时期历史有过许多评述,甚至还发表过不逊于专业人士的史学文章。不过,普京以往对历史事件和人物的评价主要集中于斯大林时期和斯大林本人,相对来说,较少涉及列宁和十月革命。

  2016年,随着筹备十月革命100周年纪念活动的进行,普京开始对列宁、十月革命和苏维埃政权等问题频频发声,在一月之内,居然先后两次公开抨击列宁。

  1月21日,这一天恰巧是列宁92周年忌日,在讨论国家科技发展长期战略制定和实施问题的总统科学与教育委员会会议上,在谈到思想方向控制问题时,普京非常突兀地把列宁的自治化思想作为批评的鞭子,指责它是导致苏联解体的原子弹。

  事情的起因是俄罗斯库尔恰托夫研究所所长米哈伊尔·科瓦利丘克所提出的有关由主导性组织控制思想方向的建议。他在会上说:“你们知道,帕斯捷尔纳克有一首短诗《高雅之病》,他在诗中分析了十月革命,最后,他这样描写列宁:‘当我真切地看到列宁时,我就不断地思考着他作为第一号人物敢作敢为的身份和权利。’答案是这样的:‘他控制了思想方向,只是因为他控制了国家’。”科瓦利丘克据此认为:“我们的问题在于,我们应当寻找到能够控制具体的思想方向的组织,只要有了这些有创造力的组织,就能这么做,如果它们是有的话,就要在管理上帮助它们。”

  普京在最后的讲话中对上述建议作出了回应:“关于主要问题——控制思想方向。这当然是正确的。(对着科瓦利丘克说)米哈伊尔·瓦列季诺维奇,控制思想是正确的。重要的只是要让这种思想产生所需要的结果,而不是象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引注)带来的结果。这种思想本身是正确的。最终这种思想导致苏联解体,就是这样。有许多这样的思想:自治化等——在被称为俄罗斯的大厦下面埋下了原子弹,它后来爆炸了。”

  普京对列宁的批评只有结论没有论证,顿时在国内引起一片惊愕,并且招致左翼政党的猛烈批评。俄共中央主席团委员В·拉什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总统在这个问题上是“极其错误的”:“他可能没有阅读那些有关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活动和生活的现有书箱。我认为,弗拉基米尔·伊里奇所奠定的基础至今仍为普京在自己生活中所利用。”“俄罗斯共产党人”中央委员会副主席С·谢尔盖·马林科维奇声明:“不能同意对我们国家领导人弗拉基米尔·伊里奇的否定评价。当然,所有人都有权说出自己的评价。非常遗憾的是,在列宁纪念日听到了如此不公正的讲话。”他愤然表示,“我们坚决谴责这样的评价。”

  总统发言人佩斯科夫迅即为普京上述讲话进行辩护:“总统讲了他的观点。这未必应当成为愤怒的理由,倒是可以成为不同意的理由,但是,没有什么可以愤怒的。每个人包括总统都有权对某个历史人物持有自己的态度。”

  强悍的普京当然不会退让,而且在几天后对上述问题展开了进一步的大胆论述。1月25日,在全俄人民阵线地区论坛会议上,一名来自阿斯特拉罕州的历史教师Д·布兹古洛夫要求普京谈谈他“对苏维埃国家创建者(列宁)的态度”时,普京顺势借题,侃侃而论。

  普京先是介绍了他在苏联时期的党员生涯,随后广泛谈论了他对共产主义思想、布尔什维克、十月革命、苏维埃政权、计划经济、列宁关于成立苏联的方案及其与苏联解体关系等问题的立场和观点。概括起来,普京讲话的主要内容是:

  一,说明自己曾经是一个不错的苏共党员。他说:“您(提问者——引注)知道,我同数百万苏联公民(原文如此——引注)和2000多万党员一样,曾经是苏联共产党党员,并且不仅仅是党员,我还在被称为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的组织里工作了几乎20年。这个组织是被人们称作党的武装队伍的非常委员会(契卡)的继承者。如果一个人因某种原因退党,那么他就会立即被克格勃解职。我不是因为需要才入党的,我不能说我是有坚定信念的共产党人,但是我对此却非常珍惜。与许多干部不同,从党的角度看,我不是干部,我是普通的党员。与许多干部不同,我没有扔掉党证,也没有烧毁它。现在,我不想谴责任何人,可以有不同的动机,怎么做,这是他们的事情。苏联共产党崩溃了,我的党证至今仍在某个地方放着。”

  二,认为共产主义的一些基本原理来自圣经。他说:“我曾经非常喜欢并且至今仍然喜欢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思想。如果我们看看曾经在苏联广泛发行的共产主义建设者守则,它很大程度上让人想起圣经。这不是开玩笑,它实际上就是圣经中的摘录。思想是很好的:平等、博爱、幸福,但是这些优秀思想在我们国家的实际执行却远离了空想社会主义者圣西门和欧文所阐述过的内容。我们国家不象太阳城。”

  这里需要补充的是,早在2012年12月10日,在第三次总统竞选获胜后会见竞选运动支持者时,普京就以不屑的口吻认为共产主义原理来自宗教:“我们必须知道苏联解体和主流意识形态崩溃后发生了什么?须知没有出现任何可以取代的东西。顺便说一下,我不知道,持左翼观点的同事是否会骂人或者同我进行争论,但是须知,在共产主义意识形态里基本的原理都来自传统的世界宗教。”“共产主义建设者守则是什么东西?都是圣经里的东西,或者看看古兰经:不偷窃,不杀生,不要对别人之妻有非份之念。那里都写着,就是取自那里。”

  三,谴责苏维埃政权进行镇压。他说:“所有人都指责沙皇政权进行镇压。苏维埃政权的建立又如何开始的呢?从大规模镇压开始的。我不谈规模,但是就是这么一个触目惊心的例子——这就是消灭和枪决包括孩子在内的沙皇全家。对于必须根除可以说可能的继承人,可能有某些思想上的考虑。但是,为何要杀死博特金医生?为何要杀死仆人——一般来说他们是无产阶级出身吧?为了什么?为了掩盖罪行。”

  普京说明苏维埃政权的镇压影响了他的思想立场:“您知道,我们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情。同那些手执武器同苏维埃政权作战的人打,那好,而为何要消灭神甫呢?仅仅在1918年就有3000名神甫被枪决,而在十年内枪决了1万名神甫。在顿河有数百人被投入冰块下面。当你现在思考这些的时候,当出现了新的信息时,许多事情就要作另一种评价了。”

  普京还郑重其事地摆出了材料:“这是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在其中一份(在我看来)致莫洛托夫的信函中写的,我们消灭越多的资产阶级和神职人员的反动代表,那就越好。您知道,这种态度与我们以前对政权本质的看法怎么都不相符。”

  四,指责布尔什维克在一战中为了私利背叛祖国。他说:“布尔什维克党在瓦解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线方面的作用也是众所周知的。发生了什么情况?我们输给了一个战败国,几个月后,德国就投降了,而我们则输给战败国——这是历史上独特的事例。为了什么?为了权力斗争。今天了解了这种情况时,我们应当如何评价这种给国家造成很大损失简直是巨大损失的情况?”

  五,批评苏俄的经济政策。他说:“必须知道为何他们转向新经济政策?是因为粮食征集制没用了,不能起作用了。不能保障向大城市提供粮食。所以他们转向了市场经济,转向了新经济政策,随后他们很快又把它推倒了。”

  (苏联计划经济时代,民众排队买粮食)

  六,评论苏联计划经济的优劣。他说:“计划经济有一定的优势,它可以集中全国的资源来执行最重要的任务。医疗保健问题就是这样解决的,在这方面当时共产党的功绩是绝对的。教育问题就是这样解决的——当时共产党的功绩是绝对的。国防领域的工业化问题就是这样解决的。我认为,如果不是集中全国的资源,苏联是无法准备同纳粹德国战争的。失败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对于我们国家、俄罗斯民族和苏联其他民族来说,失败的后果是灾难性的。所以,这是绝对的优点。但是,对变化、技术革命和新技术制度的迟钝最终导致经济的崩溃。”

  在一番高谈阔论后,普京又回到了前两天引起舆论震惊那个关于列宁埋下苏联解体炸弹的话题:“最后,最主要的是,我为何说必须以另一种方式看待当时的苏维埃国家领导人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所制定的思想。我们在谈论什么?我说了什么?说的是在我们国家的大厦下面埋下了炸弹。我指的是什么?现在就具体了:我指的是斯大林和列宁就如何建立新的国家苏联而进行的一场争论。”

  普京赞扬斯大林在同列宁的争论中才是正确的:“如果您是历史学家,您就应当知道,斯大林当时制定了未来苏联自治化的思想。按照这种思想,未来国家的所有其他主体都应当在拥有广泛权力的自治基础上加入苏联。列宁批评斯大林的立场并且说,这是不合时宜的错误思想。更为重要的是,他提出了这个国家所有未来的主体都要加入的思想,而当时有四个主体: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被称为外高加索联邦的南俄……”

  普京认定列宁当年有关成立苏联的思想就是一棵定时炸弹:“所以,列宁主张苏联国家建立在他所说的基础上,我可能搞错,但是思想是清楚的,完全平等,拥有退出苏联的权利。这就是我们国家大厦下面埋下的一棵定时炸弹。不仅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实质上是一个单一国家的各民族被划定边界,划定到某些领土上,并且边界是随意确定的。”

  最后普京的结论清晰明白:“这样,可以设想,文化自治是一个方面,拥有广泛国家权力的自治是另一方面,而可以退出国家的权利是第三方面。最终,连同无效的经济和社会政策一起导致国家解体。这就是定时炸弹。”这里非常需要注意的是普京对苏联解体原因的解释:组成苏联的各主体拥有退出联盟的权利加上无效的经济和社会政策。这一观点与普京在2015年认为苏联解体是内部原因的看法也是一致的。

  实际上,这也是普京近年来罕见地在单次讲话中如此集中地阐述他对苏联早期历史问题的看法,因而引起了俄罗斯国内外的广泛关注和不同解读。许多人关注和渲染普京保留党证的情节和至今喜欢共产主义思想的坦白。笔者愚钝,从普京讲话上下文背景再结合普京价值观看,只能从他的这部分讲话中捕捉到如下的含义:其一,诚如普京自己所说,他并不是一个思想坚定的共产党员。他保留党证并不证明他对党忠诚,不过是想要展示他个人品质中敢作敢当的大义和不悔:一些党员干部在苏联解体时烧毁了党证,然而作为普通党员的普京却依然保留着。其二,普京说他至今仍然喜欢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思想,只是从他所理解的它们同圣经等宗教教义相同的角度出发,这与其说是热爱和喜欢,不如说是调侃和不屑。

  普京在上述讲话中还特意作出说明:“我现在所说的东西,这是我个人的结论和个人的分析。”但是,不管如何,普京的讲话非常清楚地表达了他对列宁、十月革命和苏维埃政权的否定态度。事实上,这样的态度在普京长期的总统和总理的执政生涯中都是有迹可循的。

  鲜为人知的是,还在1999年在莫斯科大学一次典礼上发表有关即将过去的20世纪教训讲话时,不久前刚担任总理的普京就以援引的方式使用“十月政变”的名称。普京以自问自答的形式说:“为什么国家发生了1917年革命,或者就如人们所称的十月政变?是因为当局失去了团结……以及大部分民众的物质福祉跌到了最低点。”

  在10多年前的第二个总统任期时,普京就对十月革命作出了明确的否定评价。2006年4月27日,在纪念俄国议会(国家杜马)成立100周年招待会上讲话时,普京称赞1906年成立的第一届国家杜马的活动是“俄罗斯追求民主”的“鲜明例证”,提供了“极为丰富的立法经验”。经验之一就是政治妥协的必要性:“进行对话和协调立场的议会传统在今天仍然有重要的意义。”他悲叹:“1917年革命终止了经选举合法产生的代表机构的活动。对此我们不应当忘记。我们不应当忘记政治极端主义可能给我们国家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

  2012年6月27日,在联邦委员会会议上谈到筹备一战爆发100周年纪念活动时,普京抱怨一战成了“一场被遗忘的战争”,之所以被遗忘就是因为“在苏联时期这场战争被称为是帝国主义的”。普京不指名地批评布尔什维克在一战中背叛国家:“我们国家在这场战争中输给了战败者。这在人类历史上是独一无二的事情!我们输给了战败的德国。实际上是向德国投降了,而之后它又向协约国投降了。这是当时的国家领导背叛民族行为的结果。

  这是清楚的,他们对此感到害怕,他们不想说它,所以他们隐瞒了这一点并且让自己背上这座十字架。”普京指责苏俄政府同德国签订《布列斯特和约》是为了一党私利并让国家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要知道这一失败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在他们投降后我们失去了什么!国家广阔的领土和巨大的利益被交出去了,不清楚这样的付出是为了什么样的利益,是为了只是一个集团的党派利益,它想稳定自己的执政地位。但是随着时光推移,我们现在必须重提此事,因为那些为祖国利益献出生命的人不应该被遗忘。”

  2013年3月14日,在会见俄罗斯军事历史协会成立大会与会者时,普京对十月革命同时使用了两个名称:十月起义和政变。当时在谈到苏芬战争(1939-1940年)时,普京表示:“我认为,在利用芬兰部队的武装支持后,布尔什维克试图纠正他们在1917年所犯的历史错误,这些芬兰部队当时是俄军的一部分,但是被维持下来了,众所周知,他们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十月起义、政变。”

  2014年,在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00周年活动中,普京又公开表达了对沙俄政府的赞扬和对布尔什维克的谴责。2014年8月1日,普京在一战阵亡俄国军人纪念碑揭幕仪式讲话中公然为沙俄政府评功摆好。他说:“在许多世纪里,俄国主张建立国与国之间牢固和信任的关系。一战前夕就是这样,当时俄国竭尽全力说服欧洲和平地、不流血地解决塞尔维亚同奥匈帝国的冲突。但是俄国的声音未被听取,它不得回应挑战,去保卫兄弟的斯拉夫人民,保护自己及其公民免遭外部威胁。”因此,他明确断言,“一个世纪前俄国被迫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2017年,当十月革命100周年来临的时候,普京进一步明确了他对十月革命的立场和态度。6月15日,在同网民连线节目中回答有关圣彼得堡圣以撒大教堂命运时,普京严厉谴责十月革命后苏维埃政权的宗教政策。他说:“十月革命后,国家竭尽全力摧毁我们的精神根源和宗教根源。做得非常坚决和残酷。许多教堂被毁灭和拆除。当时国家试图创造一种准宗教,以共产主义建设者守则来代替圣经。这样做没有产生任何结果。许多教堂被拆除,大量的神职人员被消灭,直接消灭了。就在集中营里被枪决了。”

  10月19日,在瓦尔代俱乐部国际会议讲话中谈到100年前革命时,一方面,普京认为,“1917年俄国革命”的结果是“各种各样的”,消极后果和积极后果是“紧密相缠的”。另一方面,普京质问:“不通过革命,而是沿着演变的道路——不付出国家遭到毁坏、千百万人命运受到残忍损害的代价,沿着渐进的持续前进的道路,难道就不能发展了吗?”普京认为,“在1917年革命后初期阶段,新建立的国家试图实行的社会模式和意识形态在很多方面是乌托邦的”。

  有意思的是,在普京眼里,十月革命的结果居然是让西方得益匪浅:虽然苏俄的社会模式和意识形态是乌托邦的,但是,它们“有力地推动了世界各地的改革(这是非常清楚的事实,这也是必须承认的),引起了人们对发展模式进行认真的重新评估,产生了竞争和竞赛,我要说,很大程度上正是所谓的西方从中获得了好处”。

  “我指的是什么?这不仅是所谓冷战结束后的地缘政治胜利。20世纪西方的许多成就是对完全不同东西的回答,是对苏联挑战的回答。我指的是,生活水平的提高,强大的中产阶级的形成,劳动市场和社会领域的改革,教育的发展,人权包括少数民族权利和妇女权利的保障,种族隔离的废除——我提醒一下,还在几十年前这在许多国家包括在美国是一个可耻的做法。”也就是说,十月革命及其后的苏俄和苏联的存在迫使西方国家在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进行改革,从而让它们取得了许多成就。

  此外,在叶利钦时期的基础上,普京还通过法令形式进一步修改有关11月7日节日的名称和内容。在苏联时期,11月7日一直是作为伟大的十月革命节庆祝的。苏联解体和新俄罗斯建立后,1996年11月7日,根据叶利钦总统令,11月7日由十月革命节变为和谐和解日。普京就任总统后通过几次总统令又对11月7日进行了多次修改。2004年12月30日,普京签署总统令,确定11月7日为俄罗斯军人荣誉日,增设11月4日为人民团结日。2007年3月1日,普京再次以立法形式把11月7日作为国家纪念日定为十月革命日。在普京的两次总统令下,11月7日都已经不再是国家法定的休假日了。显然,普京不愿意再使11月7日具有全民同庆的节日色彩。

  还应当指出的是,在当今俄罗斯社会有关十月革命评价尖锐对立的情况下,存在着“十月革命”和“十月政变”两种针锋相对的名称。虽然普京有关十月革命的立场和态度也是众所周知的,但是作为全民总统的普京,还必须煞费苦心地在两种不同的意见上保持着表面的平衡和中立,并且正在努力以“俄国大革命”的更大概念来收编“十月革命”和“十月政变”。所以,普京在讲话中特别是在正式的公文里较少使用“十月革命”的名称,基本不用“十月政变”,而是使用带有中立色彩的“1917年革命”的名称,譬如他在2016年12月19日签署的《关于筹备和实施俄国1917年革命(Революция 1917 года)100周年纪念活动的总统令》。

  尽管普京对列宁和十月革命的立场和评价是否定的,但是,列宁以及由他领导的十月革命在俄罗斯民众中仍然拥有大量的支持者和赞扬者。根据俄罗斯民意调查机构“列瓦达”的数据,在2017年3月进行的民调中回答列宁在俄国历史上发挥了什么样作用时,56%的民众回答是正面的作用。在该机构同年3月进行的另一项民调中,将近一半的民众(48%)认为十月革命在俄国历史上的作用是正面的。

  可见,在这方面总统普京的观点同民众的态度是有很大差距的。普京似乎注意到了这种情况,并且试图缓和对列宁的敌意态度。2017年5月4日,在国务委员会和总统经济社会发展指标落实监督委员会联席会议上,在谈到一些官员对2012年5月总统指令执行不力时,普京匿名援引了列宁的一段话:“在十月革命100周年之际不妨回忆一下著名的经典作家,他当时谈到了这样一种情况,即,手续上无懈可击但实质上却是嘲弄。这要比不执行相关总统令所规定的准则更为糟糕,或者要么按计划废除它们而不是报告未完成义务的执行情况。

  这是更加糟糕的情况,因为这歪曲了我们工作的实质。”“手续上无懈可击但实质上却是嘲弄”是列宁在《关于粮食税的报告》(1921年5月27日)中所说。列宁的原话是:“我们的人却不会认真地把事情做下去。有没有把那些办事拖拉的人送交法院呢?工作或农民为了一件事,不得不到一个机关去四五趟,最后得到一个在手续上无懈可击、实质上却是一种嘲弄的答复……”普京在这里的引用并没有太大的意义,只是试图在形式上稍微弥合一下他同部分尊敬列宁的民众在立场上的差距而已。

  考虑到当今俄罗斯社会各个阶层的不同立场、情绪和反应,普京似乎也无意把自己的评价强加社会,他曾多次表示希望对十月革命进行客观的全面的研究,要求通过纪念活动实现俄罗斯社会的和谐与和解。

  2016年12月1日,普京在国情咨文中说:“即将到来的2017年是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100周年。这是再次探讨俄国革命原因和性质的极好的机会。不仅就史学家和学者而言——俄罗斯社会需要对这些事件进行客观的、诚实的和深刻的分析。”

  普京强调:“这是我们共同的历史,需要以尊重的态度对待它。俄国和苏联杰出的哲学家阿列克谢·费多罗维奇·洛谢夫对此有过论述。他写道:‘我们知道我们国家布满荆棘的整条道路,我们知道贯穿斗争、匮乏和苦难的沉重岁月,但是,对于自己祖国的儿子来说,所有这些都是自己的、不可割去的和家乡的东西。’”

  “我相信,我们绝大多数公民对祖国就是这样一种感觉,而我们需要吸取历史教训首先就是为了实现和解,为了加强我们今天得以实现的社会和谐、政治和谐和公民和谐。”

  “不允许把过去的分裂、仇恨、委屈和残酷带到我们今天的生活中,不允许利用实际上触及俄罗斯每个家庭的悲剧进行投机以达到自己的政治利益和其他利益。”

  12月19日,普京签署总统令,要求俄罗斯历史协会组建专门筹备十月革命100周年纪念活动的委员会,制订和确定筹备和实施俄国1917年革命100周年纪念活动的计划,责成文化部必须提供该委员会活动的组织技术方面的保障。

  12月23日,普京在每年一度的新闻发布会上谈到俄国历史及其各种观点时表示,“反对无休止地加剧这些问题。辩论正在激烈地进行,这没有什么特别的,这是正常现象。有人喜欢。我们这里有人对过去事件和发展前景持较为自由主义的观点,有人则持较为保守的传统观点。我们总是有本土派和西方派。但是在我们现在回忆1917年事件的时候,在我们明年将要纪念从2017年开始的革命事件100周年的情况下,我们应当使事情走向和解,互相靠近,而不是破裂和紧张。”

  也就是说,俄罗斯十月革命100周年纪念活动的主旨就是实现国内和解和谐,避免社会动荡和分裂。

  不管如何,普京对十月革命的评价已经确定了俄罗斯纪念十月革命100周年的主调:研究而不是庆祝革命:吸取教训而不是炫耀成就。2016年12月27日,在俄罗斯历史协会会议上,俄罗斯历史协会主席、俄罗斯联邦对外情报局局长、原国家杜马主席С·纳雷什金表示:“对于俄国革命这样事件的纪念日,不必举行隆重的纪念活动,不必进行庆祝,而首先是深刻地认识100年之久的事件,主要的是,吸取不仅对于俄国而且世界的最重要的教训。”他还指出,100周年对于后代来说具有巨大的象征意义;年轻一代成长起来了,他们从来没有庆祝过革命的周年。2017年3月29日,纳雷什金在“俄国1917年革命100周年”国际学术讨论会上指出,100周年纪念可以而且应当明确:如果说革命起了分裂的作用,那么,有关革命的记忆则可以起到团结与和解的作用。

  综上所述,可见普京对列宁和十月革命的立场和评价总体上是否定的,这归根结底是普京价值观、历史观和执政理念的反映。

  普京的价值观具有鲜明的民族主义特征。早在2005年4月25日,普京在国情咨文中谈到民主问题时认为俄罗斯和欧洲的价值观是一致的。他承认:“俄罗斯曾经是当然仍将是最大的欧洲国家。由欧洲文化历经磨难而提炼出来的自由、人权、公正和民主的理想多少世纪里一直是我们社会明确的价值取向。”同时他强调:“俄罗斯是一个按照自己人民意愿选择了民主的国家。它接受所有被普遍承认的民主准则,自己走上了这条道路,它将根据自己的历史特点、地缘政治特点和其它特点,自行决定何种方式能够确保实施自由和民主的原则。俄罗斯作为主权国家能够并且将自主地为自己确定沿着这条道路前进的期限和条件。”普京既承认民主的普遍性,又强调民主的民族特征,最终使他的民主观变成了具有俄罗斯特色的主权民主论。

  尽管在西方国家眼里普京是俄罗斯的独裁者,但是普京却认为俄罗斯是民主国家。2017年6月5日,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记者凯莉在采访普京时语词极为尖锐:“许多美国人都听到过‘弗拉基米尔·普京’的名字。他们认为,他管理着一个充满腐败的国家,在那个国家里,发表批评性言论的记者被打死,持不同政见者可能要坐牢或者更糟。您要对有这样想法的人说些什么?”普京的回答是:“我想说的是,俄罗斯正在沿着民主的道路发展。这是毫无疑义的,谁都不应当对此表示任何疑问。我们这里在某种内部政治斗争以及还有某些事件过程中发生的情况,发生的某些事情,对于其他国家来说是一样的,对此我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的。我们有反对派的集会,我们的人民有权表达自己的观点。”

  普京的历史观当然也是民族主义的历史观。普京就任总统前,曾经对苏联历史作出否定的评价。在1999年底发表的《千年之交的俄罗斯》一文中,普京总结性地写道:“或许主要是:苏维埃政权没有使国家繁荣昌盛、社会快速发展和人民获得自由。而且,用意识形态的方法处理经济使我们国家注定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无论承认这一点是那么痛苦,但是,几乎在70年时期里,我们一直行走在脱离人类文明康庄大道的死胡同里。”

  2000年3月就任总统后,出于整顿国内乱象和建立秩序考虑,同时也为了加强个人集权,普京开始一分为二地看待苏联历史,赞扬斯大林为国家作出的贡献,试图寻求和借鉴苏联时期的积极因素。譬如,他要求保留苏联时期的国家象征和称号,他主张学习30年代时期国防工业现代化突破性发展的做法,他赞扬在斯大林领导下苏联取得了卫国战争伟大胜利,他质问除了斯大林时期的集中营和镇压为何不回忆其他的东西,他断言苏联时期不存在民族问题。

  但是,另一方面,在意识形态和国家制度的层面上,普京坚持对斯大林主义和苏联制度的批判态度。2011年8月1日,时任总理的普京在向青年教育论坛上发表的讲话中,在回答俄罗斯是否应当回归极权主义政权时断然予以否定:“有点遗憾。遗憾是因为这是无效的管理方式。尤其在当代条件下这绝对是一条死路,因为完全是极权主义政权的因素……最主要的是它产生了损害。当然,在斯大林主义时期成千上万的人死于集中营,这是很可怕的。但是更为重要的是,极权主义和管理方式完全扼杀人的自由和创造积极性……结果就是经济、社会领域和政治变得无效。这样国家的结果也就注定了。苏联发生的事情正是这样。我们不是都不想让这种事情重演吗?这就意味着,我们不必这么做。”

  2013年4月25日,在同网民对话节目中,普京再次批判和否定斯大林主义。他说:“斯大林主义是同个人崇拜、大规模违法、镇压和集中营相联系的。俄罗斯没有类似的东西,并且我希望永远也不会再出现这些东西了。我们的社会已经是另一种社会,任何时期都不会允许出现这种东西了。”

  普京的执政理念是,加强国家控制和管理,强调社会秩序和稳定,发展经济和改善生活,不断增强公民的经济福祉。普京早年曾经长期在特工部门供职,后来还担任过联邦安全局局长和联邦安全会议秘书。这样的特殊经历使普京信奉命令、纪律和个人利益服从国家利益,形成了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信念。普京的目标就是建立一个既不同于西方民主国家又区别于本国历史上他所说的极权主义的自成体系的俄罗斯强国。

  2011年4月,时任总理普京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国家需要数十年稳定的平和的发展。不要莽撞摇摆,不要以有时不合理的自由主义或者另一方面以社会煽动为基础进行一些草率的实验。哪一种我们都不需要。哪一种都会偏离国家发展的主干道。”他强调:“我们必须寻找能够使俄罗斯稳步前进、建立起强大的创新型经济的方法,并且对于绝大多数的俄罗斯家庭来说,逐年的发展应当使公民生活得到实际的显著改善。我们政策的意义就在于此。”

  所以,从普京的价值观、历史观和执政理念来看,普京就是一个保守的民族主义者,既否定苏联时期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也反对全盘接受西方的民主自由主义。

  作为民族主义者,普京恪守秩序和维护稳定,反对历史上的红色革命,也反对现在企图进行的颜色革命,也就是反对一切形式的革命。2014年10月24日,在瓦尔代俱乐部国际会议讲话时,普京清楚地表明他对革命的厌恶:“革命不好。我们已经受够了20世纪的那些革命。演变才是我们所需要的。我相信,只有沿着这条道路我们才能前进。”2017年10月19日,也是在瓦尔代俱乐部会议讲话时,普京重申,“革命总是缺乏责任的结果。”所以,十月革命在他眼里就成了俄国历史上的悲剧。

  作为民族主义者,普京以维护俄国传统的国家利益为己任,不能容忍国家利益受到任何伤害。所以,他认为列宁同德国签订割地赔款的布列斯特和约是对国家的背叛,列宁主张各加盟共和国保留退出苏联的权利是埋下了苏联解体的定时炸弹,苏联解体是20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灾难。他孜孜以求的就是尽力恢复斯大林在二战胜利中获得的、戈尔巴乔夫在苏联解体时所失去的俄国传统的地缘政治利益。在他眼里,列宁出卖了国家利益,斯大林挣得了国家利益,戈尔巴乔夫失去了国家利益。所以,他要抨击和谴责列宁的背叛,赞扬和效法斯大林的伟大,指责和哀叹戈尔巴乔夫的软弱。

  作为民族主义者,普京对待和处理苏联遗产的态度是,否定和摒弃苏联时期的意识形态和制度,继承和恢复苏联时期的地缘政治利益。他所引用的下面那段名言几乎是众所周知的:“谁不为苏联的毁灭感到惋惜,谁就是没有良心,谁要想恢复以前的苏联,谁就是没有头脑。”很清楚,前一句指责的是对苏联地缘政治利益丧失的冷漠,后一句嘲讽的是想要恢复苏联制度的幼稚。

  总而言之,虽然普京自称至今还保留着党证,但他实际上早就丧失了党性。虽然普京自诩至今仍然喜欢共产主义思想,但他却早已抛弃了阶级分析方法。正如普京承认自己不是一个思想坚定的共产党人那样,在苏联解体后他已经转变成一个保守的民族主义者。无怪乎他对列宁、十月革命和苏维埃制度作出了严厉的否定评价。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国际智库立场)

分享到:
条回复网友回复
提 交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俄罗斯旅游中文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注:500字以内)
数据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