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圣像画

2012-03-31

  圣像画иконописание)是1116世纪俄罗斯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型态,是俄罗斯古典艺术的起源与基础,对往后俄罗斯艺术型态的发展有决定性的影响。透过圣像历史的了解,可以重建俄罗斯中世纪六百年文化、宗教等精神生活的轨迹,其重要性不容忽视。

俄罗斯的圣像画

  相对于拜占庭的贵族艺术,俄罗斯圣像作为教堂的延伸,成为民间生活的一部分,由高不可攀的圣者像变成家中、身上必备之物。俄罗斯人并非想降低圣人的崇高性,相反的,更是生活全面的仰赖。正如现代圣像学专家塔拉索夫(О· Ю·Тарасов)说没有圣像,俄罗斯人就不知道如何向上帝祷告,这说明圣像在俄罗斯人生活中所扮演的伟大作用,因为圣像中至高无上的崇拜对象,已降身来照料所有琐碎的日常起居,和人民生活紧密结合。因此圣像不只被供奉在俄罗斯人家中完美的角落(Красный угол,还会出现在澡堂、餐厅、监狱、火车站、商店、医院、学校,甚至在嫖客出入的场所,圣像都处处可见。此外,人民一生最重要的生、死、结婚等大事,或是耕田、生病、产子,圣像都有其不同且举足轻重的角色。人民对圣像的依赖度超越教堂、主教、神甫,是更亲密、更无法从人民起居中脱离的伙伴,成为了俄罗斯生活型态的标志。圣像不只是生活的必需品,在东正教中,一个具有神迹的圣像可以促成教会节日的设立;国家编年史中将圣像的保存或放置位置的转移,视为与政治事件同等重要而详加记录。

  由圣像发展史来看,公元988年俄罗斯由拜占庭接受了东正教,将教堂装饰及圣像画的传统一并延续而来,新的宗教艺术形式取代了多神教的雕刻艺术。拜占庭艺术能够如此轻易地进入俄罗斯艺术,应可以归功于俄罗斯本土文化保持在敏锐的准备状态,它完全吸收消化了拜占庭的文化遗产,这是在别的地方所未见的现象。

  基辅公国时期俄罗斯模仿拜占庭风格,在教堂方面注重奢华,强调圣人的头部、注重眼睛所透露的威严。十二世纪大部分俄罗斯圣像仍然表现出拜占庭美学的倾向,然而到了十三世纪俄罗斯圣像画开始出现有组织、同质化的特征,是一种对基督教本质新的解读与转变。最明显的是在俄罗斯并没有发展出马赛克的宗教装饰,而是利用俄罗斯最丰富的自然资源即木板,来作为圣像的材质;镶嵌艺术善用阳光折射的效果增加画面的亮度,俄罗斯圣像画则用金色的背景来取代。

俄罗斯的圣像画

  十三世纪鞑靼人的掠夺,反而造成俄罗斯人精神意识之凝聚。教会发展更茁壮,圣像艺术的地方门派也在此时期逐渐形成。而后,圣像的神迹结合上精神领袖的号召,协助俄罗斯击退鞑靼人,圣像的地位在十四世纪因而大幅提升。此时期文化活动丰富,圣像里注入不寻常的表现力,充满了率真与自由的气氛、纯洁的色调、明亮的色彩,表现出愉悦与自信。

  十四世纪后半,由于希腊教士费奥方在圣像中加入了禁欲主义的哲学思想,俄罗斯人开始认真思考精神层面的问题,奠定俄罗斯的圣像强调内心状态与自我省察的特性,也成为东正教最深沉的基础。由于地域的分隔,各地都在拜占庭式的规范下发展出地方性的特色。圣像的规范并没有限制艺术家创造的自由,只是由宏观角度中决定结构的安排,但在细节内容方面,却是各个门派表现地方特色、风俗习惯、历史经验等等的发挥。十五世纪初圣像大师安德烈·鲁布留夫(Рублёв)的作品,保留了圣像画规范的精神,同时他也是艺术创作的革新者,远非总是遵守已经成型的圣像画传统。他在许多圣像里对传统的主题做了全新的描写,极其鲜明地表达了他对人和神、自然界与超自然界的相互关系的看法。

  因此在鲁布留夫杰出技巧的影响下,俄国圣像画出现了本土的传统,与拜占庭模式密切的关系正式告终,以鲁布留夫为中心的莫斯科画派,在无形中建构起来。此时已完全摆脱拜占庭镶嵌艺术的影响,镶嵌强调利用炫丽的色彩,刺激视觉神经,产生震摄之感,使人不禁向往天国的美好;俄罗斯的圣像则表现出用色的局限性,主题人物多是悲苦、受折磨、威严的圣人,或是代人祈福消灾的圣者,其强烈的悲剧性,使人引发警惕、检讨、同情之心,看到圣像让人记起教条的训示、悔改向善的劝谕及舍身护教的责无旁贷。

  15世纪末季奥尼西(Дионисий Ферапонтовский)的出现,为俄罗斯圣像画添加了轻快的音乐性和节日气氛的愉快风格,强调基督拯救世界带给芸芸众生的快乐。透过圣像上明亮的色彩,显现出俄罗斯教会救世的任务及追求这个目标的喜悦。

  圣像是俄罗斯20世纪在艺术与精神层面最重大的发现,是东正教令人印象最深刻的表征。它是东正教会独创的文化传统,是传播东正教最有效的工具。圣像以明确深刻的形象结合上颜色的力量,提供每一个欲了解东正教的人最直接而真诚的方式。

分享到:
条回复网友回复
提 交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俄罗斯旅游中文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注:500字以内)
数据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