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旅游中文网 > 异域风情 > 艺术欣赏 > 俄罗斯琥珀:树的精灵

俄罗斯琥珀:树的精灵

2011-04-27

  琥珀,在宝玉石中很像一位温淑贤良的女性。她的硬度不高,也没有钻石那样耀眼的光芒,但她有油润的质地,灿烂而不喧哗的色彩,还有永恒温和的手感。

抚顺出产的俄罗斯琥珀(“煤黄”)
抚顺出产的琥珀(“煤黄”)

  正因为如此,在民间传说和文学作品中,人们常把琥珀与女性纯洁美好的品质联系起来。

  在北欧的民间传说中,琥珀是海神女儿美人鱼为叹息相恋的王子而流下的眼泪。这段传说还为安徒生的著名童话《海的女儿》提供了素材和灵感。

  在美国的著名小说及电影《琥珀》中,则讲述了一位名叫琥珀的贵族少女,在物欲横流的大都市中陷落沉沦,又为了真正的爱情而不顾一切勇敢追寻的故事。

  欧洲人把俄罗斯琥珀看成长久爱情的保护石。因此,在新人婚礼上,常会赠送琥珀项链,祝福他们的爱天长地久。

  前身是树脂和树液,经过数千万年的石化过程最终变为琥珀

多米尼加蓝珀
多米尼加蓝珀

  俄罗斯琥珀的颜色五颜六色,七彩缤纷,常见有棕色、黄色、棕黄色、褐色、栗色等。琥珀的英文名称为Amber,来自拉丁文Ambrum,意思是精髓

  古希腊人称琥珀为“electron”,即带电的意思,因为琥珀经摩擦后可产生电,其电力足可吸起纸屑。英文中的electricity(),就来源于希腊文中的琥珀一词。

  而在科学上,琥珀一词是已经石化的树脂和树液的总称。

  很多松针类和落叶类植物都会分泌树脂,有的是出于本能,有的是为了保护伤口以免受到伤害。当树脂流出时,飘逸着各种香味,昆虫闻香而来,由于树脂十分粘稠,昆虫一旦被粘住就难以逃脱。此时树脂继续流出,将各种昆虫和落在树脂上的小树枝、树叶包裹其中,就像棺材一样被埋藏起来。

  在空气中树脂很快变硬,在数千万年悠悠岁月中树脂继续变形、硬化,里面的成分逐渐聚合,最终氧化变质形成了琥珀。

  在我国唐代,著名诗人韦应物曾写过一首咏琥珀的诗:曾为老茯神,本是寒松液,蚊蚋落其中,千年犹可觌。在这首仅二十字的五言绝句中,生动而科学地叙述了琥珀的来历,而且还提到琥珀昆虫的形成过程。远在一千多年前,对琥珀就有如此精辟而独到的见解,足以令人感慨。

  琥珀石化过程至少需要200万至1000万年。不足一千万年的一般称作柯巴脂。

  在全世界最著名的几种琥珀产地里,北欧波罗的海琥珀产生于距今4500万年前始新世,是松柏类树脂的化石,被称作大海的黄金而南美多米尼加琥珀,产生于距今3000万年前的渐新世,是一种豆种植物树脂的化石。

俄罗斯琥珀
重新修建的琥珀屋一角,非常有名的拐角桌

  目前,波罗的海沿岸各国所出产的琥珀,产量占到世界的90%以上,而且至今仍是全世界最抢手的收藏品之一。

  在早第三纪的时候,广阔的琥珀森林遍及北欧和中欧。后来,大片森林变成了海洋,琥珀便被埋藏在了波罗的海的海底。在波涛的作用下,琥珀被冲上海岸,被渔民们发现,称其为海上的漂流物

  考古发现,大约在一万年前欧洲人就已经学会使用琥珀来装饰自己。由于琥珀拥有温暖的色泽,被人们看做是太阳的象征。北欧人认为它能驱除邪恶,便把它制成护身符、扣子和挂珠等。最早发掘出的琥珀制品就是琥珀制的串珠和护身符。

  据说自公元前2000年开始,精明的地中海商人就已经来到波罗的海地区购买琥珀,再拿回本国,向贵族们换取同等重量的黄金。而一种略带红色的透明琥珀,更受到贵族们的欢迎,为了得到这种珍宝,他们除了要交纳同等重量的黄金,还要额外加上一名健康的奴隶。

  古罗马的妇女,有将宝石拿在手中的习惯,其原因是在手掌的温度下,琥珀受热能发出一种淡淡的优雅的芳香。

  在遭受日耳曼人入侵之前,处于鼎盛时期的古罗马无疑是西方世界的中心。不过在那几百年间,罗马人并不了解琥珀的来历,当时人们传说,琥珀来自于欧洲北方一条叫做波江的大河。他们从未听说过波罗的海。公元60年,古罗马皇帝尼禄派一名军官前去探究琥珀的来源,这名军官来到北方蛮族的土地,先是到达多瑙河,然后又来到波兰中部的维斯瓦河,这次航程在欧洲古代史上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它在北欧和地中海地区之间首次构筑起直接联系的桥梁,终于开发了著名的琥珀之路

  据记载,罗马皇帝尼禄曾花巨资买下几块重达4千克的琥珀石。

  在欧洲的中世纪,琥珀制造主要由大大小小的琥珀行会所控制。当时的法令严厉禁止在海岸自由采集搁浅的琥珀,所有收集活动必须在监督下进行,否则惩罚非常残酷,有时甚至包括绞刑。从当时的木刻和雕版画上我们可以看到,在获得许可收集琥珀者的身后,就是挂着尸体的绞刑架。

  中国古代琥珀多半靠进口,辽金时期抚顺琥珀矿区的发现,使琥珀制品数量出现激增

  早在新石器时代的遗址中,我国就出土了琥珀雕刻的装饰物,即琥珀饰品。琥珀一词有正式文字记载,在我国最早见于汉代初期。西汉初年,陆贾的《新语道基》中说:琥珀、珊瑚、翠羽、珠宝,山生、水藏,择地而居。

  琥珀在隋唐前仅产于中国的云南边疆,多数靠进口,因而来源稀少,十分珍贵。多数琥珀制品只存在于皇宫贵族、官宦人家,民间难以见到。据史料记载,汉成帝皇后赵飞燕有使用琥珀枕入寝的习惯。《南史》记载潘贵妃的琥珀钏一只,就价值百七十万

  而到了辽金时期,出土的琥珀制品骤然剧增,比如辽开泰七年下葬的陈国公主与驸马合葬墓,两人全身几乎被琥珀所覆盖。后经清点,竟有琥珀佩饰2101件之多。这样一个游牧民族所拥有的琥珀数量几乎超过了前朝中国的历代总和,究其原因,是他们找到了数千年来未被发现的辽宁抚顺煤矿中的大量琥珀。

  中国琥珀主要产自辽宁抚顺市附近,当地普通的琥珀都被称为煤黄,因为它们多与煤层相伴而生。抚顺琥珀含有大量丰富的昆虫,年龄在3600万至5900万年,形成于始新世这里大片的原始森林中。

  此后,我国古籍中还记载了很多其他的琥珀产地,但由于长期无限制的开采,明清以后,我国的琥珀产地已明显减少。目前我国境内公认具有开采规模的琥珀产地仅有辽宁抚顺和河南西峡。

  完整保留了史前世界的一些点滴瞬间,药用价值更一直为人推崇。

  内部含有昆虫、水或植物的琥珀被称为灵珀,取其具有生命的灵性的意思。

  数千万年前的很多动物和植物如今都已灭绝,科学家只能通过留存下来的各种化石来探寻它们。在古生物学家眼中,琥珀是通往过去的窗口,通过它们锁定的一些历史瞬间,完整地保留了史前世界的一些点点滴滴。

  植物的残留物在琥珀中比较普遍,常见的有树皮和橡树花的毛。琥珀里还含有花粉和孢子,但观察它们需要高倍数的显微镜。波罗的海琥珀里主要被确认的植物种类是裸子植物和被子植物,而多米尼加琥珀里多数被确认的种类是被子植物。

  科学家们企图用多米尼加琥珀化石,来描述原始森林与现代热带森林之间的关系,并重建过去的热带生态系统,这是一件激动人心的事情。

  琥珀里的昆虫栩栩如生,我们可以从它们身上猜想到它最后几小时的生活。琥珀能很好地和较完整地保留昆虫在被裹入时的行为姿态。一些苍蝇和蜘蛛会在拼命逃脱时拉断自己的腿。有的昆虫在交配时被裹入琥珀,而有的昆虫在陷入罗网时正在产卵。

  人们曾经在波罗的海的琥珀中发现过一只蜘蛛正欲扑向一只苍蝇的场面。

  据美国《科学》杂志说,科学家通过对西班牙发现的一块距今1.1亿年的琥珀中的蜘蛛基因进行研究,并与现生的蜘蛛进行对比,发现蜘蛛可能在1.36亿年前便已会结网。

  1996年,在多米尼加找到了包裹有老鼠脊椎和肋骨的琥珀。这一发现改写了一直以来关于西印度群岛陆地动物种群的理论。

  长久以来,对于琥珀的药用价值也一直受到人们的重视。在古埃及,人们就把琥珀作为防止细菌侵入法老遗体的一种药剂。中世纪欧洲的医师,则把琥珀开在药方中用来治疗溃疡、偏头痛、失眠、疟疾等多种疾病。

  琥珀在中药中主要用于镇静安神。明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说:虎死,精魄入地化为石,谓虎魄。由此推来,如果有人长期虚弱失眠,需要用中药治疗调理,用虎魄(琥珀)强壮身骨、安神静养,想必是十分合适的治疗手段。

  据唐代的《西京杂记》记载,汉成帝后赵飞燕就是枕琥珀枕头以达到治疗失眠的效果,因为琥珀可防治心慌意乱、六神不安。

  直到今天,琥珀也是制作中西药物的重要成分。从琥珀中提取的琥珀酸是制作红霉素不可缺少的原料。

  假虫珀曾被收藏

  和其它的宝玉石一样,在利益的驱动下,琥珀也不可避免地遭受到被假冒的命运。

  著名的假虫珀“The Piltdown Fly”曾被收藏在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中。1850年和1966年,德国两位古生物学家对它进行鉴定,发现里面的大型家蝇远远晚于琥珀形成的年代,因而对它提出质疑。这些质疑直到1993年,在显微镜和特别仪器的帮助下被确认。仪器下看到位于家蝇周围和穿过琥珀的两条裂痕,最后判断这是将一整块天然琥珀一分为二,然后挖洞将家蝇填进去再进行合成。

  现今社会中这种仿虫珀很难见到,精明点的仿造者会以天然琥珀为底层,加一只昆虫,然后上面使用合成树脂拼接,像夹汉堡包一样,只有仔细看才能发现两种不同物质结合处的分界线,不过普通人仍很难辨认。

  在现代,更多的仿制品是使用柯巴脂、合成树脂和塑料。聚酯树脂是现代用得最多的仿制琥珀的材料,它的外形诱人,密度近似琥珀,能见度高,对化学药品有抵抗力,佩戴感觉好。用这种材料制成的饰品中经常添加了天然琥珀中包裹的物质来增加它们的观赏性。在商店里,有时这种仿制首饰的价格会和天然琥珀价格相近。

  琥珀屋传奇——号称世界第八奇迹

  1701年,生性豪奢的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一世命令工匠在他的主要宫殿修建一间完全用琥珀镶嵌的宴客厅。在此之前,整间用琥珀镶嵌成的大厅只是出现在波罗的海各国的神话之中。

  完成后的琥珀屋面积约55平方米,共有全由琥珀制成的12块护壁镶板和12个柱脚,其上饰有银箔,可任意拼装成各种形状。据说,整个工程使用了10万余块精选的琥珀。在当时,琥珀的价值为黄金的13倍,因此琥珀屋无论从材料的贵重程度还是工艺水平来说都堪称稀世奇珍,曾有世界第八奇迹之誉。

  1716年,腓特烈·威廉二世和俄罗斯彼得大帝结为军事联盟。为了加强这种同盟关系,1717年,腓特烈二世非常慷慨地把琥珀屋赠予彼得大帝,因为他知道彼得非常喜欢它。

  琥珀屋被运抵俄国的圣彼得堡。后来,这座估计价值1亿5千万英镑的艺术珍品又被运到了圣彼得堡郊外沙皇村后更名为普希金城的凯瑟琳宫。

  二战时期离奇失踪

  二次大战时期,德国入侵前苏联后,凯瑟琳宫的工匠曾打算用纱和假墙纸把琥珀屋遮盖起来。不过,攻占皇宫的德军识破了伪装,将琥珀屋拆开运到了德国。人们知道德国人曾把琥珀屋收藏在东普鲁士的哥尼斯堡,但自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清楚它的下落。60多年来,人们有过各种各样的揣测,进行了千方百计的寻找,但琥珀屋却始终不见踪影。充满传奇色彩的琥珀屋成了全世界最重要的失踪艺术品之一。

  人们曾满怀期待,希望这件艺术瑰宝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等待着世人的召唤。1945年盟军在攻占哥尼斯堡时,琥珀屋很可能被拆成几个部分收藏起来。纳粹党卫军的将领埃里希·科赫显然是知道琥珀屋下落的知情人,因为他曾负责看管拆除下来的琥珀面板。但直到1986年他去世,一直没有透露这些琥珀面板的所在地点。

  俄罗斯重建琥珀屋

  1979年,在加里宁格勒建立了前苏联惟一的琥珀博物馆。同年工匠们开始了琥珀屋的复建工作。重建参考了纳粹入侵前保留下来的琥珀屋黑白相片,力争和原品一模一样。复建工作持续了23年,使用了6吨琥珀,多数来自加里宁格勒的琥珀矿区,最大的一整块琥珀原料重约一千克,是从莫斯科收藏家手中以高价购得的。

  2003531日,在圣彼得堡建城300周年纪念仪式上,当时的俄罗斯总统普京与德国总理施罗德共同出席了琥珀屋复制品的揭幕仪式。仪式上散发的小册子中宣称琥珀屋并没有被毁去。经过适当的有组织搜寻,它终将失而复得

  然而,新近公布的证据却表明人们的希望已经成了泡影:琥珀屋已经在纳粹德国崩溃后的混乱中毁于一旦。研究者们找到了战后阿纳托利·库祖莫夫手中的未公开档案,此人是战后苏联搜寻琥珀屋行动的负责人。档案显示,琥珀屋曾被收藏在哥尼斯堡的一座城堡中。1946年,库祖莫夫从城堡中一位工作人员那里获知,琥珀屋所在的大厅已经在苏军占领城堡后失火焚毁。出于种种原因,库祖莫夫在给政府的报告中没有提到这件事。

  不过,俄罗斯官方似乎已经接受了这一事实。圣彼得堡冬宫博物馆馆长米哈伊·皮奥特罗夫斯基说:它已经一去不返。它死了、被摧毁了。琥珀屋已经在哥尼斯堡葬身火窟。

分享到:
条回复网友回复
提 交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俄罗斯旅游中文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注:500字以内)
数据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