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旅游中文网 > 异域风情 > 民俗艺术 > 俄罗斯文化--黑与白

俄罗斯文化--黑与白

2010-10-18

  俄罗斯人对字的使用,与我们的观念大异其趣。譬如,我们最怕被人瞪白眼,而他们却常把坏人的毒眼说成黑眼睛”;他们还把静脉血叫作黑血,让人联想到凝固的血或黑市贩卖的血,双及在医院专门靠卖血为生的人的血。

  他们甚至把柏油路称为黑路,好像其间存在着某种不法的或不可告人的秘密。

  对字的使用,俄罗斯人也有一套怪诞的思维模式。譬如,他们有一种舞称作白舞,乍听之下,还以为是不穿衣服的裸体舞,抑或不良分子在舞厅欠账或耍赖白跳舞,其实它指的是一种由女方邀男方跳的舞。

  另外,天下乌鸦一般黑,不会有人提出异议,而在俄罗斯偏就有个词儿叫白乌鸦,指的是标新立异或稀有的事物。不过,俄罗斯人习惯用沾到白乌鸦的屎这句话调侃一个人走霉运。

  沙俄作家陀斯妥耶夫斯基有本小说,书名就叫《白夜》,故事发生地点是北极圈内的圣彼得堡市。由于每年到了6月下旬,北极圈内夜短昼长,午夜时分还看得见日光,俄罗斯人便称之为白夜。这是生活在亚热带的人无缘见识的奇景。

  俄罗斯人有时会以白字来贬抑人。譬如,他人嘲讽贵族出身的人是白骨头,称匪帮为白军,苏联时期这种用法相当流行;而现在的俄罗斯受欧美思潮影响也出现了白领阶级一词,只是此处的字显然具有某种优越色彩。

  东正教教堂和修道院内有黑白两种僧侣,穿黑袈裟、不结婚称为黑僧侣”;不穿黑袈裟、不禁止结婚的则称为白僧侣。而事实上,不结婚的僧侣应该比结婚的僧侣更让人感觉纯洁,怎么反变成黑的了!

  俄罗斯人把没有装烟囱的农舍木屋叫黑木屋,反之,装有烟囱的叫白木屋。但客观来看,有烟囱的木屋容易熏黑,怎堪叫它白木屋”?而没有装烟囱的木屋较能保持清洁,却反被叫成黑木屋,令人称奇。

  不过,俄罗斯人对农舍木屋里房间的称谓却相当符合实际。他们称用来堆放杂物的房间为黑房,称洁净整齐的正房为白房。这样讲倒还能让人接受。

  看来,俄罗斯人的说黑道白,也是俄罗斯文化现象之反映。

分享到:
条回复网友回复
提 交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俄罗斯旅游中文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注:500字以内)
数据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