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旅游中文网 > 目的地导航 > 圣彼得堡 > 伏特加铸就俄罗斯民族性格

伏特加铸就俄罗斯民族性格

    不能拒绝,但要改变

    俄罗斯当代作家叶夫盖尼?波波夫相信,在这个不那么完美的国家里,正是伏特加支撑着俄罗斯人民去面对生活中的种种挫折。伏特加提供了一种真正与政治无关的私人空间,一个可以在幻想的自由中得到放松,忘却烦恼,纵情欢爱的地方。

    20世纪50年代,莫斯科一家商店里酒价高升,而伏特加是最昂贵的含酒精饮料。

    但是另一方面的形势是严峻的:至今仍有30% 的俄罗斯男性是酗酒者,而他们的平均寿命只有59 岁。一个俄罗斯人每年能喝掉14~16 的纯酒精( 中国约为4)——更确切的数字我们无从得知,因为那些地下酒类交易的数量都是无法统计的。

    于是在今天的俄罗斯,少饮或不饮正在成为时尚,旧的饮酒文化在悄悄地发生转变。在私营企业里,在年轻人中间,人们为了保持清醒的头脑而放弃了豪饮的做法。大城市里的新俄罗斯人认为,传统的烂醉如泥等同于将酒精直接注射在血管里,而失去了对酒原本价值的体味。而更多的高级伏特加酒与新的健康的饮食理念也一同走入人们的生活。

    伴随着俄罗斯民族的过去,旧的伏特加正逐渐沉入到俄罗斯历史的迷雾里,新的生活方式的转变也在不断为伏特加文化增添着新的注解。俄罗斯人不能拒绝伏特加,这既是他们生活的物质之根,也是他们惟以寄托灵魂的精神之根,是俄罗斯的神,是纯净的精灵。过去,当俄罗斯人打开一瓶伏特加,也许是为了悲伤,或者是为了喜悦,但现在,为了享受生活。

    彼得·斯米尔诺夫的伏特加因为其曾经是沙皇亚历山大三世的御用酿酒师而著名。

    伏特加酒与战争

    1905 年,日俄战争的失败使俄罗斯的民族荣誉感陷入到一个新的低谷。西方媒体对俄国军队冷嘲热讽:并不是日本人收拾了俄国人,而是酒精打败了他们。一名美国记者看到,一群喝得酩酊大醉的新兵被送上火车,肆意的喧哗极大损害了军人的形象。前沙皇的兄弟,海军少将亚历山大? 亚历山得罗夫在战争的关键阶段因醉酒而造成的指挥失误,一度也成为人们在谈论战争时的争论焦点。不过,俄国人似乎忘记了他们在国家体制和现代化发展上的缓慢进程。

    1914 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上一次战争的失败让沙皇尼古拉二世开始对酒存有戒心。他宣布禁止军队在任何国家购买酒精类饮料,并在两年以后,在士兵中明令禁酒。但是这一禁令却造成严重的后果:士兵们纷纷逃亡,城市里四处都是手持武器的溃兵,进一步加剧了国内的动乱。虽然不能说禁酒导致了军心的离散,但离开伏特加,士兵们失掉了在戎马岁月里唯一的精神寄托。

    1917 年,临时过渡政权使俄罗斯陷入混乱。劫后余生的人们大多借酒浇愁,战争中幸存的士兵们依然是社会治安的大问题。在沃内什(Woronesch) 地区的一个小城里,士兵们抢光一个酒库,砸开藏酒的大木桶,用杯子,甚至直接用嘴去接喷出的酒喝,大部分的酒都流到了地上。没过多久,酒就没过了膝盖,一些人摔倒之后被淹死,而另一群醉汉仍在酒桶边为了争夺先喝的位置不惜大打出手

    十月革命的胜利初步结束了俄罗斯混乱的政治局面。抛开意识形态的问题不谈,波赫列布金曾在论文中幽默地指出,红军最终赢得了胜利,原因之一便是他们更好地守住了酒馆,并以枪毙来处罚酗酒者。新上台的布尔什维克意识到,烂醉的工人和士兵是不可能提高阶级斗争觉悟的。列夫? 托洛茨基下令销毁了彼得格勒( 现在的圣彼得堡) 所有的藏酒,列宁也在1921 年宣布,他的政府禁止酒类交易。然而,新政府面对百废待兴的财政困难,也为了顺应民众的意愿,不得不在一年之后就解除了对酒类的禁令。

    正如有人所说,依赖伏特加而使俄罗斯受到的伤害,超过了俄罗斯历史上任何一次战争。不仅国家极大地依赖这项税收,而且私设的伏特加作坊也因为自制伏特加,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萨摩共(Samogon) 的地下买卖,而繁荣了起来。想在小商店买上一瓶伏特加的人,只需要在自己的脖子上用指头轻轻一弹,卖主马上就能明白来人的意思。而这个秘密的小动作已经有着上百年的历史了。长时间的封锁带来了消极的后果:人们过度地饮酒。家庭暴力数量在上升,而生产能力在下降。人们甚至嘲笑上任后掀起反酒精运动的米歇尔? 戈尔巴乔夫为矿泉水总书记

    伏特加酒与俄罗斯民族性格

    西欧人将俄罗斯人的这种生活状态归因于他们的蛮荒。像《伏特加、饮酒和俄罗斯的权利》一书的作者所提到的:俄罗斯有着随时可能喝醉的酒鬼,他们威胁着欧洲——越来越多的人会把俄罗斯人想象成毫无节制的酒徒。不过,相比上流社会的人喝啤酒和白兰地,狂饮伏特加的方式更受俄罗斯农民的宠爱。对他们来说,喝伏特加只是为了将那些与生俱来的负担忘记。这种饮酒方式被贴上贫民的标签,但却在整个欧洲蔓延。以1550 年的德国为例,年人均酒类消耗是10 白兰地,外加大约300 的啤酒和葡萄酒,这其中还不包括黑作坊里酿造的私酒。德国文化历史学家鲁道夫? 舒而泽(Rudolf Schultze) 曾经评价16 世纪是德国历史上真正的酒徒世纪,民族性格中的缺陷显露到极点。不只是德国,1819 世纪英国关于酒精成瘾的报告同样令人震惊,特别是无数人死于杜松子酒过量,许多家庭因此而陷入贫困。即使在当时的教会节日以及洗礼仪式上,人们一样会豪饮,无论是在法国、德国还是俄罗斯都是这样。这并不难解释。人们对酗酒的疯狂一半来自经济利益的诱惑。虽然正统的基督教从道德上劝诫人们对酒精保持节制,但教区内居民酿制烧酒所缴纳的税款一样是修道院不能拒绝的。

分享到:
攻略下载
【俄罗斯旅游中文网】之莫斯科旅游攻略从景点、线路、餐饮、娱乐、购物、交通和住宿等多方面....
热门旅游城市